開酸

開酸

訂閱本主題
吳宗憲批高以翔事件「韓國害的」網罵爆 教師批:丟臉丟到國外

綜藝天王吳宗憲日前接受媒體採訪高以翔事件時,說出這一切都是「韓國害的」爭議言論引發軒然大波,我可以理解吳宗憲顧慮到大陸這一塊市場,所以評論此事瞻前顧後。

結不結婚都被罵!社會不接受「女性有能力」 台灣真的性別平等?

如果單單是女性可以擔任民選總統的事實,好像也不能代表一個國家的人民多有性別意識,一個國家的女性地位如何,還是要從其他層面討論。

懷疑學生作弊!資深師一步步攻破心防 導正價值觀:「我是在幫你」

不要怕孩子們犯錯,而是要讓孩子從錯誤中導正錯誤的價值觀,並不要犯重覆的錯誤。有時候,從來不犯錯,我反而會覺得害怕,因為從不犯錯的孩子,一犯錯,往往就是滔天大錯。

難忍39年仇恨!人民造「韓國總統跪地像」 巴頭技連發、甩耳光洩憤

在南韓,有民眾直接打造前總統全斗煥的雕像,將該尊雕像放在首爾光化門廣場,只見「韓國前總統」光頭雕像跪在象徵監獄的鐵欄前、頭上套著粗繩,只能任由民眾賞巴掌!

能用肉眼看到二氧化碳?瑞典環保少女被批作秀 滿桌全是塑膠垃圾

《時代》雜誌發表了2019年年度風雲人物,環保倡議者、全球罷課運動發起人--瑞典16歲少女「桑柏格」,消息一出正反意見交鋒激烈,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退役上校合成「韓國瑜床照」帶風向! 資深師轟:最大顆的老鼠屎

領台灣的月退,然後在對岸畢恭畢敬的坐在台下聽習大大演講的吳斯懷;以及製作不入流的合成照,試圖混淆視聽,影響選舉的黃征輝之流的軍公教,其實才是重傷軍公教形象的同路人,不是嗎?

滿地血水排泄物!命案清潔師被調侃「你們真好賺」 奧客硬拗算便宜

為何有的人認為在商家報價過後,一定要殺價才可以,是客人被慣壞了?還是認為不殺價就吃虧了?你今天是代表哪間公司來做原物料大採購膩!

中韓混血女星問鼎奧斯卡 中國網友卻罵翻:醜到丟臉!

這位中韓混血的演員奧卡菲娜因為新片的新片《別告訴她》可望問鼎奧斯卡,但最近她有一部訪問影片,被網友大肆刷彈幕,只因為她實在不符合主流審美。

「迷因式夾手」躺重症病房 陳玉珍幹嘛當豬隊友?打選戰耍蠢其實有用

立委要操作輿論,結果又把這風向帶成逆風,讓本來因為網軍事件氣勢大弱的綠營,馬上找到轉移焦點的絕佳題材。你說這是不是「豬隊友」?

謝和弦高喊「大麻合法化」稱不會成癮 真相是「碰過就回不去了」

大麻是「入門毒品」(Gateway Drug),一旦吸了就不只碰大麻。這是在我們認識這種毒品時,必須要知道的一個重要觀念。

共諜就在你身邊?王立強案到底是真是假 3點教你如何看待

過去兩星期,突然有一名自稱「王立強」的共諜,接受澳洲許多家媒體採訪,宣稱他替大陸從事間諜活動,並且在去年成功影響台灣的九合一大選、也正試圖影響今年的選舉

連人都搞錯!錯把林義傑當陳彥博 選舉近才談振興體育是對的嗎?

政治人物長期以來不做沒有曝光度的投資,只會撒錢放煙火,煙火一瞬即逝,但台灣選手在世界舞台發光發熱,留給國人的才是一輩子的感動。

選擇「讓自己快樂」的工作!找出興趣提高生存率 別為了錢出賣自己

有些人會說是為了家人,有些人會說是因為對自己的工作有感情。如果你接著又問『薪水變成一半,你會不會繼續做這份工作』,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回答會換工作。

尊嚴更重要!主管罵錯人同事急解釋 竟嗆:實習生就是來學被罵的

「再次找一位助理,試用期結束之前沒有薪水,二十四小時待命,要求十項全能,能挨罵抗虐還不哭。」將這條徵人啟事轉發給她,她考慮了半個小時,說:「不去。」

香港行一趟目睹港人「三個痛點」 排弱勢、貧富差跟極權無法抵抗

因為「送中法案」的關係,香港開始出現一波波的抗議潮,不知為何,我總有種「現在再不去,以後可能也不會去香港」的感覺,於是臨時決定七月打算來個香港小旅行

「檢舉匪諜人人有責!」 一句經典台詞卻成了國民黨思想分水嶺

恐怖的「保密防諜」不是虛構,「中華民國」當年的現實,比起電影或遊戲,更荒謬得像是一場魔幻寫實的大戲。許多無辜的人遭到逮捕、刑求、甚至槍斃。

呂秀蓮開口談「同志議題」少了性別意識 酒店妹:愛是愛人,不是愛器官

近來看到呂秀蓮前副總統作為「新女性倡導人」、性別專業法律人,如今和缺乏性別意識的一方站在一起大談性的尊嚴與內涵時,其實是有點失望的。

狠父只生不養!2萬多薪水「全拿去養新女友」 小孩扔給阿嬤照顧

學校發放校外教學家長同意書,剩下班上一名單親的女生還沒交,我私下把她叫了過來,只見她面有難色,我問她:「你想不想去?」該生點點頭。

高以翔殞落「教懂大眾的5件事」 家庭教養讓他低調成功 離開不留罵名

藝人高以翔的新聞,連續狂掃一個禮拜,老咪身邊漸漸出現一些「受不了」的聲音,畢竟同樣的新聞電視、網路狂播,加上身邊朋友再當話題,真的會有點太多。

有錢也會孤獨死!富婆和「兒女關係差」 死後沒半個人出席葬禮

川田的叔叔幾年前於八十六歲時孤獨死,然後他們夫妻又經歷了看護父親的經驗,對於「老後」和「死亡」的意識便升高了。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