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屋前夕變凶宅! 超渡師父安慰「悲痛房仲」:人家更慘帶著小孩走

這是一個永哥跟龍哥的倒楣故事,而我也因此才知道原來人死了後不會馬上離開,會暫時留在原地看著其他的人來來往往,不也許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死了……

殯儀館找廁所「誤闖停屍間」!好心爺指路 女大生發毛:臉跟靈位上一樣

早期殯儀館存放大體的房間叫做「化妝室」,而這間化妝室的用處在於此往生者即將出殯,先將其大體從冷藏室移出至遺體化妝室「退冰」

流胎妹妹「拿赤令旗討債」!女學生一進廟就翻臉 道士進元辰宮才知事情大條

有些孩子會自願回來當無緣兄弟姊妹的守護靈,但怨氣沖天,遲遲無法理解為何被墮胎,心生報復的孩子們會怎麼做呢?

命案現場「牆壁飄出女子哭聲」!清潔師全嚇壞 找到「她」後…拳頭硬了

靈異事件向來是大眾最感興趣的話題,在媒體上要是說出工作中發生的靈異事件,必然可以博得相當的收視率,但是,真的有那麼多靈異事件可以讓你遇到?

辛亥隧道女鬼攔小黃!轉頭人就消失「車資變冥紙」 鬼乘客傳說美日韓也瘋傳

這類故事在台灣跟日本都有,並且和美國的經典都市傳說「消失的搭車客」極其相似——莫非真的有人會開車載到「另一個世界」的居民?

靈堂旁的超商不好幹! 灰臉阿伯付帳拿「粗糙鈔票」 店員清帳:是銀紙

殯儀館內是不是一定會卡到陰?是不是一定很多鬼?晚上是不是都沒有人?祭品是不是真的會有人吃?從事殯葬事業久了,旁人最多的問題大概就這些。

伙房兵沾到鬼桃花! 邪笑女子天天入夢 快崩潰還被神明虧:人帥真好

當年去當兵其實已經算蠻涼的了,再加上我早早就出社會,應該算是懂得人情世故吧!所以軍中的弟兄長官也蠻喜歡、蠻照顧我的,那段伙房兵的日子算是開心偃意,除了那些豔遇。

回頭嚇到閃尿!學生KTV打工「樓梯間摸魚」 耳邊傳女聲:是我啊…

說到北台灣,兩大最知名的唱歌場所我都有工作經驗,可能我體質比較敏感吧!那些介紹我進去工作的學長姐進進出出都好端端沒事,偏偏總是我進包廂”祂們”就來…

在場清潔師全是男的 命案現場卻聽到女子哭聲 衣物堆底層埋著「它」

靈異事件向來是大眾最感興趣的話題,在媒體上要是說出工作中發生的靈異事件,必然可以博得相當的收視率,但是,真的有那麼多靈異事件可以讓你遇到?

白衣女鬼天天入夢糾纏五年!「祂」泣訴淒涼身世:拜託你娶我

三四十年前,我還只是一個平凡的工廠老闆,不是現在「老師」的身份;當時也曾怕鬼怕到要死,為什麼呢?因為我曾被一個女鬼糾纏五年以上的時間。

阿嬤過世放不下!求地藏王菩薩讓她「見最後一面」 晚上夢到阿嬤去投胎

阿嬤是在某年的過年後沒幾天去世的,阿嬤喪事圓滿後,大家開始議論紛紛的討論問說:「妳有夢到阿嬤嗎?」你猜呢?答對了,我夢到五次之多吧!

揶揄古代死囚「頭掛牆上好像路燈」 嘴賤小編半夜「魂被城隍拉去打屁股」

老師要我再多仔細想想,這時同事突然說出一句,「姐,前幾天我看到你在看砍頭的古代照,你當時脫口說出『頭掛在城牆上,好像路燈哦!』你記得嗎?」

一個身體裡裝了好多個 醫療疏失留下孤魂 衰鄰居被當家人跟

之前有提到,我在北部工作時,承租了一間在大樓裡的小套房,大樓的一樓是間醫院,頂樓則是月子中心,所以等於是棟生死交接的大樓。

恐怖童年記憶...病婦趁丈夫不注意尋死 路面留下「詭異爬痕」

偏偏不遠處就是殺豬場,被凌遲的豬隻,慘厲淒惶的叫聲,隨著寒風,四處竄跑,將小路的周邊氛圍,包裝成典型的地獄景象

上山被抓交替!導航突然變聲指路「前方300公尺右轉」…轉向真被「祂」堵路

桃園龜山是個漂亮的地方,那天早上心血來潮想說天氣這麼好,就騎著我的摩托車去龜山環保公園附近繞一繞,但我卻不知道我竟然又惹來麻煩事件。

烤肉回來諸事不順!小傷口黑血堆積 地藏王:烤肉煙燻到「夜總會」了

男友傳來的是一張右手大拇指(蓋手印的地方),有個大概一元硬幣大小的凹洞的照片,且手指還一邊流著血。照片看起來實在太怵目驚心。

一輩子被廢物妹拖垮!「往生客戶」半夜跪禮儀師家門口:放不下老父母

「老師,我父母都快九十歲了,只有我跟妹妹兩個小孩,。我很擔心我的父母,可是我生前要照顧兩老跟妹妹的五個小孩還必須努力工作賺錢,已沒有餘力再為自己打算,所以買了很多保險,受益人雖然都是填父母的名字,但是……」

帶女兒去海邊玩 汪小菲路過濱海墓園亂拍照 回家老婆一看急喊快刪

一天下午,我帶小玥兒去海邊玩,回來的路上,玥兒說她想上廁所,那時離家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剛好前面有個路肩,我就停了車,準備讓玥兒臨時解決一下。

無形之手緊擰掐脖!癌症病房「探視姨丈」 他出去透氣秒卡到陰

「爸爸,我有點不舒服」我輕輕地說道,有些擔心爸爸是否會覺得我不識大體,任性地想走就走,我把指甲嵌進佈告欄的軟木底,有一點的不舒服。

平交道摔車!火車「30cm近距擦過」女奇蹟輕傷 太子爺指點:看不見的家人在保護妳

泰山是我在國小用一包砂糖跟隔壁鄰居換來的狗,等於是陪我一起長大、一起歡笑、一起流淚的夥伴。不管我開不開心,我都會抱著牠,坐在泰山旁邊,一邊摸著牠的頭跟牠說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