鞦韆自己擺盪!護理師看見「小女孩」在玩 單親媽崩潰:是我女兒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內容為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醫護人員

文/羋紜

每天繁忙的業務,總是讓我覺得時間一下子就過了。某天我忙到很晚,下班前走到連接兩棟醫院的空橋放鬆,往下看剛好能夠看見公園,夜燈照映的深夜,公園一個人也沒有,我端詳起公園裡的設施,想起我小時候奔跑嬉戲的回憶,那時候還整天想趕快長大呢!

當我的思緒正沉浸在夜色裡時,忽然瞥見鞦韆擺動,當下我也沒有多想什麼,深夜的風總是比較大,但我的眼睛卻被那搖盪的鞦韆吸引住。

看了好一陣子才發現,六個一排的鞦韆,只有左邊數來第二個微微搖……微微搖,其他都是靜止的。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沒想到,那個微搖的鞦韆居然越搖越高,好似有人坐在上面搖晃。

「小紜,妳還沒回家啊!這麼晚了,不然我們等等一起走。」護理長淑惠姐突然出聲害我嚇了一跳,我趕緊抓了淑惠姐小聲的跟她說:「欸,妳看,那個鞦韆怎麼搖成那樣,好恐怖,又沒有人。」

「有人啊,有小孩子在上面盪啊~哪沒有?妳太累了吧!」淑惠姐一派自然的說著。

聽了淑惠姐一言,我開始冒冷汗,當淑惠姐看到我的表情逐漸僵硬時,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趕緊對我說:「我看錯了啦,年紀大就是有點眼花,沒事,我們回家了。」

淑惠姐是人家俗稱的陰陽眼,不像我在某個瞬間或半睡半醒間,才能看到別的世界的民眾。但也因為這樣,淑惠姐不會隨便開口說「那邊有人怎樣」,因為有時候會嚇到別人,有時候也會惹鐵齒的人不高興,所以除了熟識的人外,淑惠姐總是靜靜的。

一連幾天我經過空橋時,都會特別往那看,只有在空無一人時,鞦韆才會輕搖,隨後越搖越大。而某天的黃昏時分,鞦韆搖到最高點時,突然一群狗跑過去,鞦韆盪下靜止,沒有鐘擺現象的鞦韆一點也不科學。

我跟淑惠姐說了這件事後,淑惠姐才緩緩的說:「的確有個小女孩坐在鞦韆上,這事很常見,就算了吧!妳也別怕了。」

生性膽小的我,從此之後只敢在空橋上觀察這不科學的一切,以前下班正值傍晚時,還會走過去公園逛逛,自從那件事後,連經過都不敢。

▲▼ 盪鞦韆。(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明明就沒有風,鞦韆卻會自己擺盪。(圖/羋紜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就這樣約莫過了將近一個月,我看見了一個女人,常常坐在公園涼亭上,往鞦韆若有所思的望去。那裡有一群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我以為是他們的媽媽,沒想到某天晚上,居然在醫院碰見了!她向我問某診間的位置,帶著她去診間的路上,我提起了常常看見她坐在公園涼亭的事情。

「哦,這麼巧被妳看到!沒有啦,我以前常常跟我女兒來玩,她之前住妳們兒童醫院。」媽媽很自然的回答著。

「那妹妹今天怎麼沒跟妳一起來呀?」我順口問道。

「我女兒上個月過世了,我真的好想她……我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不知道她現在好嗎?」媽媽的眼淚突然潰堤,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原來,這位媽媽在孩子兩歲時離婚,因為受不了婆家的強勢,在精神壓力與先生的逃避下,她選擇離婚換自己的自由。

那時,媽媽認為婆家經濟不錯,應該是不會虧待孩子。誰知每次探視時,婆家都找理由拖延,後來孩子幼稚園的老師致電給她,才知道孩子病了。婆家知道孩子的病需要一筆費用後,直接說不要孩子了,要媽媽帶走,但那時候已經過了黃金治療期。

就這樣,孩子的生命一點一滴的消逝,媽媽也用盡了所有的心力,陪孩子度過人生所剩無幾的時間,帶著滿滿的愧疚感走過每一天。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那個鞦韆的事情,便問無厘頭地問她:「妳女兒喜歡玩鞦韆嗎?」

「喜歡啊,我們母女倆常常在傍晚的時候在公園盪鞦韆。」媽媽又開始陷入回憶裡了。

我跟媽媽說了鞦韆的事情後,她直呼不看診了,激動的想往公園去。我安撫完後,才靜下來等待看診,待她看完診,我聯絡了淑惠姐來。我們三人先是在空橋上看,等了將近兩小時,淑惠姐突然說:「來了,一個小女生緩緩拉了旁邊的鞦韆,然後坐下去了。」

「這是我女兒啊!每次要盪之前,她都跟我說,媽媽一起搖。」媽媽說著說著又泣不成聲了。

我們趕緊搭了電梯下去,慢慢的靠近公園,淑惠姐跟媽媽說:「妳輕輕地叫她名字看看。」

「柔柔,是媽媽,是柔柔嗎?」媽媽輕聲的呼喚。

鞦韆突然停止搖晃,媽媽也歇斯底里了起來。淑惠姐說:「她還坐在上面。」媽媽走過去坐在搖晃鞦韆的旁邊,「對不起柔柔,媽媽來了。」鞦韆再也沒有搖動,但淑惠姐輕輕的在我耳邊說:「柔柔躺在媽媽的懷裡,漸漸的消失了,她在跟我們揮手呢!」我什麼都沒看到,腦中一片空白。

最後淑惠姐跟媽媽說:「柔柔說終於看到媽媽了,希望媽媽別再難過,她才能去當天使。」其實柔柔什麼也沒說,但淑惠姐希望,媽媽能好好把柔柔放在心裡,過著新的人生。

那天晚上睡覺時,半夢半醒間,我看見一個小女孩站在我床邊,用著奶音說:「姐姐,謝謝。」我的房間突然充滿了活潑的笑聲,然後模糊的小女孩越來越淡直至消失,笑聲也嘎然而止。我突然清醒,但卻覺得溫馨。

從那夜起,公園裡的鞦韆不再搖晃,也許是柔柔已經和媽媽做了最後的道別,所以離開了她和媽媽曾經最快樂的地方。希望媽媽能逐漸走出喪女之痛,也希望柔柔放下世間的一切,無病無痛的翱翔在天際。


 

職業│主題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嗎?現在來投稿,發洩負能量、還有機會成為駐站作家,下個主打星就是你!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關鍵字: 小檸檬羋紜醫護人員醫院病房盪鞦韆公園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嗆護理師「難怪在底層」!老董目睹兒女爭產 猝死帝寶級病房

嗆護理師「難怪在底層」!老董目睹兒女爭產 猝死帝寶級病房

無論貧富與否,做人最基本的尊重應該要有,如果連這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也是枉然,人世間白走一遭了,最後還因為爭產落得「氣死」的下場,令人不勝唏噓。

嫁長照家庭苦籌婆家醫藥費 醫護見她輕生:愛情再偉大也沒用

嫁長照家庭苦籌婆家醫藥費 醫護見她輕生:愛情再偉大也沒用

「我家一直反對我跟大偉在一起,他的問題我覺得都不是,我爸媽說因為這個男生的家庭和他本人有些小問題,這是在情緒勒索!講的好像是他們要結婚一樣」

罹癌媽死前不甘心! 3歲寶被婆婆洗腦「媽媽跟人跑」最後一面不給抱

罹癌媽死前不甘心! 3歲寶被婆婆洗腦「媽媽跟人跑」最後一面不給抱

一個老太婆帶著一個男童進病房不屑的說著,男童一臉漠然,跟我當年在醫院看到的小毅大不同,小毅那時才一歲多,天真的笑容還會討抱抱。

脫衣舞孃兼職詐騙賺更多!《舞孃騙很大》敘說金融風暴時代的情感糾葛

脫衣舞孃兼職詐騙賺更多!《舞孃騙很大》敘說金融風暴時代的情感糾葛

雖然《舞孃騙很大》講的是一群成為詐騙集團的脫衣舞孃,不過看完之後,回想英文片名「騙子」(hustlers),我倒是越來越不確定它指的騙子是誰了。

上一秒才討摸、下一秒就伸爪!沒確認過眼神 小心被貓主子唾棄

上一秒才討摸、下一秒就伸爪!沒確認過眼神 小心被貓主子唾棄

這樣的故事經常發生在貓咪歡迎你回家後,或是任何你摸牠摸到牠認「夠了!」的時候。但為什麼貓咪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卻又像瞬間翻臉一樣?

手骨折求理賠!保險業務傻給衰男支票 事後才知是密謀詐領

手骨折求理賠!保險業務傻給衰男支票 事後才知是密謀詐領

阿明來我家找我的時候,左手還纏著繃帶,手臂骨折。我把理賠支票拿阿明的時候,閒聊時就順便問他怎麼會這樣?阿明就回說,我也不知道啊。

被親父斬殺拋屍河裡!老公騙走鎮國寶物 悲情越南公主亡國還賠了命

被親父斬殺拋屍河裡!老公騙走鎮國寶物 悲情越南公主亡國還賠了命

安陽王這個叫媚珠的女兒,膚白如凝脂,柳葉眉,長髮如瀑,謂天姿絕色當之無愧。可能安陽王十分相當欣賞趙仲始的為人,囑意把這位美人胚女兒嫁與她。

回頭率1000%!冷調特殊髮色「美人魚藍紫色」 散發寶石般的光澤

回頭率1000%!冷調特殊髮色「美人魚藍紫色」 散發寶石般的光澤

珊瑚藍紫給人神秘氛圍,喜歡高調的人染淺、喜歡低調的人只要在原生髮色加上挑染就會很不一樣!小編強烈建議想染特殊色的朋友可以從藍紫色入門!

殷老師真有其人!《返校》電影五大彩蛋 連配樂都藏滿玄機

殷老師真有其人!《返校》電影五大彩蛋 連配樂都藏滿玄機

電影《返校》即將在9/20上映,片中也有許多精彩彩蛋,就讓我們趕快一一揭密,更了解《返校》吧。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玳寶雖然還在慢慢適應新家,但他其實也在學習當小孩,因為他會故意跑去可可的旁邊,為了討媽媽的關注。

薄紗辣妹跨坐大腿!他春酒被肉彈洗臉 爽完5秒...超慘下場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