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師兄|跟我媽解釋BL漫畫

二師兄/

人生很難,所以笑一個吧

那天下午,老媽說想租DVD回家看。

我們於是來到租書店挑片。

挑完後我先去櫃台結帳,媽就隨便逛逛。

結完帳後,我環顧四方,巡著店內書架一排排地找,終於在某個走道的盡頭發現母親的身影。

「媽!我租完了,我們回……」

話還沒說完,走道兩旁書架上的漫畫映入眼簾,我內心一顫。

天花板上垂掛著的告示牌上,寫上了大大的BL字樣。

40歲開始畫耽美!台灣東販力邀BL大手「常倉三矢」漫博來台(圖/翻拍自 Twitter/miya_tokokura)

這裡是……禁地啊……

「喔,你在這裡喔?我正在找你耶。」

聽到我的叫喚,老媽轉身。

「不要過來!」我猛然暴喝。

「啊?」老媽疑惑。

「不要過來。」

我重複說了一次。

眼角餘光又一次掃過架上的漫畫,吞了口口水:「很危險。」

此刻橫跨在我們兩人之間的,正是二次元中最窮凶極惡的禁忌領域。

BL專區。

「怎麼了啦?」

老媽有點嚇到,乖乖停下腳步。

我稍微鬆了口氣。

無論如何,不能讓老媽接觸到那種世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妳先不要動,仔細聽我說。」

我一字一句地說。

「我現在要過去那裡了,妳等我一下,千萬不要亂來。」

老媽似乎從我的語氣中得知事態的嚴重性,整個人尷尬地僵住。

她一動也不敢動,只有眼神微微上飄。

「不要亂看!」

我大吼,語氣少有的嚴厲。

老媽一臉莫名其妙地瞪著我。

「不要用那種語氣跟我說話……」

「媽!我是在保護妳!」 我語氣轉為哀求。

「從小,我就沒求過妳什麼事,妳就聽我這一次好不好?」

老媽盯著我,沉默了幾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點頭。

國中時期的沉痛回憶浮上心頭。

那個長髮飄逸的可愛女孩。

那段嘻笑打鬧的甜蜜時光。

我當時真的以為,總有一天我會對她說出藏在心底的話。

直到有一天,她的朋友借了她一本漫畫。

從此,她的眼神就變了。

我明白,每當她看向我的時候,

在她的腦海中,我的身體正與另一個男同學激烈交纏。

這之後,我們形同陌路。

這些書只消看上一眼,就能徹底摧毀一名女性的心智。

我絕對無法認同老媽變成那個樣子。


「妳閉上眼睛,不要亂看,也不要亂想……」

我小心翼翼地向老媽所在的位置移動。

不能急,等到距離足夠接近,我就一把撲向老媽,摀住她的眼睛!

然而,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終究發生了。

「什麼是BL啊?」

我的大腦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

「什麼是BL啊?」

老媽又問了一次。

簡單的一個問句,如同一道驚雷劈入耳中,將我整個人釘在原地。

「B、BBBBBBL就是……就就就就就是……」

怎麼會這樣的?

老天爺啊!

我的家庭就要在這種地方留下污點了嗎?

以後我帶同學回房間玩,都要承受媽的幻象嗎!?

不!我還不能放棄!

「BL就是……就是……」

我不斷回想這些年來進入英語系學到的所有單字,腦力瞬間催至巔峰。

「……就是Bruce Lee啦!BL就是李小龍英文名字的縮寫啊!」

我,簡直是,神!

「所謂的BL專區,就是將所有以李小龍為主角的系列漫畫全部擺在同一個地方啦!」

老媽歪著頭,若有所思。

「你這麼清楚,你平常一定都在看BL的漫畫齁?」

「……蛤?」

「我問你,你在宿舍是不是都不讀書,一直偷看BL的漫畫?」

老媽突然不知道在火大什麼。

幾個人將目光投了過來。

「妳小聲一點啦!」我面紅耳赤地說道。

「你說啊!你有沒有看BL漫畫!」老媽質問:「不可能沒有吧?」

「……偶、偶爾會看一點啦!」我試著安撫老媽,頭垂得幾乎看不到路。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你喜歡什麼都沒關係,又不是不給你看,之前你看BL的電影我有說什麼嗎?但是書你也要讀啊!」

「像這個你也看過嗎?」

老媽理直氣壯地從架上拿下一本漫畫:「這個阿部……阿部是Bruce的綽號?」

「嘿啦嘿啦,我們趕快回家了好不好?」我簡直要哭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不知打哪來的腐妹走到我們附近。

「嘿嘿嘿……你平常都看少女漫畫,今天帶妳看點刺激的啦。」

腐妹一號推推眼鏡,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

「什麼是BL啊?」腐妹二號問。

「唉呦,妳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

腐女一號大聲說道:「就讓我告訴妳吧!所謂的BL就是……」

「花剎!」

我瞬間一個迴旋踢,把腐女一號的頭踹進書牆裡。

「這個就是BL啦!」

我對著腐女二號說道,用拇指帥氣地刷過鼻頭:「快使用雙節棍!哼哼哈兮!」

「你是在衝三小!?」

媽狠狠對我的後腦勺巴了下去,痛斥。

「平常看太多BL漫畫了是不是?蛤?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了是不是?過來!」

她抓著我的耳朵把我拉到街上。

「哎呀……痛……媽!幹什麼啦!?」

「你在這邊給我大聲說『我以後不會再看BL』說十次!」

「蛤!?」

「快說!」

「不好吧……」我露出乞求的眼神。

「說!」媽板起臉孔。

「我……我以後不會再看……看……」

「不會再看什麼?講清楚!」

媽一腳踹上我的屁股。

我一陣踉蹌。

路人們紛紛停下腳步。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低下頭。

「我叫你大聲啊!」老媽賞了我一巴掌。

路人們紛紛交頭接耳,對著我指指點點。

「我以後不會再看BL。」我握拳。

「大、聲!」老媽抓著我的耳朵大吼。

耳中傳來他人嘻笑的聲音,我悲憤地闔上眼睛。

媽。

我多希望妳能知道,我為妳所做的一切。

也罷……

如果這樣能夠保護妳不受傷害,我還有別的選擇嗎?

只要妳還是原來的妳,就足夠了。

只是……今天過後,別人眼中的我,將再也不是原來的我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臉上掛起一絲淒涼決絕的笑容。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我以後不會再看BL!」


淚灑街頭,我的咆哮聲響徹雲霄。

我越喊越賣力,越喊越大聲。

喊得嗓音都沙啞了。

一聲聲嘶吼,彷彿扯裂了我的榮耀。

我的節操碎成千千萬萬片。

那千千萬萬片的每一片,又碎成千千萬萬片。

發自靈魂的哀號在我心中久久不散。

不知道過了多久。

等我張開眼睛的時候,媽已經離開了。

路上圍觀的人潮未散,人們看著我的眼神……

居然帶著理解與興奮。

這個世界,到底……?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阿柴剃完毛照鏡子「秒定格」 看到新造型眼神死:這是誰...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