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同進集中營!黑白同志情侶成「英雄」 逃過戰爭卻敗給世俗眼光

這結局不應該啊!

文/法式軟糖

1944年,兩個蓬頭垢面的男子從德軍駐義大利的集中營裡逃出來,分別為美國黑人男子Reed Peggram、丹麥白人男子Gerdh Hauftman,他們訴說了在集中營這段期間的慘烈經歷。

當時美國媒體曾以「兩名學者從德軍集中營逃了出來」之類的標題,描述美國黑人高材生,和丹麥校友一起被納粹抓進集中營的故事,受到大眾強烈關注,成為大家口中英雄般的人物。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圖/wikipedia)
(圖,Reed Peggram/wikipedia)

當時沒有人知道,這不只是逃離集中營的故事,還是跨種族、跨性別的禁忌愛戀。事隔多年之後,戰地記者Max Johnson才從蛛絲馬跡當中拼湊出兩人的關係。

Peggram出生於1914年的波士頓,在父親鼓勵與教導之下,Peggram通過了初級法語、初級德語和高級拉丁語等考試,並贏得波士頓拉丁學校獎學金第一名。1931年,Peggram在哈佛大學申請表上寫下自己的夢想——成為成功的語言學家。然而令Peggram沮喪的是,雖然他如願以償進了哈佛大學,但還是與全球競爭最激烈的羅德獎學金(Rhodes Scholarships)失之交臂,原因只因為他是一個黑人。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圖/wikipedia)
(圖,Reed Peggram/wikipedia)

除了膚色問題,Peggram還面臨另一個困擾。Peggram很清楚,自己從學生時期開始就只喜歡男性。但即使在環境相對開放的哈佛大學,他依然不敢透漏自己的性向。某天,Peggram在校園遇見那個讓自己傾心的男人,對方似乎對他也有意思,他們曾肩並肩坐在昏暗的工作室聽著貝多芬的音樂,Peggram感到快樂卻痛苦,他說自己害怕打破這個美麗的咒語,所以即使在黑暗中也不敢觸碰對方。

一黑一白的種族和同性話題還是在校園傳開了,無論Peggram怎麼寄出書信,通通石沉大海,對方退縮了。Peggram壓抑傷痛與思念,在讀完博士之後,便申請到巴黎索邦大學就讀,離開傷心地。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圖/wikipedia)
(圖,巴黎索邦大學/wikipedia)

1938年,在巴黎索邦大學的藝術展上,Peggram遇到了影響他一生的人——Gerdh Hauftman。Peggram永遠不會忘記,這個風度翩翩的男子站在身後微笑的樣子,「我注意到你喜歡這幅畫,我倍感榮幸。」原來Hauftman就是此畫的作者,同樣也是巴黎索邦大學的外籍生。Peggram和Hauftman一見如故,藝術、文化、語言天南地北聊開了。

某一天,Peggram和Hauftman互吐心事,才發現他們早已愛上對方。然而,這份愛戀卻無法留在自由的巴黎索邦大學裡。

二戰爆發,Peggram收到多封家書催他回家,但他不願意離開Hauftman,回信表示在歐洲有研究項目還未完成。1940年,戰爭還是燒到Hauftman的祖國丹麥了,兩人離開哥本哈根時,準備從義大利回法國拿行李。當時義大利和德國同屬軸心國,Peggram和Hauftman隨時冒著被捕的風險,過程驚險,省吃省喝、東躲西藏,但兩人沒想過離開對方。

Peggram接著又有兩次回家的機會,一次是美國駐歐洲慈善機構寄來返回紐約的船票;另一次是哈佛校友將遺產留給他,約為現在的16萬美元(約台幣5百萬),但必須返國才能領到。然而Peggram全部拒絕了。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免費圖庫 pixabay)
(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免費圖庫 pixabay)

然而,一黑一白走在路上還是太顯眼了,他們終究被納粹抓住,軍官質問,「北日耳曼人(丹麥人)怎麼可以和黑人交朋友呢?」這時美國還未參戰,Peggram可以離開德佔區,但丹麥已是被納粹征服的國家,Hauftman必須加入德軍。Peggram毅然放棄了最後回國的機會,表示願意和Hauftman一起加入德軍,這是Peggram最後一次返家的機會。

最後納粹感到不耐,把他們通通送進了集中營。Peggram回憶,雖然集中營的日子苦不堪言、每天只能靠湯充飢、度日如年沒有盡頭,還好有Hauftman陪他,讓他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然而,誰都知道納粹最恨的就是同性戀,兩人好幾次軍官被抓去審問,甚至突襲檢查,但他們早有防備,口徑一致表示只是學術上的合作對象,並維持適當的距離,始終沒被抓著把柄。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圖/flickr@Dale Cruse)
(集中營示意圖,與本文無關/flickr@Dale Cruse

一批又一批俘虜被屠殺,Peggram和Hauftman將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一直到1944年冬天,美軍第92步兵師出現,將他們拯救出來。「那是最好的聖誕禮物」,監獄大門打開那一刻,Peggram和Hauftman以為,在經歷了這麼多磨難與考驗之後,他們終將有個幸福的結局。Peggram甚至表示,「我不關心能不能回到美國,我只想去一個可以保證和Hauftman在一起,一起安居樂業的地方。」

然而,Peggram和Hauftman在獲救之後,在媒體與大眾的監視下,他們的愛情始終無法公開,甚至被強制回國分開審查。1954年8月,Peggram被送上輪船,那是他最後一次見到Hauftman。Peggram回到波士頓後,在醫院治療戰爭創傷後遺症,一待就是四年。Peggram好幾次想提筆聯絡Hauftman,但卻沒有任何勇氣。1982年,Peggram離世了。

黑白同志情侶逃離集中營!但「英雄」不允許被破壞 終敗給世俗眼光(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免費圖庫 pixabay)
(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免費圖庫 pixabay)

而Hauftman呢?他同樣對Peggram有著無盡的思念,據說他在回國後曾寄了多封信給Peggram,但不知為何全部石沈大海。20年後,Hauftman出版了一本詩集,許多學者都認為那是為悼念Peggram而寫的——我們並不知道,我們都曾懷疑過樹上的蘋果會不會成熟,也許今年,也許明年,也許永遠。

(We did not know then, although perhaps we did suspect it, that the apples would not ripen on the trees that year, or the next, or ever.)

VIA narrativehereinuk

❖法式軟糖粉絲團❖ 
還想看更多?快來追蹤▶▶▶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聲林之王冠軍預測,活動期間:1/19 ~ 1/24

關鍵字: 同志同性戀集中營黑人情侶英雄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父母反對沒關係 她願「當媽」牽同性情侶走紅毯..婚禮邀請收到手軟

父母反對沒關係 她願「當媽」牽同性情侶走紅毯..婚禮邀請收到手軟

54歲的莎拉·坎寧安(Sara Cunningham)在臉書上寫道:「如果你需要一位母親參加同性婚禮,而你的親生母親不答應,請打給我,我會在那裡。」這則貼文在網路迅速爆紅,網友紛紛留言表示「想預約媽媽」、「我在家裡大哭」、「妳的家人太幸福了」......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幾年前..

秘密戀「他」70年 獨居老人死後留下600封情書 見證二戰下的同志愛

秘密戀「他」70年 獨居老人死後留下600封情書 見證二戰下的同志愛

「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不懂我們的愛情,他們不知道這就是愛。」在二戰期間,吉伯特(Gilbert Bradley)陷入愛河,他與他的愛人來往了數百封信件,對方總是在信件結尾署名「G」,一直到70年後,我們才發現這個「G」代表的是「戈登」(Gordon),吉伯特愛上了一個男人。

宣稱同志能矯正 醫師出書自捧實驗大成功 家屬怒淚:他自殺了

宣稱同志能矯正 醫師出書自捧實驗大成功 家屬怒淚:他自殺了

「同性戀可被治療」這項謬論,直到現在,還被許多相信孩童時期能扭轉性傾向的人士所引用,而他們相信的根源,可能來自一個名為科克.墨菲(Kirk Murphy)男孩。科克在5歲的時候,參加一項國家支助的研究計畫實驗,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為了「矯正」陰柔特質的男孩,展現他們的男性化。

老人容易有偏見?心理學教授:大腦退化控制不住偏激思想

老人容易有偏見?心理學教授:大腦退化控制不住偏激思想

在人們印象中,老年人都是和藹慈祥的樣貌,但是有時卻見到他們對時事評論有著很深的偏見或是歧視,難道老人就真的比較偏激嗎?其實這不僅是因為他們成長的環境,還跟身體上的變化有關。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南韓同志大遊行揚起彩虹旗 反同人士:被神恢復

18年前只有50人上街 南韓同志大遊行揚起彩虹旗 反同人士:被神恢復

韓國雖然近十幾年來影劇、音樂發展神速,流行文化已經走在亞洲、甚至全世界流行尖端,然而韓國對於「同性戀」還是相當保守,由於韓國信仰基督宗教人口高達三分之一,政治人物不敢公開支持「同性戀」,公開出櫃的藝人更是屈指可數。

泰國人妖秀看很爽? 從泰迪傑格看「變性者」的社會接納

泰國人妖秀看很爽? 從泰迪傑格看「變性者」的社會接納

「頒獎典禮」時常被名人當作發表自己言論的平台,特別是性別議題,這幾日的2018BMI流行音樂頒獎典禮,正是Teddy Geiger在變性後首度走紅毯。

北韓沒有「同性戀」這個選擇 脫北者到南韓才知道自己愛男人

北韓沒有「同性戀」這個選擇 脫北者到南韓才知道自己愛男人

張先生是第一○一三號,黃長燁先生是第一○一二號,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有一○一三名脫北者,其中穿越休戰線而來的人只有十名而已,七名軍人和三名民間人士,可以說是天大的好運,連老天爺也伸出援手。而張先生你穿越的地區是其中最危險的地帶

掛「噁甲不得入店」告示兩年 歧視老闆一回頭:店被標成GayBar啦

掛「噁甲不得入店」告示兩年 歧視老闆一回頭:店被標成GayBar啦

同性婚姻的議題總是討論激烈,還有不少保守派,甚至認為同性戀是「不正常」的行為。美國南方的田納西州,就有名五金行老闆,堅決秉持反同立場。兩年前,他就在店門口的玻璃門上,印上大大的「甲甲不得進入」

從《為巴比祈禱》看宗教與同性戀 盲信才是人世間的地獄

從《為巴比祈禱》看宗教與同性戀 盲信才是人世間的地獄

這幾天梵蒂岡教宗Francis對一名男同性戀者說的話語,表達了宗教的寬容性,這次介紹的電影「為巴比祈禱」也是建構在這樣的基礎。

摸到「女孩有一根」色狼反被同情…5點說明輸家仍是女生

摸到「女孩有一根」色狼反被同情…5點說明輸家仍是女生

最近我們常聽過一個講法,表示想要杜絕性騷擾或強暴等案件,靠的絕對不該是呼籲女生穿得多、不夜歸,而是該讓人們知道,成為加害者,本來就是一件「歹路毋通行」的事。誠然性犯罪案件的受害者、加害人,都有男有女,但不得不說,社會,真的對男人比較寬容。

輾爆60kg巨蟒斷三截! 台鐵司機傻住雙人崩潰抬屍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