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倫理應不限特定學門文章」 王婉諭不解新課綱無恥論

實習記者石嘉豪/台北報導

北一女老師區桂芝日前因批評108課綱刪減文言文,並指出明末清初文人顧炎武的<廉恥>也不見蹤影,課綱將成無恥課綱,而引發熱議。對此,時代力量主席、立委參選人王婉諭昨(9日)在臉書表示,自己看完區老師完整的影片後感到不解,原因在於,學習倫理並不會限定特定學門、文章,新課綱真正的挑戰,應該是學生有沒有在增加自由度的學習中,得到能夠帶著走的能力。

▲時代力量新任黨主席陳椒華就職記者會-王婉諭(圖/記者周宸亘攝)

▲時代力量黨主席、委參選人王婉諭(圖/記者周宸亘攝)

王婉諭說,「文言文」的話題延燒了一整天,一開始,她看了各方討論後,只覺得「刪掉部分文言文就會創造一個無恥的課綱」,這種說法實在有點無限上綱。

不過,王婉諭表示,出於好奇的心情,她還是去找了完整影片來看,結果,不看還好,看完之後,她心中不解的點又更多了。

王婉瑜提到,區桂芝老師說「刪掉文言文留下的篇幅,確實增添了很多美其名叫與生活接軌的題材,導致我們要教社會議題、科普類、藝術史、音樂評論的文章,我不知道家長們擔不擔心」。

然而,王婉諭坦言,身為家長,她真的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新課綱的精神,本來就鼓勵學生要透過閱讀多樣化的文章類型,來學習文字判讀的能力,以因應大量資訊搜集、整理的能力。」

此外,王婉諭還提到,區桂芝老師說「因為四書的內容被濃縮了,學生也不再有機會循序漸進去學習,從個人、家庭、群體、社會、職場等所有生命階段,必須要處理的倫理問題」,這段話也讓她不太能理解。

王婉瑜進一步說明,從她的生命經驗來說,這些「倫理問題的學習,應該是人們一輩子都必須透過生活來理解的事情,並不會限定任何特定的學門、文章之中,反而必須在人生的經歷中不斷地去體會與反思」。

此外,王婉諭點出,讓她無法認同的是,區桂芝老師還說「教改以來,台灣學生的心理疾病攀升了多少,毆打老師、辱罵老師的案例增加了多少」。

王婉諭認為,心理疾病的可能因素很多,錯誤的歸因,很可能會導致整個社會對於心理疾病的錯誤理解。「事實是,過去台灣社會對於心理疾病的認識太少,很多時候我們根本只是忽略了它們的存在」。

王婉諭表示,自己並不覺得經過教改後的學生們,真的因此就成了區桂芝老師口中的「好幾個世代的道德侏儒與歷史弱智」,反之,她自己反而看見了下個世代的年輕人,比過去更具有思辨能力,且更有勇氣去表達自己的想法。

關於新課綱真正的癥結點,王婉諭說,真正需要去討論的,是學生們有沒有從這種增加自由度的學習過程中,真正得到能夠帶著走的能力?

王婉諭強調,所謂的「學習歷程檔案」有沒有充分反映學生的能力,還是反而變成升學主義與階級複製的產物?教師們有沒有獲得充分的資源,去理解和準備面對課綱的轉變?這些這才是新課綱真正面對的挑戰。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政治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