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歌曲話當年/梅艷芳與山口百惠

▲▼2003年11月,梅艷芳在告別在演唱會上穿上婚紗,等同宣示把自己嫁給了舞台。(圖/CFP)             。

2003年11月,梅艷芳在告別演唱會穿上婚紗,等同宣示把自己嫁給了舞台。(圖/CFP)

記者朱錦華/特稿

之前曾有人說,蔡琴像日本歌影雙棲天后山口百惠,我個人覺得除了同樣擁有低沈的嗓音和豐唇之外,蔡琴的舞台風格、演唱技巧和歌路,其實跟山口百惠差異很大,反而是梅艷芳,曾視山口百惠為偶像,並以她為學習典範。同樣是中低音、同樣是兼擅搖滾與抒情(抒情時感性,搖滾時性感),兩人的天后地位也相埒。然而,儘管同樣擁有卸下濃妝、揮別舞台當一個平凡人的念頭,兩人在感情生活和歸宿的抉選,卻踏上了不同的路途。

傳記電影《梅艷芳》11月在台灣上映;而今年12月30日,正是這位「百變天后」逝世18周年的忌日。回顧這位天后的藝界人生,你會發現她跟山口百惠的確是蠻像的。兩人同樣是歌影雙棲,而且都在很年輕的時候到達了事業的頂峰;甚至在演唱歌曲上出現了重疊。

1983年,梅艷芳推出第二張專輯《赤色梅艷芳》,憑著專輯裡的《赤的疑惑》一曲爆紅,唱片賣到五白金,同時獲得當年香港樂壇「十大勁歌金曲」和「十大中文金曲」大獎。而《赤的疑惑》,正是山口百惠同名歌曲的粵語版。之後,「梅姑」所唱的《冰山大火》及《蔓珠莎華》,同樣來自山口惠的原曲,前者改編自ロックンロール.ウィドウ(Rock 'n' Roll Widow,搖滾樂寡婦),後者中、日文版歌名相同。

但兩人的人生後半場出現了歧異。1980年3月,事業處於顛峰的山口百惠毅然宣布跟銀幕情侶三浦友和結婚,婚後退出藝能界,拒絕再當「一億人的娼婦」(日本媒體認為她是屬於所有日本人的,不能引退、不能結婚)。這一年,她才21歲!如今的她,是一名家庭生活美滿的幸福「阿巴桑」。

至於梅艷芳,在事業上,或許是被迫、或許是難以割捨,她始終站在舞台上,直到病倒。在感情上,部分原因是錯過了機會、部分原因是遇人不淑,她始終不曾步入婚禮的禮堂。2003年,她公開宣布自己罹患子宮頸癌後,堅持年底要在紅墈體育館舉行一連8場的告別演唱會,並且在演唱會上穿上婚紗,等同宣示把自己嫁給了舞台。演唱會結束45天後,她撒手人寰,年僅40歲。

1980年10月5日,山口百惠在武道館舉行告別演唱會,開場演唱及「封麥」時壓軸、迴腸蕩氣的演奏版,都是同一首歌:日本流行樂大師谷村新司的This is my trial(我的試煉);這也是山口百惠演唱生涯中最重要代表作之一。這首歌後來有了中文版,即梅艷芳的《孤身走我路》。中文版歌詞跟日本版歌詞十分貼近,同樣道盡了一名歌者孤獨奮鬥的心路歷程。更重要的是,中文版的歌詞不自覺的預示了梅艷芳在人生舞台最後謝幕的身影。

梅艷芳在自己的告別演唱會裡,穿著白色婚紗演唱的最後一首歌,是日本歌曲《夕焼けの歌》的粵語版《夕陽之歌》(李翊君的《風中的承諾》,同樣改編自這首日本曲子)。梅艷芳選擇《夕陽之歌》這首歌來跟大家道別,包多重且複雜的含意。其一,它反映了梅艷芳自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心境。其二,它可能涉及一段意難忘的舊情。

《夕焼けの歌》的原唱者是日本偶像歌手近藤真彥。有一說他是梅艷芳的初戀。「近藤桑」是否真是「梅姑」的初戀,不得而知,但兩人交往過確是事實。然而交往期間近藤同時「劈腿」中森明菜,之後又偷吃另一位天后松田聖子。「梅姑」根本無法搞清楚自己究竟是正宮還是小三!

她跟近藤最終還是「切了」。但有一說梅艷芳在生命的最後階段裡,仍然撐起虛弱的身體,大老遠跑去日本為舊愛慶生(出發前還瞞著對方)!不少感情受過傷的女子,在「舊情綿綿」這一區塊裡,心理真是一言難盡的複雜:「渣男儘管渣,愛過也是愛」。梅艷芳在人生最後一首歌選擇演唱《夕陽之歌》,是否真的因為對近藤真彥舊情難捨?我不知道。 只能說,女性的感情心理,遠比大家所想的來得複雜!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