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用真誠的愛跨越言語和文字的鴻溝

記者趙禕/上海報導

一位瘖啞的美髮師,愛上了一位視障的按摩師,一個講不出話、一個看不見字,他要怎麼表達對她的愛?

▲▼青年導演鄭焯良、魏江幸共同創作的作品「情書」勇奪「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首獎「We愛獎」。(圖/記者趙禕攝)

▲青年導演鄭焯良、魏江幸共同創作的作品「情書」勇奪「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首獎「We愛獎」。(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榮獲第五屆「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的作品「情書」,以短短7分多鐘的畫面,用最簡單質樸的方式,讓觀眾看到真愛是如何跨越言語和文字的鴻溝!

「情書」是由兩位年輕新銳導演鄭焯良和魏江幸共同製作的短片,對於能夠拿下本屆「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的最高獎項,兩個人的喜悅溢於言表。

▲▼鄭焯良和魏江幸對於拿下「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最高獎項的喜悅溢於言表。。(圖/記者趙禕攝)

▲鄭焯良和魏江幸對於拿下「We愛.兩岸青年短片大賽」最高獎項的喜悅溢於言表。。(圖/記者趙禕攝)

說起創作這部作品的緣由,鄭焯良導演表示:「做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們應該為無法發聲的人發聲,人文關懷是我們的責任!」

▲▼青年導演鄭焯良。(圖/記者趙禕攝)

▲青年導演鄭焯良說:做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我們應該為無法發聲的人發聲,人文關懷是我們的責任!。(圖/記者趙禕攝)

魏江幸導演進一步闡釋他的看法:「電影在研究人的行為,人的本質是情感、是愛;我們這部片子就是在講對於人的審美。片子裡的主角互相有一種牽掛,但是他們又互相有代溝、有隔閡,他們要跨越這種愛的隔閡,要突破它,要怎麼樣去完成?我們要表達的既是人類的情感,也是在講人道主義的關懷。」

▲▼青年導演魏江幸。(圖/記者趙禕攝)

▲青年導演魏江幸說:我們要表達的既是人類的情感,也是在講人道主義的關懷。(圖/記者趙禕攝)

「情書」片子裡,從男主角在圖書館裡用心鑽研的畫面帶起,用幾段簡單的場景鋪陳男、女主角的和善本質,和他們之間雖然互相傾慕於對方,但是卻苦於瘖啞的男方不能說話,而視障的女方又看不見男方的表達。最後,當從事盲人按摩師的女主角再次為男主角按摩的時候,摸到男主角忍著痛用拔火罐的方式,在背上留下他在圖書館裡若學的三個盲文字:我愛你!淚珠滴下,所有的障礙與隔閡瞬間煙消雲散。

▲▼作品「情書」中,用簡單的畫面鋪陳男、女主角口不能言、目不能視的情況。(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用簡單的畫面鋪陳男、女主角口不能言、目不能視的情況。(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用簡單的畫面鋪陳男、女主角口不能言、目不能視的情況。(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瘖啞的男主角為了將愛意傳達給視障的女主角,鑽進圖書館學習盲文。(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瘖啞的男主角為了將愛意傳達給視障的女主角,鑽進圖書館學習盲文。(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瘖啞的男主角為了將愛意傳達給視障的女主角,用拔火罐的方式在背上烙下三個盲文字:我愛你。(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瘖啞的男主角為了將愛意傳達給視障的女主角,用拔火罐的方式在背上烙下三個盲文字:我愛你。(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作品「情書」中,瘖啞的男主角為了將愛意傳達給視障的女主角,用拔火罐的方式在背上烙下三個盲文字:我愛你。(圖/翻攝自短片「情書」片段)

▼We愛獎作品《情書》。

▼金獎作品《河豚》。

▼銅獎作品《潘妮媽媽說不可以》。

▼銀獎作品《鳳蓮》。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惡毒!正妹門前被丟血淋淋豬頭 疑遭下降頭...專家:致人於死地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