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警告闖黃石公園「跌入高酸性熱泉」男兩秒內溶解 妹妹錄下全程

興奮的Colin竟選擇無視警告牌,不僅走進封鎖區域,還徒步走上間歇泉的木板路,不料他一時腳滑,就硬生生跌進高溫高酸性的泉水裡,更慘的是,Colin的妹妹目睹了一切...

特種行業不滿「有繳稅為何不能領紓困」日性工作者控政府違憲求償百萬

其中一名控訴的風俗店女性業主表示,為了配合嚴格防疫,他們也都願意關門不營業,但是這讓無數性工作者、酒店夜店服務生失去養家的收入...

出動7噸卡車「拖吊一台滑板車」!英警被嘲笑 感嘆網友不知執勤辛苦

網友們質疑警方為何要勞師動眾、出動一輛大型卡車來拖吊一台小滑板車,「為什麼不直接把滑板車放在警車後車廂就好呀?」

冰封24485年的蟲復活!解凍後狂扭恢復繁殖 科學家嚇壞:牠連輻射都不怕

對輪蟲蟲體進行分析後,科學家們推測牠存於冰凍狀態已長達24485年!

關掉重症者氧氣「看誰活最久」印醫院老闆疑進行非法實驗 不承認害死病患

在曝光的影片中,Arinjay Jain還對醫護說,這場模擬試驗有助於疫情未來規劃和評估醫院負載量,「我們看看如果醫院的氧氣供應耗盡,什麼樣的病患可以活下來。

50萬的「隱形藝術品」順利賣出!藝術家解釋:看似虛無,但仍有重量

他的靈感是源於海森堡的不確定原理(uncertainty principle),他認為,空白是一個充滿能量的空間,看似虛無,其實仍是有重量的...

真人大法師!炫技男「雙手扭頭180度」 醫看完分析:他可能有病

影片中的男子,把一手放在下巴,另一手撐在後腦勺的位置,接著竟一瞬間把頭用力扭轉180度!呈現「身體面向前方、頭部看向後方」的不合理姿勢...

疫情不婚也不敢生!日推「新手爸陪產假」可休4週 無奈沒人敢申請

打算請「父親陪產假」的男性卻寥寥無幾。日本有專家對此提出看法,這起因日本的企業文化是以男性為中心,長期於職場打滾的男性都形成了「工作優先於家庭」的概念...

賣瀕危鰻魚賺20億!走私犯出庭辯稱「我失智了忘記金庫在哪」法官不信

當庭審時,法官追問他的金流去向和走私獲利時,Gilbert卻不斷聲稱自己已經忘記那些錢都放到哪裡了...

「我不是正常的女生」少女長鬍子連老師都嘲笑!被霸凌多年後,她不剃了

16歲那年,有天在學校上課,一名老師找Alma私下談話,問她有無注意到自己臉上長鬍子了?當下Alma也察覺,同學們似乎也常常對她指指點點...

30歲母戴口罩「冒充13歲女兒」上課!上到第七節都沒被老師發現

Casey進行實驗當天,她刻意先把髮色染黑、戴著口罩,且模仿女兒走路的姿勢,就這樣順利地混進教室裡上課,離譜的是,從她走進校園、坐上位置...

遇奧客就給「沒咖啡因的卡布奇諾」前星巴克店員:原價賣你,你也喝不出來

「只要我想要,就會給無理的客人喝無咖啡因的咖啡。」而他也表示,到他離職時,沒有人喝出咖啡裡根本沒有咖啡因...

重機女警「嬌甜嗓音」指揮交通!違規者被勸導好開心 網笑:整條路香香的

許多曾被女警小蘆指正的違規者在網路上表示,「她完全沒有讓人害怕的權威感。」「有次遇到這名女警,我不小心逆向了,她還叮嚀我下次不可以,太危險了。」

「9歲姐姐開車」帶妹妹看海豚!讀一小時說明書就上路 爸媽在家不知情

警方到場時,大卡車司機還未恢復鎮定,但讓他受到驚嚇的並非因為挨撞,而是當他下車走向小客車查看時,他發現撞他的駕駛,竟然只是一名年僅9歲的女童...

在指甲上「灌入活魚」當配件!美甲師自豪有創意 辯稱沒傷害動物

事後美甲師也回應網友,在灌入小魚後,他們並沒有封死美甲假體,小魚並不會被活活悶死,他們不認為自身有任何虐待動物的行為...

地球外圍垃圾多到「撞破太空站」!太空人生命受威脅:漂流垃圾時速達2.8萬km

「我們可以確定地說,現在地球外有一大堆垃圾和不知名物體,以時速超過2.8萬公里的速度漂流著,隨時都可能造成巨大的傷害,太空人不知何時會被打中。」

疫情爆發僅一週「工作房子全沒了」30歲日男淪為街友感嘆:沒想過有這天

同事確診了,公司管理者先是要他休假隔離,最後竟直接把他解僱了。由於該名男性的老家經濟狀況也不是太好,他並無其他家人能給予金援,最後,該名男性因再付不出下個月...

疫情沒人看動物秀「馬戲團老熊獲自由」!牠走進森林超嗨 直衝湖裡玩水

Jambolina所屬的馬戲團因疫情失去了不少忠實觀眾,在票房嚴重虧損、沒有人想再看動物表演的前提下,馬戲團的管理方決定釋放Jambolina...

目睹物流司機「上車狂吼30秒」!崩潰後繼續趕下一家送貨 拍攝者看哭了

令人感到不捨的是,儘管快遞員顯然心情不好、情緒崩潰,但他在狂吼抒發的過程中,仍是沒停下操控方向盤的雙手,仍是趕著繼續前往下一區,把貨送達到顧客手中...

女軍士遭性騷「長官打到家裡勸和解」!她怕拖累家人 大婚日結束人生

軍方上級官員甚至私下聯繫女軍士長的男友及其家人,請他們勸說女軍士長進行和解、別再對此事向上層提出指控...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