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下藥

下藥

不想跟妳只當普通朋友!上海一名顧姓男子約1年多前在地鐵結識陳姓女子,2人多次單獨外出吃飯、約會,顧男為此逐漸產生情愫,但又不甘2人一直處於曖昧階段沒有進展,便趁機在陳女的飲料中偷偷摻入「聽話水」,令其昏昏欲睡,再帶至旅館性侵得逞,整段犯罪過程全被餐廳監視器畫面拍下。當地警方經偵查後,確認顧男犯罪行為屬實,訊後依強制性交罪嫌依法起訴。

計程車司機詹侑儒(41歲),去年初接獲3名韓國籍女遊客的包車,竟對其中2人下藥,並性侵其中1人。事後韓國被害人透過朋友在網路上發文,報警處理,逮捕詹男。一審依加重強制猥褻、欺瞞施用毒品2罪,重判11年;但高院二審改認定詹男僅犯加重強制性交罪,改輕判7年4月。案經上訴,最高法院18日駁回上訴定讞。

澳洲一名女子過去被自己的母親設局,將她鎖在房間裡面,任由陌生男子性侵,讓她的童年留下陰影。直到現在,這名性侵男仍然還沒被抓到,而設局的母親即使被逮捕,也即將保釋出獄,讓受害女子相當擔心,因此提出連署,希望能夠增加母親以及兒童虐待加害者的刑期。

即使是在人多的戶外場所,也要留心自身安全。推特近日流傳一段影片,兩名女子當時隨著音樂擺動身軀,當金髮女子正在錄影自拍時,一名穿著黑衣的陌生男人卻朝著她的飲料杯丟進疑似藥物的東西,而女生看起來並沒有發覺。雖然事後有人提到她們的安全沒有狀況,但已引來許多網友的關心。

新北市一名40多歲潘姓男子去年3月,約同居女友20歲的女兒進房談心訴苦,卻在紅酒偷摻安眠藥給對方喝,趁機舔胸強吻。不料事情曝光後,母親竟以死相逼,逼女兒收下10萬元,和男友和解。新北地院認為被害人非自願和解,3日依加重強制猥褻罪判潘男4年徒刑;全案仍可上訴。

許多情侶交往後,不忌口又少運動,容易造成「幸福肥」,南韓有名女網友的男友因為受不了她的「幸福肥」,時常以天氣冷為理由,在見面時準備熱茶或熱咖啡。女網友喝下飲料後卻覺得頭暈目眩,甚至數度昏倒,才知道原來男友竟背地裡在飲料裡摻入安非他命類的減肥藥!

高雄從事裝潢業的男子林卓陽,2014年和陳姓人妻發生婚外情,卻因故毆打對方,事後不滿對方提分手,竟將人下藥迷昏之後,從6樓陽台丟下去當場死亡,他還否認犯案,一審遭判刑14年,二審改判無期徒刑,最高院12日駁回上訴,無期徒刑確定,全案定讞。

高雄陳姓人妻感情出軌後,小王男友林卓陽要求她離婚。陳女2014年6月間到屏東林男住處提分手,但卻被林男下藥迷昏後從6樓住家陽台丟下,當場慘死。一審判刑14年,二審改判無期徒刑。案經上訴,最高法院12日駁回上訴,將林男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定讞。

高雄經營檳榔攤的張姓老闆以「慶祝離職」為由,帶著15歲的檳榔西施小美(化名)去唱歌,並趁機叫葉姓友人下藥,等對方昏睡後,張便要求朋友全都離場,硬上小美得逞。橋頭地院依欺瞞方法使未成年人施用第三級毒品、強制性交罪判7年10月、3年6月,合併執行9年6月徒刑。

北市一名直銷業女總裁透過臉書認識一名同業吳姓男子,2人以相約交換經營心得出來喝咖啡見面,不過恐怖的吳男竟將摻有藥物的咖啡給女總裁,並將她帶到帶往北市信義區君悅飯店,女子醒來後被以得罪香港的大上線威脅,還說外面有5、6人要進來輪流性侵妳,讓女子嚇得不知怎麼辦,最後還慘遭吳男硬上得逞,台北地檢署調查後,將吳男依《加重強制性交罪》起訴。

台北一名女子小美(化名)指控被23歲的賴姓男子及其李姓友人(23歲)下藥性侵得逞。檢方查證發現,小美本就用交友軟體約賴姓、李姓兩男3P,且沒有證據顯示對方下藥,因此不起訴。

25日傳出整形名醫張耀元疑似下藥性侵正妹的事件,1名蔡姓女子日前向警方報案,指出平常她的酒量極佳,但是在1月中旬與張耀元到酒吧喝幾杯酒後就不勝酒力最後被帶到飯店,懷疑被下藥;張耀元25日前往警局說明,不過在筆錄時不願透露太多只表示要與檢察官說明,檢方訊後諭令20萬元交保。

嘉義市一間KTV20日傳出疑似一名女客人差點被下藥,大家抓到這位男子要他道歉,男子自掏腰包買一瓶高梁酒道歉,不過最後似乎被眾人強迫當眾一口氣喝完一整罐58度高粱,過程被拍下來並PO上「黑色豪門企業」臉書團,引起網友觀戰正反討論。對此,警方表示,目前沒有接到報案,如果男子被迫喝光高梁賠罪,其他人已觸刑法強制罪,將循線追查釐清。

一位南京女大學生佳佳在一位「網紅」石姓朋友邀請下,參加一場轟趴。沒想到,她在酒店被人下了迷藥,遭潘姓男子和石姓男子輪流性侵。近日,南京秦淮法院審理此案,公訴人建議法院對二人分別判處10至12年有期徒刑。

歌手王傑在2017年突宣布自己將退出樂壇,日前也透露婉拒參加節目《我是歌手》(現名《歌手》)是因為覺得自己無法勝任,卻引來網友咒罵「去陪你死去的媽」、「你媽被我幹死」,他13日公開私訊截圖,並表示要提告該網友。不過14日他將過去所有微博貼文刪除,僅留下一則名為「我對得起自己」的網誌文章。

古云:「沒有永遠的朋友。」這句話雖不見得完全正確,但日本最近卻發生一位輕艇選手為了成為東京奧運的參賽者,居然向昔日的朋友,也是競爭的對手下禁藥的新聞。反觀台灣,昔日牽手掃街的大小綠,近日也因為勞基法修法鬧翻,還真讓人心有戚戚焉⋯⋯

計程車司機詹侑儒(41歲),去年初接獲3名韓國籍女遊客的包車,竟對其中2人下藥,並性侵其中1人。事後韓國被害人透過朋友在網路上發文,報警處理,逮捕詹男。一審依加重強制猥褻、欺瞞施用毒品兩罪,重判11年。案經上訴,高院二審11認定詹男僅犯加重強制性交罪,改輕判7年4月,可上訴。

日本輕艇聯盟9日發布消息表示,去(2017)年秋季於石川縣小松市所舉辦的輕艇賽選手小松正治遭人下藥,而下藥的人正是參加同一場比賽的選手鈴木康大。

中國內蒙古赤峰市第二醫院放射科副主任田繼偉,因不滿張姓女主任的工作方式,從2014年起長期在她的水杯中下藥,導致她患上股骨頭壞死、庫欣氏症候群、白內障、子宮肌瘤、糖尿病、肝囊腫等多種疾病。張女最後因為不堪忍受病痛折磨而服藥自殺。田繼偉2017年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上訴後近日遭駁回。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