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創辦人「28歲卡奴變百億富豪」 回台內幕曝!全為2個人

圖、文/鏡週刊

陳士駿回台快2年,各界話題仍圍繞在Google瞄準YouTube的收購案,這位全球最大影音網站創辦人於上週五(15日)接受本刊專訪,主動談起台灣人最感興趣、塵封15年的往事。「最早現身的買家不是Google,是Yahoo創辦人楊致遠。」但他做夢也沒有想過,這場交易竟翻轉2家公司的命運,「最後Yahoo被美國電信商Verizon收購了。」讓陳士駿不勝唏噓。

 陳士駿(右)以16.5億美元高價出售YouTube,只花1年多寫下矽谷車庫創業傳奇。他曾用「瘋子」來形容那時日以繼夜的瘋狂工作。(達志影像)

▲陳士駿(右)以16.5億美元高價出售YouTube,只花1年多寫下矽谷車庫創業傳奇。他曾用「瘋子」來形容那時日以繼夜的瘋狂工作。(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士駿創立的YouTube,15年來吸引上百個國家,全球3分之1人口、逾20億人收看,全球每天觀看總時數高達10億小時,成為Google(2015年更名為Alphabet)市值突破1兆美元、股價飆漲20倍的重要金雞母。「每次看到Google股價,自己也很好奇當年為何要賣。」被本刊問到,是否後悔將YouTube賣給Google時,陳士駿抓了抓頭髮笑著說。

Google(圖)買下YouTube,也拉開與Yahoo的競爭差距,穩居網路業龍頭。(翻攝google map)

他首度披露當年祕辛。「其實,最早向我提出收購的不是Google,而是Yahoo,談判時間只差1天。」陳士駿回憶這件重大交易案從談判到出售,花不到一週的時間,「週二跟Yahoo談,隔天又與Google談,最終Google只花3天攔轎搶婚成功。」至於為何拒絕早一步找上門的楊致遠,而選擇Google,陳士駿迴避透露細節。

這項交易,以華人圈少見的閃電式出售速度,成功保留YouTube這個名字,讓營運規模超乎想像,更成為時下年輕人最嚮往職業YouTuber的幕後推手。陳士駿謙虛說著:「這是原先團隊難以實現的目標,全有功於Google接手後,以全球資源和集團力量不斷壯大YouTube。」

陳士駿驚爆收購祕辛:楊致遠(圖)才是YouTube最早買家。(達志影像)

陳士駿不避諱談「楊致遠」,甚至以「英雄」2字尊稱這位台裔新創前輩,不過2人在討論YouTube親事前並不相識。「那是我們第一次碰面,之後就沒機會相見。直至YouTube出售後第4年,2人因緣際會再見面,我沒有主動寒暄,也未因選擇Google向他致歉,對他開口就是一句:『我們現在是朋友了』。」陳士駿笑著說。 

歷經2次重大開顱手術,陳士駿透露,不當工作狂,也不要再創業了。

陳士駿的傳奇人生,其實不是外界所熟稔的28歲那年。比起2006年周旋全球網路巨鱷Yahoo和Google間,最後以16.5億美元高價出售YouTube,讓他從卡奴一夕翻身百億富豪的興奮,都比不上2018年在生死邊緣走一遭,二度手術後能夠睜開眼時的喜悅心情。  

他曾用「瘋子」來形容自己,「一天有24個小時,工作時數最長可以拉到28小時,睡10小時再起床繼續工作。當年喝咖啡的時間點是深夜11點,為了提神還能連喝好幾杯,不過那是年少輕狂不懂事。」提及自己的年少歲月,他在專訪時回想起來還是大笑直說:「很不可思議。」

2007年,負責美國總統大選辯論的CNN,破天荒決定攜手YouTube開放網友提問。「這是多麼瘋狂的事,我忙到3天3夜都沒有睡覺,直到飛回舊金山的班機上才睡著。」陳士駿繼續說:「沒想到癲癇發作,醫師檢查結果是腦瘤,醫學上稱巨大血栓動脈瘤。」2年後,他動了第一次手術,開啟吃藥控制病情的日子。

傅冠龍(右)成為陳士駿(左)回台後重要的事業戰友,暢遊台灣成為2人休閒樂趣。(陳士駿提供)

病情並未根治,讓結婚生子的他,心中始終有個陰影。「腦袋裡動脈瘤不斷擴大,哪天若真的爆掉,已不是追著時間賽跑送進急診室搶救的問題了,我想趕快動第2次手術,因為我有2個孩子,我想珍惜跟他們生活的時光。」

2018年,40歲的陳士駿決定向老天挑戰,因為2位醫生給了不同的治療建議,卻都警告「手術有極大風險」。「我不確定孩子是否知道爸爸要去做頭部手術,就好像用鋸子把頭切下來,我也留下遺書給孩子。」陳士駿露出一貫地笑容說:「事實證明我挺過6小時漫長手術。」

2009年陳士駿(左)與韓裔朴智賢(右)密婚,盛傳2人一見鍾情,約會3次便情定終身。(翻攝網路)

歷經2次重大手術、15次癲癇發作,2018年手術結束後的隔年,陳士駿帶著妻小飛回台灣。「回台第4天就遇上地震。」他腳踩年幼時最熟悉的土地,有說不完的故事,然而舉家從美國橫跨太平洋遷到台灣,不是為了自己,全都為了2個孩子的教育考量。 

究竟回台主要動機是什麼?陳士駿笑稱:「最早的念頭就是離開美國、回亞洲,至於去哪裡,一開始真的不知道,回來台灣也沒有很明確的動機,可能因為我是台裔美國人,曾經接受台灣教育,希望給孩子相同的語言和文化學習的機會。」

「舊金山街頭的槍枝、毒品和治安問題很嚴重,晚上走在街頭非常危險。」提及台灣與美國的教育差異,陳士駿證明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小孩來到台灣,在學校其他同學的眼中好像是外人、陌生人,但這是每個美國家庭回來台灣都會面臨的問題,原本以為小孩回台會適應不良,沒想到適應能力比大人還要好,現在談起美國朋友,就好像在講一位外國人。」

「台灣雖小卻五臟俱全,交通比其他國家方便,人也友善,沿著海岸線不斷向南行駛,風景真的好美。我還記得,回台第4天就遇上地震。」在陳士駿眼中,台灣彷彿有說不完的新鮮事。外傳,這位洋派台灣人害怕走在汽機車呼嘯而過的台北街頭,就在採訪這一天,他卻一個人上街搭車,「我不是來度假,是要住下來的。」自認回台是條幸運路,陳士駿自信地說。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鏡週刊報導
【陳士駿回台祕辛】棄雅虎救谷歌 陳士駿曝YouTube交易內幕
【陳士駿回台祕辛1】28歲成百億富豪 陳士駿卻曾活在死亡恐懼裡
【陳士駿專訪】2千旅外菁英回台 陳士駿:打造「台灣矽谷」絕佳良機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甜笑妹「胸前邪惡一條」師父看暈 網放大看笑噴:所謂六根清淨...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