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錦麗在黨內罵拜登最狠,卻被選為競選搭檔 為什麼?

▲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向副總統之路邁進。(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聯邦參議員賀錦麗,向史上第一位非裔副總統之路邁進。(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周二(11日)正式公布他的競選搭檔。 55歲的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Harris)破浪而出,成為第一位獲主要政黨副總統候選人提名的非裔美國人。

副總統候選人之路

賀錦麗的父親是牙買加裔移民,母親則是來自印度的塔米爾族,因此她同時具備非洲裔和印度裔血統。 她從加州大學哈斯汀法學院畢業後,先後擔任阿拉米達郡副檢察官、舊金出市檢察官辦公室職業犯罪科管理律師、舊金山市檢察長社區及鄰里關係辦公室主任。

2003年擔任舊金山地方檢察官,並在此時取了「賀錦麗」這個正式的中文名字。她既不是華裔、也並未從事中美關係方面工作,卻取了個中文名字,這在美國政壇中十分少見。

2010年,她擔任加州檢察總長,成為出任該職的首位女性和首位非洲裔。 2016年,加州民主黨參議員柏克瑟退休,賀錦麗宣布參選並成功勝出,成為美國參議院歷史上首位印度裔和第二位非洲裔女參議員。2019年1月21日,她宣布參選美國總統,在參選過程中她表現出十足的韌性,一直堅持到12月3日才宣布退選。

賀錦麗在一個月的副總統候選人遴選中最終脫穎而出。遴選由一個特別的委員會負責,委員會主席是拜登好友、前美國聯邦參議員多德。 該委員會清一色是拜登故舊、心腹,而且半數為女性,因此人們普遍相信,勝出的人選必定是非洲裔女性。賀錦麗的最後勝出,也證明了這一點。

為什麼不是別人?

然而,賀錦麗在很長時間裡並非人們心目中的最大熱門。 在5月25日「佛洛伊德事件」引發大規模騷亂前,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呼聲最高的,是同樣曾參加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的聯邦參議員華倫。當時,民主黨內雄心勃勃的左派,希望推舉一個可靠的代言人。

但「佛洛伊德事件」無意中讓華倫「從熱轉冷」。她是女性,卻並非是黑人,參選時機不湊巧。後來熱門人選幾乎清一色是非洲裔女性,當中包括前歐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密西根州長惠特默、,聯邦眾議員兼國會「黑人核心小組」(CBC}主席巴斯等。

惠特默一度十分被看好,原因是「拜登需要一名有地方行政經驗的搭檔,而惠特默是唯一合適的候選人」。而且她所在的密西根州正好又是民主黨必須爭奪的關鍵搖擺州之一。但隨著拜登在密西根的支持度趨穩,惠特默的「急需度」大幅下降,她在全國名度度偏低的缺點顯巷巷露無遺。

萊斯和巴斯自始終「熱度」 都很高。 她倆雙雙落選,繫於拜登及其遴選團隊的關鍵決定:希望透過副總統候選人這個角色,傳遞給民主黨核心選民、尤其有色人種一個怎樣的訊息。

萊斯和巴斯分別代表了民主黨內兩大派別的利益。前者是傳統政壇精英,歐巴馬政府中的「當年紅人」。她的政治色彩中「非洲裔代言人」色彩淡薄,政治傾向偏中庸、甚至保守。如果選萊斯,黨內基本教義派和中間搖擺選民會比較高興,但所謂「進步左派」則未必「埋單」。

巴斯則剛好相反,不論在黨內或國會中,都一貫以「進步左派」和非洲裔代言人形象出現。如果選擇她,民主黨內聲勢日益浩大的「進步左派」會歡欣鼓舞,非洲裔也會精神為之一振。但有人擔心,她過於鮮明的政治立場,或許會引起反作用,嚇跑部分中間選民。

跟上述兩人相比,賀錦麗既沒有那麼「左」(她的政治、經濟主張偏向傳統自由派,且在國會中經常能聯合共和黨同事連署提案), 也沒有那麼「右」。她是今年春天時「警察改革立法」提案的聯合發起人,也從不迴避對婦女、少數族裔權益的聲援。這就意味著,選擇她可以左右逢源,而且可以成功躲過被川普「扣紅帽子」此一絕招。正因為如此,儘管前幾天傳出「多德委員會」不建議選賀錦麗為拜登副手」的小道消息,但最終勝出的仍是她。

消息傳出後,巴斯和賴斯第一時間表示,「這是最好的選擇」。 這顯示拜登團隊「黨內左右逢源」的基本初衷達到,就連出名保守且跟川普關係密切的共和黨參議員格蕾涵(Lindsey Graham)也表示:「這或許會讓我們不安,但必須承認賀錦麗是拜登能夠選擇的最佳搭檔。」

她能成為拜登的「喉舌」嗎

事實上,網路上一度傳出「拜登遴選團隊不滿」的說法,這並非空穴來風。 賀錦麗早在任加州檢察總長時,就經常公開「嗆聲」拜登所支持的各項政策。更要命的是,去年長達大半年的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時,民主黨內曾上演「三女將輪番砲轟拜登」的戲碼。素以辯才無礙著稱的賀錦麗,更成為「三女將」(賀錦麗、華倫、吉利布蘭德)中罵拜登最狠最辛辣、持續時間最長的主將。

儘管有人以「賀錦麗在加州曾跟拜登已故兒子布爾(BeauBiden)合作愉快」為此開解,但黨內初選時這段過節不可能就此船過水無痕。更何況,倘若共和黨未來到處播放去年賀錦麗大罵拜登的影片攪局,豈不是十分尷尬?

然而此一時彼一時。拜登素以口才糟糕、應變遲鈍著稱,對此川普及其團隊心知肚明。也因如此,川普團隊才不顧疫情洶湧,執意推動「重啟」,希望藉著恢復競選造勢活動和競選辯論,讓擅長演脫口秀的川普好好修理「瞌睡喬」(Sleepy Joe)),藉此一舉扭轉劣勢。

某種意義上,疫情所引發的居家令讓競選造勢活動密度大減,客觀上有利於不善言辭的拜登。但在總統大選期間高掛拒絕辯論的免戰牌是說不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中的副總統候選人本來是個不折不扣的陪襯,即便沒有疫情,副總統候選人之間的直接電視辯論也只有一場。

儘管如此,在選舉投票進入「3個月倒數計時」後,年富力強且素以辯才無礙著稱的賀錦麗登場,或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拜登的喉舌」,避免拜登在這方面丟掉太多的分數。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陳柏霖工作龜毛怪「我是處女座」 37歲不急結婚生子:要看感覺!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