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郁芬、林穎孟淚訴黨同伐異 調查徐永明竟要簽本票

記者楊亞璇/台北報導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涉貪風暴擴大中,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黃郁芬、林穎孟5日宣布退黨。兩人晚間出面受訪,林穎孟說「我會成全我曾經深愛的政黨」,她也質疑,原本要求所有的紀律委員都要簽署保密協議、簽本票,如果對外說明要賠償、有刑事責任,她質疑,調查徐永明、聽取他的說明,有這麼困難嗎?

黃郁芬表示,每個政黨都有可能出錯,但民主政黨應有開放胸襟、態度包容不同聲音,在時代力量提出跟既有決策圈不一樣的意見,常常遭受黨內指責,且是透過不具名的放話、抹黑,對媒體講出悖離事實的報導,將具名提供的建議說成是內鬥,在徐永明涉貪風暴中,她在臉書具名提出建議,被說「你這樣子其實大家都討厭你」、「你不應該講這些話」,這個黨檢討的不是事情,而是檢討提出問題的人。

▲▼林穎孟、黃郁芬談退黨。(圖/記者楊亞璇攝)

▲林穎孟、黃郁芬談退黨。(圖/記者楊亞璇攝)

黃郁芬哽咽的說,一直到今天下午看到一篇報導稱紀律委員會沒有做出某些決議,她與林穎孟就會退黨,這是壓垮她們最後一根稻草,沒有看過任何政黨,是這樣對待地方黨公職的,透過不具名的放話方式修理議員,如果黨不希望我們待在裡面,道不同、不相為謀,不用繼續強求,才做出離開決定。

對於邱顯智喊要改革,黃郁芬認為,黨中央的決策、核心的小圈圈文化,只要不是自己人,根本不願意好好討論,期待邱顯智正視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希望時代力量不要再黨同伐異,每一次都是被已讀不回已讀不回完之後,就只好公開呼籲,公開呼籲之後,就會在內部群組說,為什麼做這種事?只會讓其他人討厭,她不知道有什麼意義?哪一次改革不是雷聲大雨點小。

林穎孟聲淚俱下表示,這幾年看到黨內非常多匿名抹黑、放話,當時她一心以為,也許等到比較年輕黨工職選上後,可以在黨內有影響力,改變的文化,但她當上黨工職後對黨內溝通仍被忽視,接到很多第一線支持者的責難、質疑,都如實告訴黨中央,但黨中央都沒有回應,「對時力有期待的支持者感到抱歉,在這過程我已經很努力了」。

林穎孟說,今天這則新聞,確實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該篇新聞捏造了紀律委員會的內容,紀律委員會從未討論關於徐永明的停權、除名,原本預計在今天下午五點討論,報導指責她對媒體講了紀律委員會內容,當時她第一時間在紀律委員會強調自己沒對媒體放話,希望好好調查;她第一時間也對黨中央強烈抗議,希望黨中央對這件事澄清、徹查,代理主席邱顯智打給她,她表達希望黨中央澄清,因為是假的、也是對她的汙衊,邱說會帶回去討論,就沒下文了。

林穎孟也批評黨有雙重標準,徐永明在第一時間說他沒有拿錢等等自我辯護內容,黨用非常多力量捍衛他的清白,甚至交保還有五位決策委員去幫他接風送可樂,表達非常大溫情,涉及刑事案件都用如此高規格方式對待,但針對紀律委員會內容放出消息這件事,她自己也在第一時間說她沒做,但黨卻用匿名放話方式,指責影射就是她,「我認為這是雙重標準到極致,令人無法在這個黨內繼續待下去的一個最後原因」。

林穎孟表示,其實黨內在這一直透過各種方式,讓她們感受到這個黨不希望她們存在,這一次新聞,直接了當的就是希望她們離開這個政黨,「我就成全了這個政黨」,過去非常深愛這個政黨,抱歉,讓大家失望了,「我會成全我曾經深愛的政黨」。

林穎孟強調,徐永明退黨與她們所遭受到的雙重標準的對待是沒有相關,她認為徐永明退黨是有其他的考量,她提醒,根據時代力量的紀律規章,就算被調查的人中途退黨,但是調查程序依然要進行,不應因徐永明其退黨而中斷。

至於有跟黨中央建議開除黨籍?林穎孟說,紀律委員會還沒有開始會議之前,從來沒有做出這樣的討論,也更沒有建議,她還說,原本要求所有的紀律委員都要簽署保密協議,還要簽本票,如果對外說明的話還要賠償、有刑事責任等等,她質疑,調查徐永明、聽取他的說明,有這麼困難?需要到簽本票的程度嗎?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范筱梵老公「3P帝王洗」影片曝光!  2女極樂共浴左右緊貼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