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以為新兵被拗站夜哨 馬祖安官火大衝寢室質問:一聽彷彿一桶冰水從頭淋下

記者陳俊宏/綜合報導

一名陸軍退伍弟兄分享在馬祖南竿服役時,他站「02-04」凌晨2時到4時的安全士官夜哨,結果以為新兵被拗哨,氣得帶人到寢室質問,結果一問卻當場嚇壞,「我一聽,彷彿一桶冰水從頭頂往腳下淋下來。」他也透露連隊在成功山,「這樣很明顯了吧。」

站哨、夜哨、安全士官、安官、衛兵。(圖/東森新聞)

▲原PO透露,以前學長學弟制很重,拗代站哨在那時候是很常見的事。(示意圖/東森新聞)

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事人近日在「靈異公社」臉書社團說,事發於民國86年,當天約凌晨3時20分,一名剛來報到的新兵跑來安全士官室請示上哨,「我一看就火了,那個菜鳥兵籍號碼跟階級徽章都還沒縫上那嶄新的迷彩服,就被拗來站哨。」

原PO解釋,以前學長學弟制很重,菜鳥被霸凌的事件層出不窮,拗代站哨在那時候是很常見的事,但身上識別證明什麽都沒有,代上哨一定會出事,「我看了一下是那個王八蛋做這樣愚蠢的事,沒看沒事,一看哨表更火,將近破冬(入伍一年)但還沒破冬的學弟,竟然拗菜鳥站哨。」

「我火大帶著菜鳥往山下的士兵寢室要去興師問罪」,原PO回憶,一到寢室看該站哨的學弟整裝完畢,正要出寢室門,「我愣了一下,質問該員是否拗哨?該員一頭霧水地解釋沒有做過此事,我便讓他與菜鳥對質。」

▼原PO表示,民國85年馬祖全面汰換草綠服,改穿迷彩服。(圖/達志/示意圖)

軍人、阿兵哥、志願役、義務役、當兵。(圖/達志/示意圖)

菜鳥說,「報告學長,不是這位學長叫我起來站哨的,是另一位穿著草綠服的學長!」原PO表示,「我一聽彷彿一桶冰水從頭頂往腳下淋下來。民國85年馬祖全面汰換草綠服,改穿迷彩服⋯」。

對此,一名退伍弟兄表示,他85年下部隊,也換了第一批迷彩服,「超硬的」;原PO回,「對啊,我們就是第一批,還會褪色。」

有人好奇,「學長好,可以偷偷透露是哪個連隊嗎?我這樣問好了,請問是機械化步兵的單位嗎?小弟也是在馬祖南竿當兵的」;原PO回,「敝單位是後指部的,在成功山,這樣很明顯了吧。」他也回應網友的問題,表示自己是1748梯。

其他人留言,「早期馬祖半夜常被對岸的水鬼摸人頭」、「唉!學長我在東引也遇到不可理喻的事情」、「正港老鳥出來,快站好」。一名1731梯的「學長」則說,迷彩服是從華興演習那時開始穿的。

▼原PO在馬祖南竿服役。(示意照/圖中人物和新聞無關/記者林敬旻攝)

▲馬祖卡蹓趣三日遊,南竿勝利堡。(圖/記者林敬旻攝)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搭公車忘情擺臀!他左右磨蹭下秒「整根含住」...網驚:整個進去耶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