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警李承翰最後遺言「我沒辦法呼吸」 一審無罪36天李父悲憤過世

▲李承翰父母30日下午受訪,對於無罪判決直呼心很痛。(圖/記者許宥孺攝)

▲有目擊者指出,李承翰的最後遺言,竟然是「我沒辦法呼吸」。(圖/記者許宥孺攝)

記者林彥臣/綜合報導

25歲的鐵路警察李承翰為了保護乘客安全,遭逃票乘客持刀刺傷腹部殞命。有當初在車上的目擊者回憶,李承翰生前最後的遺言竟然只能無助地說,「我沒辦法呼吸」。與引發全美示威潮的佛洛伊德說的是同一句話!只不過兩起事件的角色對調,台灣的警察在臨死之前只能無助地說「我沒辦法呼吸」。

▲▼明尼斯亞波利斯警員紹文(Derek Chauvin)用膝蓋壓死黑人男子,事後已被革職並逮捕。(圖/翻攝自推特/QasimRashid)

▲佛洛伊德死前的遺言,跟李承翰說的是同一句話,只是事件角色對調。(圖/翻攝自推特/QasimRashid)

員警李承翰遭刺死,但是鄭姓兇嫌因一審法官認定患有思覺失調症,判決無罪,李承翰的父親李增文不滿上訴。沒想到一審判決36天後,李父因胃出血宿疾加上長期鬱悶,今(4日)晚過世,享壽70歲。

▲殺警案判無罪,警政署長1日南下嘉義向基層員警、李承翰雙親進行慰問。(圖/記者翁伊森翻攝)

▲判決無罪36天後,李父抑鬱悲憤過世。(圖/記者翁伊森翻攝)

判決出爐後,李承翰的雙親難以入眠,表示兒子被殺竟判無罪,「簡直比什麼都不如」,對於判決結果非常不滿,臉色透露疲倦的神情。

在鄭男獲判無罪後,李父曾對媒體表示,「殺人的人竟判無罪,我兒子比什麼都不如」。而李母事發後也一直無法平靜,一想到兒子還是很傷心。

李父曾說,早知道就會反對兒子去當警察,他認為鄭嫌當天沒有發病,都是裝的,「失去這個孩子我們真的很痛苦,承翰很乖,為了要養我們養個老的,他考上台師大沒去念,去念警專…我心很痛…。」

根據目擊者表示,案發當天鄭嫌從第三節車廂跑到第四節車廂,開始咆哮大罵,先罵政治罵各種黨,「罵國民黨、民進黨,他幾乎所有政黨都罵」,接著罵政府和股票,「他應該是股票有虧了不少錢」,不斷幹譙非常大聲。目擊者說,「那時我是笑笑的冷眼看著他,他那時看我很不爽,有一直瞪我,也一直在咆哮,站務人員就過來。」

目擊者說,一開始鄭嫌想跟警察下去,但後來又後悔跑回來,警察追過來的時後,他當場從口袋掏出一把刀,朝警察腹部刺下去,「警察很勇敢,他已經是受傷的情況還抓住歹徒,之後大家開始把歹徒制伏,制伏後我過去幫忙把警察拉出來,因為那時警察還被歹徒困在裡面,他一直在流血,我去把他拉出來,本來想讓他坐在椅子上,但他那時候已經沒有辦法坐了,我就拉他躺在中間的走道,用包包給他當枕頭。」

▲▼台鐵殺警男。(圖/地方中心翻攝)

▲目擊者認為,嫌犯殺人動機不是票務糾紛。(圖/地方中心翻攝)

目擊者接著說,這時站務人員提出把警察衣服解開,看是不是能幫他止血,「我就把警察衣服解開,沒想到解開後,看到他腸子已經跑出來,我就默默又把衣服蓋上去,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然後那時候警察跟我說『我沒有辦法呼吸』,我告訴他說『你傷口不嚴重,救護車很快就來,你忍耐一下,你要加油』」。

目擊者指出,警察從頭到尾都沒有喊痛,「他非常勇敢,救了整個車廂的人,因為那個傢伙準備兩把刀,其實打算要隨機殺人,根本不是新聞上講的票務糾紛,他就是情緒崩潰,預謀要隨機殺人,那個警察真得很勇敢。」 

►美容大王「夏日鎮靜神水」超低價!免費送眼霜~

►有沒有過期的票券,點這邊讓你的過期票「復活」!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小白貓「浴室喝水」動作超優雅 粉粉肉球+異色瞳大眼網:戀愛了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