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德代表逐句翻譯打臉「陳佩琪的英文」 網讚:應該向她收學費

中華民國駐德大使謝志偉。(圖/記者嚴云岑攝)

▲駐德代表謝志偉。(資料照/記者嚴云岑攝)

記者黃巈禾/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柯文哲妻子陳佩琪指,台灣寫給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警告信是「硬拗」。對此,駐德代表謝志偉1日在臉書逐句翻譯並解釋該封信,並表示「難道我這陣子都在德國人面前硬拗?」、「我決定相信陳部長的英明,不相信陳醫師的英文。

謝志偉表示,自從4月11日衛福部長陳時中公布衛福部於去年12月31日寫給世衛組織的電子郵件後,不管是德國媒體採訪﹑和國會議員或基金會青年團體分享、交換台灣對武漢病毒之防疫狀況,他都用這封信作為談話資料,接下來2週,至少有3個視訊會議和不同組織的朋友,談台灣抗疫經驗、WHO對我國態度及中國,沒想到陳佩琪卻在臉書寫道「先前跟世衛的電子郵件爭議,我個人認為這是武漢發佈的訊息,我們只不過是接獲訊息後去電想跟世衛要更多的訊息而已」。

謝志偉指出,怎麼和自己的理解差那麼多?若陳佩琪是對的,那接下來還能再「硬拗」下去?這事嚴重了,若陳佩琪是對的,那只怪陳時中「硬拗」,也太小兒科了,何不直說「蓄意詐騙」?有人第一時間就說陳佩琪配合世衛組織和中國,長他人威風,滅自己人志氣,「但我不這麼想,不以人廢言,如果她是對的,明天開始,我就絕口不提此信。但我得先確認,陳醫師是對的嗎?」

謝志偉分析,按陳佩琪的說法,判斷基礎有二,其一,「以我的英文程度」,其二,「當時台灣自己手邊沒有自己的病例」,茲事體大,到底台灣衛福部寫給世衛組織的英文信是怎麼寫法?他直接列出翻譯如下:

第一句:News resources today indicate that at least seven atypical pneumonia cases were reported in Wuhan,CHINA.(今天有新聞資訊指出,中國武漢市至少有七例被證實/上報的非典型肺炎病例。(「上報」在此是「往上報」的意思)。

第二句:Their health authorities replied to the media that the cases were believed not SARS; however the samples are still under examination, and cases have been isloated for treatment.(他們的衛生當局對媒體回應說,這些病例相信並非SARS;但是樣本仍在檢驗中,並且已經對隔離中的病者進行治療。)

第三句:I would greatly appreciate it if you have relevant information to share with us.(如果您有相關訊息可以分享給我們,我們將不勝感激。)

第四句: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 Best Regards。(在此先謝謝您對此事的關注。祝好)

謝志偉表示,若與陳佩琪看的是同一封,「對不起,這封信豈止是要個資訊而已!要資訊的基礎是『擔心』和『警惕』!」中國衞生當局所説的「Cases were believed not SARS」這句話的「were believed」表示「沒十足把握」,是「據信」的意思,若「百分百不是SARS」,就省掉「believed」而直接寫「Cases were not SARS」就可。

謝志偉直言,這是瞎子吃湯圓,心裡有數,不管是心裡有數也好,或心裡嘀咕著也好,既然「樣本仍在檢驗中」,(不就擺明,前面的「據信」是遮掩之遁詞?),反正至少印證「小心」,小心「人傳人」,就得「隔離」,世衛組織看到「隔離」會無感?還是「不敢有感」?

謝志偉說明,衛福部這封信有2個功能,「要資訊」和「給資訊」,而「給資訊」常用來執行「提醒、警惕或警告」的功能,例如常聽到路邊有人喊說「有車來了!」,不是「車來了!」或交通標誌有「右方來車」以提醒路人,並不一定要說「我提醒你,有車來了」或「我警告你,右方來車」。

謝志偉提到,連他一個非醫學系亦非英文系的人都能讀出這封信「提醒或警告」意涵,以防疫為重要執掌的WHO對這些描述會無感?可以無感?不必回頭去確認並要求中國說實話?就算「要資訊」也可能是「提醒或警告」,婉轉,但不會沒聽到,「有沒有相關資訊可分享」的意思就是「有的話,可否告訴我們實況。沒有的話,麻煩趕快去問中國真相,那是WHO的責任!」。

謝志偉再指,「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 Best Regards」,這句關鍵字「 this matter」,或更精確一點,是「this」,一般結尾,只要「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attention」就夠了,中文意思相當於「謝謝您的費心/麻煩您了」。但「Thank you very much in advance for your attention to this matter.」就不是「費心」和「麻煩」,而是「在此先謝謝您關注此事了」,重點在「關注此事」。

謝志偉認為,陳佩琪說台灣沒有病例,怎麼可能警告?這個概念是,車子來了,等被它撞到,才能警告?他告訴德國人,台灣人有2003年SARS慘痛經驗,幾乎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陳佩琪大概不知道或忘了台灣人對中國傳過來的病毒戒慎恐懼,更別說大家都知道,她可能不知道,獨裁政權國家如中國對「真相」之控制永遠高於對「疫情」之控制。

謝志偉提到,世衛組織當然可以說沒看到「人傳人」,也不排除真的沒有被「警告或提醒」的感覺,但世衛組織無感,也不必然意味著陳時中沒提醒或警告,陳佩琪對世衛組織展現佛心就算了,還倒打一耙,指衛福部或陳時中硬拗,這就有點廁所裡撐竿跳 ,過份了。

謝志偉提及,接下來所有視訊或討論,決定相信陳時中的英明,不相信陳佩琪的英文,以她的中文程度,應該看得懂他寫的是什麼,「也就是説,沒什麼」,而此文也為所有抗病毒、抗中如配合中國打壓台灣的WHO的駐外人員而寫。

貼文一出,網友紛紛留言「只懂直球對決語言的夫妻,修飾句對他們而言是一大負擔,就像他們的為人處世!」、「只能說她的英文真的不夠好」、「謝大使公務繁忙中,還費心為她上英文翻譯課,應該向她收學費!」、「不得了,陳醫師再硬凹下去,就被人看穿台大醫學院的英文程度了」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黝黑變色龍寶寶破蛋而出! 孩子的爸現身...藍綠色澤超美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