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體育少女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 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她把兩張椅子架開,腳一前一後騰空劈腿,得維持這樣的姿勢五分鐘,這只是熱身的其中一個動作。教練說,腳背要記得下壓,國外選手指尖可是會碰到地板,像老鷹的喙一樣尖尖的。從小一到現在,她早已數不清這個動作做過了幾次。

她纏好繃帶,戴上拳擊手套,準備和重量級的學長對打。不過就三年前,國一的她體重不到40公斤,每天跟學長姐練對打練到哭,迎面而來的拳風好重,差點沒把她打散,而她揮出去的拳在對方身上跟蚊子叮沒兩樣。有一次,她正面被擊中,熱熱的鼻血瞬間唰地流下來。

汗水,眼淚,偶爾有血,還有東一塊西一塊的烏青及大大小小的傷,就是體育班少女的日常。

克服累到分手的衝動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累」,是所有體育少女的共同心聲。她們的一天通常從晨訓開始,再迎接課堂學科,下午或放學後得執行教練安排的訓練計畫,晚上回家還得繼續溫書或準備考試。視教練要求,有時一週要練六天,越接近比賽期越不可能放假。百齡高中九年級(國三)的黃郁晴形容這種雙重夾擊的疲憊,「打拳擊完很累,很想休息,回家媽媽又會叫我唸書。我最近有在努力唸書上課,但有時候太累還是會不小心睡著。」

對少女們來說,加入校隊消耗的不僅是身體氣力,也意味著得忍痛犧牲社交生活與休閒娛樂。她們把青春無敵的世界拱手獻給訓練、訓練和訓練,唯教練是尊,隊友是好戰友也是敵手,但最大的競爭對手往往是自己:身體做得到嗎?有突破那0.1秒嗎?永遠都在意志力地獄裡煎熬。

百齡高中高三的陳思瑜,國二時就曾經因為太想跟同學出去玩而翹練退出過,直到將近一個學期後又被抓回拳擊隊。她回想當時在班上幾乎沒有時間跟同儕相處的委屈,「那時很多朋友都這樣子淡了,有點捨不得,會有一點寂寞,就是想玩,不用練習真的好爽。回來隊上之後,打了一場比賽拿到冠軍,才決定繼續練下去。我喜歡拳擊,只是練久了會有點厭倦,可是也離不開了吧。」

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但體育這條路是不可能只靠一個人撐下去的。體育少女們多半時間都過著團體生活。民族國中女籃隊從去年開始合宿,對蔡佑蓮跟宋瑞蓁來說,團體生活代表不能獨善其身,必須承擔管理的責任,「宿舍有熄燈時間,也會沒收手機,沒什麼自由時間。學妹做錯一點事情學姊也會被連帶處罰,因為宿舍只有我們兩個九年級。」蔡佑蓮這一屆原本有九個人加入女籃,到了國三剩下四個,「教練說,能撐三年的都是菁英。」

目前就讀東泰高中高二的左恣瑜,在媽媽支持下從小一就加入體操隊,從小便開始過著離家外宿的生活,「五年級的時候晚上會哭,六年級就還好了,都是想媽媽,每次到比賽期不能回家,會想叫媽媽帶妹妹一起來陪我。」宿舍裡,不同年齡層、不同班級,甚至非同校的少女們相遇,她們一起瘋,一起鬧,一起靠北教練吐苦水,一起面對挫折和失敗。她們就像沒有血緣的一家人,一起抵抗生活中的累與煩,撐住彼此信守對運動的愛。

掰掰,戀愛!

什麼累都能忍,但不能談戀愛呢?左恣瑜體操隊的教練,對戀愛採取零容忍政策。國中她跟田徑隊學弟有段半年的純純地下戀情,結果被男方教練發現而分手。「爸爸之前說,如果教練沒有反對的話,我要交就去交,但媽媽跟我說會影響訓練,我會怕讓教練跟媽媽失望。」高一,她又有一段「戀愛未遂」經驗,這次跟籃球隊學長在一起,才兩個月就被抓包分手。

體操隊教練林妙穎解釋,「我們不太希望她們交男友的原因,是因為分手一定會影響情緒,那我們付出那麼多一夕之間就沒了,我們教練自己也會很傷心。」不過,身為體操資歷16年的資深體育少女,林妙穎也大方坦承自己高中偷交過男朋友,「想說不要被發現就好。但最後是因為自己在衝刺期,根本沒有時間陪他,導致後來發現對方劈腿分手,反而更難過。」

少女情懷是很難蓋城牆防堵的,百齡高中拳擊隊的謝杭呈教練選擇反向操作,把談戀愛變成籌碼。黃郁晴說,「我之前有跟隊裡的男生交往過,但我覺得很麻煩,很多重心要放那上面,還會被教練一直虧一直虧,他說我全中運拿冠軍的話,他就不會再提前男友的事。」

「我覺得我好胖」

照理說,體育少女們已經擁有比一般女性更強健優異的身體條件,但似乎大家還是對自己身體不夠滿意。好比,女籃隊的蔡佑蓮跟宋瑞蓁都覺得自己「小腿太粗」。擔任中鋒的蔡佑蓮覺得自己「太胖了」,希望再瘦一點、再壯一點。打75kg量級的陳思瑜,私心想降到69kg量級,因為「想要變瘦,女生身材還是要顧」。前陣子因車禍中斷練習亂吃亂喝的她,得在四月全國中學運動會開打前從81kg降到75kg,「要在比賽前一個月先降到目標體重,先讓身體適應,不然到比賽期會軟掉沒力。很辛苦,不能吃,不能喝啊。」

嬌小的黃郁晴面對的則是另一種挑戰,「國一最輕時我體重31kg,拳擊最輕量級是35kg到38kg,所以我要靠灌水在短時間內增胖。最誇張的一次是比賽當天灌了二公斤水,過完磅憋住趕快比完才去上廁所。國一到國三我胖了快十公斤,但我覺得自己肚子好胖,現在每天都在練腹肌。」

自我要求嚴格的左恣瑜,目前體重控制在38kg,但四月全中運選拔前計畫降到36kg。教練林妙穎說,體操嚴控體重主要目的是避免受傷,「因為都是單腳落地、支撐,全身上下力量都是腳踝、腳尖、膝蓋這幾個地方在承受,最常受傷也是這些地方,甚至有些人會拇指外翻。」只是,也由於長期體脂肪過低,許多體操選手生涯中會面臨飲食失調、閉經或骨質疏鬆的問題,「隊上小朋友通常月經會遲,只有來初經,後面就沒有再來了,我有個學姊到高中畢業月經才來。」儘管如此,左恣瑜最想要的「好身材」,還是像她出國比賽時看見的烏克蘭體操選手,又高又修長,隨便就能旋轉四五圈。

看不見的未來好煩惱  

面臨升學關卡的少女們,毫不諱言最大的煩惱是未來發展,薄霧中彷彿有千萬種選擇,但誰能說得準該選哪條才不會後悔?蔡佑蓮說媽媽給她很多自由,她從小一開始練游泳,國中時因為身高被找進女籃隊,她喜歡打球,但也會思考打球是不是能做為接下來的「唯一」,「就算高中站上HBL舞台,那大學呢?我想去學電腦程式設計,但好像很難跟籃球銜接在一起。」

對百齡高中的陳思瑜來說,拳擊多少增添了升學的籌碼,「爸爸媽媽說過,你讀書不行就去練體育,我自己覺得好像也是真的這樣,至少還有東西可以升學。」她有一個姐姐正在念大學,即將來臨的體大獨招是她最近的大煩惱,「家裡有講好大學學費要自己出,是有一點壓力。」所以她更渴望能在全國中學運動會奪牌,畢竟獎金是選手最實際的收入。

高二的左恣瑜也很迷惘,「對未來還是充滿不確定,繼續練也還不知道以後到底是要當教練還是要選別條路,不繼續練也不知道到底要幹嘛。茫然。不知道哪一條比較好。媽媽跟爸爸幾乎都是支持我,可是爸爸說,如果我到大學之後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話,就聽他的去當兵。」

從田徑隊轉練女籃,又成為巧固球國手,現任健身教練的連虹雯認為,「我很早就知道籃球只是我升學的跳板,因為我不是那麼強,只是比別人努力。但其實你對這個運動的愛還有別的延續方式,像是考裁判、防護員,都可以繼續幫助這個產業。」

民族國中女籃隊教練許秀勉,是當年曾創下HBL單場88分傳奇的資深體育少女。她對孩子們的未來倒不太擔心,畢竟她的子弟兵中有籃球教練、健身房老闆、夜市頭家、職業軍人、餐飲業店長,甚至牙醫助理,她發現球隊裡的孩子進入社會後,常會互相照應提攜有過革命情感的夥伴。「我家在麥寮,小學是低收入戶,那時裕隆的球探找到我,父母本來也不答應,希望我國中去學美髮;我小學老師送我兩雙最便宜的球鞋,我就直接上台北打球了。當初激勵自己打球的動機,是想透過籃球改善我的家庭,不要讓父母親煩惱,甚至可以拿錢回家。不過現在孩子不是這樣了,要引導讓他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其實打籃球的孩子,大學畢業後進入社會,會有很好的團隊紀律跟精神。」

早年台灣「唯有讀書高」的社會,總將唸體育班和「單親、家境不好、不愛讀書」掛勾。其實,在重視多元發展與運動休閒的現代,體育班的出路想像也不斷在擴展。體操隊教練林妙穎也鼓勵大家,「我那時候有些人根本不知道韻律體操是什麼,是因為〈舞孃〉的MV大家才比較認識。其實韻律體操接觸層面很廣,也可以往街舞發展,當 dancer 拍MV廣告,希望她們可以跳脫框架思考。」

在贏之前,先學會輸  

把青春賭在運動專項上,究竟值不值得?但在一次次失敗與成功之間,一次次輸和贏之間,一定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早已深深扎根在選手心底。高三的陳思瑜看起來溫溫慢慢,和許多青少女一樣愛玩、愛漂亮、擔心體重,人生志向是「爽爽過」;但賽場上的她眼神凌厲、殺氣十足,「練習時會怕毀容啊,烏青、刮傷一大堆,要上課見同學很醜,但比賽的時候腎上腺素爆發,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怕,在上面被打都不會痛。」

高二的左恣瑜最害怕的項目是「環」,比賽前常會焦慮地肚子痛,因為害怕動作失敗。她還在學習怎麼放過自己,「如果態度有出來我覺得就可以了。不要拖拉,從熱身就很積極,壓什麼都做不偷懶,這樣上場比賽跳不好至少心裡還過得去,覺得今天盡力了。」

國三的蔡佑蓮和宋瑞蓁,今年是最後一次披上民族國中「爭氣女孩」的戰袍,矢言要為教練贏一座 JHBL 冠軍獎盃。她們時刻警惕著犯下失誤的自責,以及比賽被逆轉的不甘心,「比賽內容要呈現出來,不要打贏了但內容很難看那有什麼用。」

同樣國三的黃郁晴,坦承自己和同儕相處並不那麼順利,但她在拳擊場上獲得自信,「我從小蠻在意別人眼光,別人說甚麼就會聽到,不想聽也沒辦法。聽到別人議論自己,就會悶在心裡,還好打拳可以發洩,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厲害的一天。以前我不太敢上台面對太多人,現在成熟很多了。」

少女們懷抱著各自的信念,踏上了體育這條路,有時迷惘,有時沮喪,但她們總會記得抬起頭,挺向下一個挑戰。她們或許還不知道,這些年的鍛鍊在她們身心靈留下怎樣的印記。或許她們也不曉得,當她們敘說對目標的渴望時,那亮燦燦的眼神是多麼美麗。

回首1896年首屆雅典奧運,當時女子不但不能參賽,甚至不被允許觀賞比賽。直到2012年的倫敦奧運,男女選手的參賽比例才達到1:1。運動,早已不再是男性主宰的場域。紀政。陳詩欣。許淑淨。郭婞淳。戴姿穎。謝淑薇。正因一代一代體育少女燃燒青春的拚搏,才為更多女性運動員守護了一方舞台。儘管勇敢地前進吧,體育少女們,活出最燦爛的自己!

【同場加映:體育少女的真心話】

左恣瑜

Q:對自己身體滿意嗎?
想要再長高至少10公分。

Q:現在最大的煩惱?
不知道大學到底選哪條路比較好。爸爸說如果到大學之後真的不知道想做什麼的話,就聽他的去當兵。

Q:如果能遇到十年後的自己,想問她?
你有沒有後悔練體操?

宋瑞蓁

Q:對自己身體滿意嗎?
最滿意的就是爆發力,但還是想長高,有165就不錯了吧。

Q:今年有什麼目標?
能進U16國家隊,但還是很怕選不上。

Q:如果能遇到十年後的自己,想問她?
你在哪打球?

蔡佑蓮

Q:今年有什麼目標?
拿一座冠軍獎盃給教練。

Q:打籃球讓你最快樂的地方?
團隊合作,傳一顆好球或做了一個很漂亮的助攻給隊友,就很爽。

Q:如果能遇到十年後的自己,想問她?
你現在過得好嗎?有穩定的工作吧?

陳思瑜

Q:你覺得女生學拳擊的好處?
可以維持身材,身上的肉會比較緊實,摸得到肌肉很爽。反擊很快,別人弄你一下就打回去,不過有時候會失手。

Q:今年有什麼目標?
拿全國中學運動會冠軍,還有考上大學。

Q:如果能遇到十年後的自己,想問她?
你現在在做什麼?過得還好嗎?

黃郁晴

Q:練拳擊讓你最快樂的是?
可以打別人,還能贏獎牌,拿獎金。

Q:今年有什麼目標?
拿全國中學運動會冠軍,證明給不同意我練拳擊的人看,我也能打這麼好。

Q:如果能遇到十年後的自己,想問她?
你現在過得怎樣?人際關係是不是比以前好很多?

Text/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你認識體育少女嗎?這些未來的台灣之光,將大好青春奉獻給運動,她們的夢想和煩憂是什麼?

「你」是哪種品牌?6大「#定位策略」4大「#關鍵心法」,幫助你現在就打造成功自我品牌!

社群宇宙開起來!「學姐」黃瀞瑩:「寧可捨棄潮流,也不能偏離你的品牌價值。」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台女遊長灘島超露比基尼引轟動 慘被罰款...警:根本只穿繩子!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