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地方焦點

台南孔廟道光御匾「匾中有匾」 200年秘密「天衡保軸」現身

記者林悅/台南報導

高懸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因台南市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成為「匾中有匾」奇聞,更出現是否涉犯「欺君之罪」的熱議。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台南市文化局長葉澤山(右)、研究團隊林仁政老師說明原委。

文資處指出,「天衡保軸」四個字落款是嘉慶年間福建臺澎等處兵備道兼提督學政糜奇瑜敬獻,研究團隊研判,道光御匾是重複利用嘉慶年間的舊匾匾板來製作,由於台南孔廟御匾是華人世界保存最完整的御匾文物,此發現高度彰顯台南孔廟御匾的歷史定位及工藝價值,及我國文資的重要角色。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負責檢測的一貫道天皇學院助理教授林仁政指出,由於X光機所使用的感光板面積較小,御匾尺寸較大,需透過拼接拍攝的方式逐一整合出一張完整御匾之X光片,並透過專業拼接與修圖方式,修飾X光片拼接的反光落差,檢測共花2天時間,拍攝86張X光片拼接而成。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檢測團隊經過拼接修圖後赫然發現,道光御匾「聖協時中」四字底下居然還有「天衡保軸」四字,同層右側同時有陰刻落款「嘉慶十八年歲次癸酉孟秋穀旦」,左側則有「欽命按察使銜分巡福建臺澎等處兵備道兼提督學政 軍功加五級紀錄十次糜奇瑜薰沐敬獻 糜奇瑜印」等陰刻落款。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林仁政指出,匾板以下原有的舊文字,應該是使用陰刻的方式雕刻文字;為能再使用舊板供製御匾,早期匠師先以灰填補文字凹陷處後,再將道光皇帝墨寶所雕「聖協時中」黏貼片狀文字於匾板之上;此次檢修,加上X光機照射,才意外讓這隱藏了兩百年(1823~2019年)的重大文物秘密重現於世。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根據史料記載,糜奇瑜(1762-1827年) 字象輿、號朗峰,是嘉慶3年舉人,嘉慶16年(1811年)被任命為福建省臺灣兵備道兼督學政,加授按察使銜。他在治理臺灣5年期間頗有政績,據傳今台北市內的酉陽街和秀山街,就是當時台民懷念糜奇瑜而以其四川「酉陽州」和「秀山縣」原籍所命名的。糜奇瑜曾於嘉慶18年(1813年)送「妙手回春」匾額給位於小媽祖(台南府城開基天后宮)街何厝的何世德先生,匾額落款為「嘉慶十八年歲次癸酉仲秋月穀旦/欽命按察使銜分巡臺灣等處地方兵備道兼提督學政糜奇瑜為醫士何世德立」。因此初步推測,當時原有的「天衡保軸」匾可能是糜奇瑜贈匾給府城廟宇,目前資料有限,尚無法得知當時贈匾的對象為何。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台南市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卸匾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有意外發現。(圖/記者林悅翻攝)

為何會「匾中有匾」? 林仁政表示,清領時期皇帝賜匾,多是將御匾文字傳遞到福建或台灣後,由地方官員負責找尋工匠打造匾額;由於御匾比起一般匾額規格更大,不知是否因為製作御匾「素材」不容易找尋,或為節省成本、或為便宜行事,而採用再製方式,有待釐清。

▲台南孔廟大成殿近兩百年的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過程中,透過現代化儀器檢測,竟在御匾下方發現「天衡保軸」四個字,出現「匾中有匾」奇聞。(圖/記者林悅攝,下同)

▲由於X光機所使用的感光板面積較小,御匾尺寸較大,需透過拼接拍攝的方式逐一整合出一張完整御匾之X光片。(圖/記者林悅攝)

林仁政強調,舊匾再製於一般民間匾額而言,並不少見,惟這是清朝皇帝御匾,係首次發現,台南孔廟其他7塊御匾皆無再製情況。此外,在清史上,道光皇帝是出了名的節省,是否朝廷有特意指示要求「再利用」,才會出現這個情況,也有待文史學界蒐集更多資料後,才可望解開這千古奇案。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地方熱門新聞

越籍移工變博士生!

百名思覺失調症患者無人醫

韓國瑜台南傾聽之旅

軍民一家親 20年砲測場地重啟 

帥氣男警外語超給力

新北中和、新店就服站揭牌

新店中央市場19日好市派對開趴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