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迪士尼女實習生」賣一張門票虧459元 4個月反撈3200萬手法曝光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90後上海女孩袁婷(化名)由迪士尼實習生搖身一變成「總經理助理」,透過「高買低賣」迪士尼門票,每賣一張票雖虧人民幣100多元(約新台幣459元),但利用5個「下家」套現人民幣700萬元(約新台幣3216萬元),用於整型、買奢侈品、還卡債等。她被捕後在法庭上泣不成聲,「因為我的無知,對他們(受害人)造成了很重的傷害,我想和他們說聲對不起。」

▲▼東京迪士尼樂園灰姑娘城堡,仙杜瑞拉城堡。(圖/記者蔡玟君攝)

▲迪士尼樂園是許多大朋友、小朋友的最愛。圖為東京迪士尼樂園的灰姑娘城堡、仙杜瑞拉城堡。(圖/資料照/記者蔡玟君攝)

《新民晚報》報導,袁婷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案發前無業,比她大1歲的丈夫也是自由職業。她說,「我每個月收入只有4500元(人民幣,下同),但開銷太大,欠下了10幾萬元的信用卡費,想起自己曾經在迪士尼實習過4個月,就自作聰明想起了這個主意。」

和別人「低買高賣」賺差價不同,袁婷可謂「神操作」,採用高買低賣的方式,她從迪士尼官網或其他網站買來正價或打折票後,以5折左右的超低價在朋友圈廣而告之,對外聲稱可購買到迪士尼內部的低價票。

▲▼東京迪士尼35週年,東京迪士尼樂園35週年限定日間遊行,東京迪士尼樂園日間遊行。(圖/記者蔡玟君攝)

▲▼袁婷曾擔任過迪士尼的實習生,竟因此萌生歹念。圖為東京迪士尼35周年限定日間遊行。(圖/資料照/記者蔡玟君攝)

▲▼東京迪士尼35週年,東京迪士尼樂園35週年限定日間遊行,東京迪士尼樂園日間遊行。(圖/記者蔡玟君攝)

果然,袁婷的徐姓閨蜜「上鉤」,私訊她哪裡有購票管道。袁婷謊稱自己是迪士尼的內部員工,所以能拿到票,後來又說「升職」為總經理助理。比如,一張當時市面上370元左右的門票,袁婷以300元左右價格購入,再以200元左右賣給徐女。

徐女買了之後發現果然貨真價實,且價格低廉,之後經朋友介紹,陸續又有5人從袁婷這裡拿票轉賣,成了她的「代理商」。按照袁婷的說法,她賣一張票就要虧100多元,至於為什麼虧本做買賣,「我的想法是,先透過這樣的方式取得對方信任,對方會先將錢款給我,之後我並不需要立即出票,只需要等到對方要去迪士尼遊玩的時候出票即可。」

袁婷說,「這當中會有一個時間差,我可以在這段時間內,自由使用這筆資金用來還信用卡或揮霍。等到對方要出票的時候,我再用之後其他人的票款來『拆東牆補西牆』。」於是,她發展5個「下家」,從她這裡購買大量一日票、酒店、禮品卡、VIP卡等,她透過「囤票」方式輕鬆套取大量現金。

▼袁婷利用賣迪士尼樂園門票,4個月撈3200萬元。(圖/資料照/記者蔡玟君攝)

▲▼東京迪士尼樂園灰姑娘城堡,仙杜瑞拉城堡。(圖/記者蔡玟君攝)

袁婷的詐騙手法和一些以高額回報吸引客戶的P2P非法金融產品頗為相似,只是紙包不住火,才4個月左右,到2018年6月,她資金鏈斷裂,收到的錢花掉了,票卻出不了,終於東窗事發。

據袁婷自己交代,截止到2018年6月5日,大約還有1500張左右的大人票和約20張的兒童票沒出票,但實際上情況要大大高於這數字,因很多出票資訊代理商還沒有交付。

幾名「下家」眼看一直拿不到票,到迪士尼公司一查,發現根本沒有袁婷這個人,才發現情況有問題,打算報案。這時,袁婷也感覺再也混不下去,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她在庭審中對自己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

神操作!她每賣一張迪士尼門票虧459元 4個月反賺3200萬手法曝光。(圖/翻攝《北青網》)

▲▼袁婷出庭接受審判。(圖/翻攝《北青網》)

神操作!她每賣一張迪士尼門票虧459元 4個月反賺3200萬手法曝光。(圖/翻攝《北青網》)

檢察機關指控,袁婷共造成5人損失合計700萬餘元。她的辯護人認為,犯罪金額應以她實際詐騙揮霍的金額為準,只有130萬餘元,這些受害人並非消費者,也是購票後加價牟利的,這些賺取的差價應予以抵扣;同時,她沒犯罪前科又是自首,懇請法院在量刑上酌情減輕處罰。

在法庭最後陳述階段,袁婷泣不成聲,對自己的行為認罪認罰,「因為我的無知,對他們(受害人)造成了很重的傷害,我想和他們說聲對不起;我還想和父母說聲對不起,從小辛苦培養我,我卻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希望法庭能對我寬大處理,讓我早點回到他們身邊。」法官將擇日宣判此案。

關鍵字:迪士尼樂園,上海,袁婷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大陸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