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

照顧洗腎弟弟10年⋯消失姪女來討遺產:妳給我滾出去

▲(圖/示意圖,翻攝自PAKUTASO網站)

▲長照到最後,崩潰的往往是照顧者。(圖/示意圖,翻攝自PAKUTASO網站)

文/焦糖綠玫瑰 caramelgreen

「長照到了最後是什麼情況呢?」過去我寫過一篇,文章中的主人翁是65歲的淑娟,她受父母臨終託付,承諾照顧需洗腎並患有精神疾病的大弟阿明,起初淑娟還可應付,但隨著病人越來越不配合,她不但越顯消瘦,也患上嚴重憂鬱症,直到上個月,我收到一個消息…。

阿明每週要洗腎3次,這2年,他幾乎是洗1次、逃5次,常常搞得2、3週不洗腎,淑娟上了年紀也自顧不暇,只能等弟弟因為不洗腎而昏迷後,再叫救護車送急診,多次下來,他們成為鄰近醫院的黑名單,急診醫師認為他們浪費醫療資源,是「無法配合治療、且有攻擊性的患者」,在大門口表明拒診不收。

這麼多年來,淑娟放棄自己的生活與工作,為大弟把屎把尿,幾乎全天在大弟身邊照顧,她曾勸過大弟的女兒來鼓勵爸爸去洗腎,但由於很早就分離,姪女對父親幾乎沒印象,加上爸爸又老殘窮,還在讀大學的她,實在不想淌這渾水,唯一來過的一次,爸爸已經不記得她,她在男友面前,真是覺得丟臉又難堪。

上個月,當大家忙過年的時候,淑娟正緊張著「大弟兩天只吃一餐,昏昏沉沉!」,她做好送急診的心理準備,卻在隔天上午,發現大弟已經沒了氣息。

這十餘年來,淑娟為了照顧大弟,完全放棄自己的生活,一直堅信姪女不會來討房子,沒想到,她一通知前弟媳,對方就表明要繼承阿明留下的公寓房產,也就是說,要淑娟「趕快搬出去!」

淑娟不貪心,但十多年來,她的積蓄早就耗盡,單靠保險金跟大弟的社福補助生活,阿明一走,社福補助自然取消,雖然卸下了長照的重擔,可是,她對未來卻完全茫然,連個棲身之所都沒有了。

老實說,淑娟現在這個狀況,法律上面只能向姪女請求當初照顧大弟的費用,除非姪女顧及情面,同意讓淑娟續住,否則,按照法律,姪女將一人獨自繼承這該座房產。

雖然令人難受,但也提醒了長照的照護者,必須自我保護、設定底線!否則,長期下來,照護者大都被親屬認定「你負責照顧是應該的」,等到受照顧者康復或死亡,才會發現自己被嚴重忽視,付出一切又年華老去,最後,孑然一身。

★ 我是不婚媽媽「焦糖綠玫瑰」,唱片線記者出身,現職專欄作家。從小在傳統菁英教育之下成長,心思細膩敏感的我,如何邊工作、邊教養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兒DAHLIA呢?期待與您分享我的堅持:「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粉絲團「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關鍵字:焦糖綠玫瑰caramelgreen,育兒,親子,長照,爭產,手足,棄養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親子熱門新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發燒話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