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窗戶「正對靈骨塔」!房仲帶客看房隨手一指 當場腳軟倒地

指的那當下食指好像被「電」到了一樣,有股像電流的感覺竄入體內,隨即而來的是眼前天旋地轉,讓我不得不趕緊蹲在地上才免於因為站不住而倒下。這一切實在來得太快,不只是客戶、就連我也覺得莫名其妙。

軍中撞鬼!阿兵哥半夜聊天開玩笑 意外引來「學長」湊一腳

當兵沒看過鬼也聽過鬼故事,今天的兩個故事是我同學他在屏東龍X營區(X泉營區)當兵時,同梯的親身遭遇。

無人籃球場「灌籃聲響不停」!熱血師晚上留校做教具 回家被詭笑黑影陪睡半月

「砰砰!砰砰!」走廊突然傳出拍打籃球的聲音破壞了這片寧靜,我抬頭看了一下時間,心裡想:「奇怪…都要八點了,怎麼還有同學還沒回家?」

鑽廢棄醫院探險!白目大學生「拿走泛黃病歷」 夜夜被老醫師壓床:東西還來

我驚醒過來,看到床邊真的有一件外套。沒想到我在趕伊藤同學回去時,忘了叫他穿上外套再走。而左邊的口袋裡面,真的有一張皺皺泛黃的病歷。

載學妹上西子灣後山嘿嘿嘿! 白衣女鬼「迎面飛撲」打消色學長淫念

騎著騎著,學長透過遠光燈發現遠方右側的樹林山上,怎麼有一個白白的東西,便叫學妹往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東西緩慢、輕盈的從山上下來……

全台最大鬼屋!《杏林醫院》即將搬上大螢幕 太平間打卡遇鬼來電

倒閉的醫院成了廢墟,變成不少人半夜試膽的場所,走到醫院的地下室,也就是太平間,傳聞這裡因為經常堆放死亡病患的屍體,因此造成鬼魂聚積在此處久久不散。

夭壽朋友想撞鬼!狂盧渡假村櫃台要「鬧鬼那間」 半夜耳邊傳來嘻笑聲

自從高中第一次遇鬼後,我就彷彿開啟了遇鬼雷達,到哪都能感覺到好兄弟的存在,有一次我推辭不掉好友的邀請,於是就硬著頭皮跟著前往,參加了人生第一次的鬼屋探險。

睡夢中被女鬼抓腳 竟是阿祖「亂撿紅包袋」害的 冥婚卻沒入神主牌

就在要將阿嬤名字寫入祖先牌位裡的前天晚上,睡夢中我發現自己,竟然身處在水裡,但不是海水,是水池的水,水很平靜無波動,也很清澈,水面上還浮著蓮花!

腿斷8截慘死!學校傳統「把榜首扔進湖」鬧出人命 起鬨學生死在同地點

大家臉上的表情從原本的惡搞,變成了尷尬,然後恐懼,接著一個一個臉色鐵青。那學生被扔下去,就好像被丟進異次元一樣,壓根沒掙扎也沒爬起來。

起鬨試膽「嚇錯人」!業務揪團森林夜遊 惡作劇碰上好兄弟

那次的自強活動,我們到了某個知名森林遊樂園區。我們經理是個年輕又叛逆的姐姐,在自強活動結束之後,又拉著我們到遊樂區外的森林夜遊。

心誠則靈!拜地基主必知的「三錯一爭議」 亂拜小心引魂入室

每個人家裡都有一位地基主,主要任務是保護居住屋內者平安順利。只要這個房子在,不管格局做了什麼改變,或者換了多少屋主,祂依然堅守崗位,守護這棟或這層房子。

聽到有人叫自己!女子被絆倒手指遭「線鋸機切開」 機器根本沒接電

果子說:「因為房間裝潢,所以擺了一把線鋸機,晚上在廚房洗碗,聽到有人在房間叫她,就過去看了一下。」結果門一打開,她就被絆了一下……

颱風夜被路樹砸頭! 西裝男守約「飄回家吃晚飯」最後一次聽老婆碎念

有一回颱風夜,朋友的妻子叮嚀他,下班後早點回家吃晚飯,氣象局說陸上警報已經發布,趕快回來就對了。彼此說好晚上七點前到家,但拖到晚間九點,朋友仍然不見蹤影!

3男大生登奇萊山失蹤!10年後一張「浮空小矮人」靈異照片 家屬驚:那是我弟

你聽過「南華山小矮人」的傳說嗎?這個傳說起於一張攝於1980年代的照片。那是一張攀登南華山的山友,攝於南華山北峰大草坡的獨照。

鏡子裡衝出「爛臉厲鬼」!道士收服吐滿地血:慘了會被報復

我抓著小孩的領子,閃過從四面八方砸向我們的各式各樣雜物,一腳把他踢進房間。當我回到小孩房的時候,鏡子裡已經空空如也,很明顯老怪物不會再讓我那麼容易找到他了。

鏡子憑空照出「爛臉老人」!道士一丟鈴鐺…下秒椅子騰空砸來

人為什麼在晚上的時候比較容易覺得害怕,白天的時候就不會呢?其實不管白天晚上這些鬼魂都是會現形的,只是人們在陽光普照的時候不會害怕,所以他們也無法靠近。

家中多出腳步聲「回頭卻沒人」!單親媽求助警察失敗 警局門口大哭

一位女性嚎啕大哭地從我對面的警察局走出來,那個在她後面的東西吸引了我的目光。她後面有一團令我感覺黏稠噁心的霧氣跟著。

紅衣小女孩出沒!30年前「雲霄飛車60死傷」瘋傳 猛鬼樂園成台灣怪談起點

傳說中,那場雲霄飛車意外造成六十多人死傷,卡多里樂園因此倒閉,才變成我們現在看到的廢墟。

睡宿舍「獰笑白衣女子」入夢逼近!女公關醒來嚇到:室友也邪笑盯著我

夢中的我原本在一個不知名的電子遊樂場玩得正開心,玩一玩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往右手邊的一條有些昏暗的走道看去不看還好,一看有個披頭散髮的白衣女子就快速往我飛過來,長什麼樣子我已記不清,只知道她似乎笑得非常猙獰。

在旅館洗到一半...啪! 「鬼關燈的那隻手」入夢才看清是旗袍女

場景一直轉換著,都是些你儂我儂的場景,後來……場景突然轉換,女子被脫去了衣服,縮瑟在床邊,淚眼婆娑看著我,身旁圍繞著許多男子,眼神充滿著怨恨。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