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性侵黑歷史」被同事瘋傳!假面閨蜜挖光隱私 對話紀錄全截圖外流

造成她變得如此封閉的原因肯並不只是因為她遭遇的事情,我知道,要不就是她住的地方有問題,要不就是有其他東西在搗亂,甚至有可能有人已經對她施以符法想加害於他。

騎淡金公路撞鬼!男大生連續看到「人倒路邊」 上前關心手卻穿過身體

阿毛說自己以前念大學的時候,為了寫論文要做實地考察,一段時間很常往淡水、三芝那一帶跑,有一次考察行程受到耽誤,準備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

夜遊猛鬼樂園!屁孩耍帥撂話「有種都來找我」 回家後面跟一大群 

「我看那個女生聽到他們這樣講這麼怕,我才說:我不怕鬼啊!我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有的話就通通来找我好了我才不怕你們!但是我一講完……就莫名很冷雞皮疙瘩全冒出來。」

無人廁所傳「指甲抓門聲」!鐵齒老闆開店沒拜拜 詭異現象頻傳嚇到立買供品

由於老闆生性隨意又是無神論者,大家一般裝潢營業會走的那些拜拜流程我們是一個都沒跑過。原本一切也都感覺蠻正常的,直到後來真的開始出現一些很詭異的現象。

跑到廟裡亂罵!男子指神像怒嗆「不是很厲害」 身體痛一個月治不好

媽媽如果遇到困難,無法用人間方法解決的事情,都會求神拜佛,希望能間接,找出一些答案。爸爸則比較鐵齒一點,他覺得人定勝天,未來是要靠自己努力。

挺大肚跳下13樓!女大生「頭撞石塊」身亡 目擊者重回現場驚:她還在那

電梯外面,看出去正對一片玻璃窗,玻璃窗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孩,這女孩挺著大肚子……而祂身上那件衣服,跟那天跳樓的女學生那件,一模一樣。

屁孩半夜守靈打賭!輸了開冰櫃「穿奶奶襪子」 兩天後小腿骨斷裂

守靈其實是一件挺無聊的事,每天晚上就是追劇、玩遊戲、摺蓮花,坐在火爐邊燒著紙錢,讓紙錢的火不要燒完,然後就等天亮讓另外一個人來接班。

活活被關在陽台凍死!毒蟲父母「虐待小姊妹」 禮儀師葬禮上怒賞巴掌

我走了過去,就聽到K子說「打一巴掌真不過癮」、「好想把她揍個半死」跟「就算被警察抓我也要打她」等等的話語。

小金門「無頭連隊」出沒!全連被斷喉割耳 半夜魂回營地出操

到了深夜,附近的村民就會聽到出操的聲音。聽到有士兵喊著「一二、一二」,踢著正步⋯⋯仔細一看,整個部隊都沒有頭。

車燈一照白影消失不見!姑媽高燒不退一星期 求神問卜才知:惹到鬼啦

在醫療和科學尚未普及的當時,遇到不能靠「人」解決的事情,往往都會依賴信仰的力量。長輩都會告誡孩子,天黑後不要在外逗留,以免遇到怪力亂神的東西。

替「黑令旗冤鬼」下陰間捉兇手!見姦殺犯受刑慘況 道士沉默了

到了出發當日,老玄我難得的早起,因為今日之事,就連我都很忐忑。今天之事,一翻兩瞪眼,如果順利,能獲得解決方法,如果不順利,那後果我不敢想像。

貌美女傭遭雇主姦殺!魂魄怒持黑令旗復仇 富豪家族一夕崩毀「子孫險丟命」

我是不介意有信仰中心啦,但有時候太超過可就不太好了,尤其是那種別人一說上來就讓人無力的冤親債主,祖先錯,後世擔等等。

妙齡女獨住飯店「門板被大力狂敲」! 耳邊突響女聲:危險別開

敲門聲一樣沒停下,我心想,還是去開個門看看好了!不管怎樣我還是得出去這個房間,正當我要往前走時,突然聽到女子跟我說:「別開,危險。」

學校玩躲貓貓「多出一個人」!不明黑影跟回宿舍:還想繼續玩

晚上10點我們一行人在學校涼亭下,玩起了躲貓貓,猜拳沒運氣的我當鬼,於是我開始尋找躲藏的朋友們,但就唯獨一位找不到。

鬼故事講到被鬼上身!鐵齒男被三個「靈體附身」 聲音忽男忽女變童音

旅館內除了我們以外,安靜到可怕……於是無聊的朋友們,又開始講鬼故事來殺時間。當一輪故事說完時,房間的氛圍從一開始輕鬆變得沉重不已。

恐怖校園傳說!大象溜滑梯下藏「校長屍體」 學生嚇:我們在校長身上玩

可能是高年級生,純粹想捉弄我們就說:「你們看,底下那個空洞有長很多雜草,聽說下面有以前死掉的校長,後來被埋在那裡!」一時間,大家玩鬧的動作,全停了下來。

4歲孩大喊「水溝有長髮女」 回家高燒不退七天 求阿祖保佑隔日康復

堂哥將阿吉抱在懷中,我不知道堂哥說了什麼。但是我跟奶奶說:「奶奶,阿吉不知道看到什麼,一直發燒不退,求奶奶要保阿吉平安健康的長大。」

窮怕了!32歲男買「泰國陰牌」求財 慘中風還遭整打惡鬼纏身

今天要說的卻是要警告大家眼前的利益不是利益,有時候你不去了解那糖霜背後的砒霜,中毒,只是遲早的事。今天依然要來討倫關於一些外來宗教教的問題。

靠養小鬼發大財!黑心房仲不甘屋主拒委託 竟在房內部風水局「斷財源」

鈴聲響起,法壇隨開,手中的小鬼將會是我第一個突破口,突破衛姓房仲的第一個突破口,從這個不怎樣的小鬼身上能得到的有限,但卻能夠得到幾個我所要的資訊!

精華地段房狂降價仍滯銷 道士開門瞄見「灰氣飄過」…回頭小鬼跳上身

門一開,室內明面上是沒甚麼,但那一閃而過的灰色氣息,還有絲絲鬼氣,最重要的是那讓人感覺極為詭異的不協調感,卻讓我手腳微微發涼,老玄不怕正面硬槓,但這個卻讓我有點頭疼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