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刺穿腿再插進頸部」!野生母袋鼠淪獵人練箭目標 蜷縮角落奄奄一息

對於袋鼠的傷勢,獸醫院表示,「箭直接射穿了袋鼠的腿,箭的尖端直接刺進袋鼠的頸部。」

霸凌同學「連人家爸媽一起打」!囂張屁孩:打死你們一家三口

一想到自己的女兒總是用長袖衣服遮掩、被施暴同儕威脅不能說…等情形,Maria和先生Eder實在再也忍不下去,夫妻倆帶著女兒到學校去...

挺過千度高溫!澳森林烈焰過後冒新芽 消防員直呼:不可思議

兩人感到相當不可思議,因為他們前往的森林區,早已被燒的焦黑、毫無生機,唯獨在他們鏡頭前的芽苗,一朵朵如常鮮豔、生機奕奕...

出生後「第一次觸摸雨珠」!澳兩歲童在泥巴坑玩嗨 父落淚:久旱逢甘霖

更令人感到不捨的是,這場雨,是他年僅兩歲的兒子Archie Saunders第一次目睹的滂沱大雨,看到貧脊的土地上吸收雨水、累積成一個個水坑...

男漢子「頂尖化妝術」變身美少女!妝前是凶神惡煞,妝後惹人疼

由於石本隆大工作時的打扮是穿西裝、打領帶、戴墨鏡,相當陽剛,可是一旦進入cosplay模式,他的外表、說話聲音、個性內在都會180度大轉變...

天生「兩津一字眉」從小被霸凌!丹麥女孩堅持不修毛 堅持做自己成為辣模

漸漸地她感到不解,她心想,「我為什麼要為了陌生人的眼光和嘲笑,而不斷隱藏真實的自己。」

從小念公立「被私校生霸凌」!善良博士生患憂鬱自縊 戶頭存獎學金給爸媽

Jessica本來約好要返鄉和爸媽過節,也預約了要和校方安排的身心顧問對談,但她都失約沒有到,校方覺得有異,趕緊派員到她的宿舍查看,一推開門發現...

「乖乖讓男醫護撫摸」才叫痊癒!攝影師臥底「同性戀治療所」揭露殘暴真相

家長們完全不知性向治療診所內部、所謂的「治療方式」。Paola臥底潛入其中一間性向治療所,才揭發了裡頭的醫護人員對女同性戀者慘無人道的可怕行為…

窮到只吃荔枝!印農村100多個孩子「突抽搐死亡」 農民認定是詛咒

農夫們認為,好端端的孩子一個個突然都沒命,症狀也都類似,定是全村遭受詛咒。但村裡的情形傳出後,馬上有科學家察覺不對勁...

直擊黑面琵鷺「腳掌不自然外翻」 攝影師拿出大砲拉近一看:是捕獸夾!

當下,汪承禎感到奇怪,於是用攝影專用的大砲鏡頭,拉近再拉近,想仔細看看牠的腳怎麼了,沒想到一拉近,竟看到一個巨大的捕獸夾,緊緊地夾住黑面琵鷺又細又脆弱的腳...

「獨留男嬰在-20度低溫室外」失職母在屋內取暖 5小時後想起已成冰屍

她直接把娃娃車推出、置於陽台,然而當時氣溫相當低,是零下負二十度,照理說,該名母親若只是想透透氣,應該開窗個幾秒就可以進屋了,可是她卻…

陸生偷「哈佛實驗樣本」被FBI抓到!預謀搭機逃離,美法官氣炸:不准保釋

起初,Zaosong Zheng還嘴硬不承認,他先是說,「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但事後又改口,「那是朋友委託我帶回國內的東西。」

容器被燒光「數萬公升牛奶全倒掉」!澳災情擴大,牧農抱子淚訴:像在地獄

Bos和妻子育有兩個年幼的兒子,一個12歲、一個8歲,都患有罕見疾病,不幸的是,這場野火延燒至今,儼然不僅是對澳洲自然生態造成嚴重損失...

樂看12歲女兒「濃妝跳性感舞」!陸父母年繳萬元培訓 相信她會變一線女星

她在接受Natalia Zuo的採訪時,也實際透露了現階段每年受訓的費用,是三萬八人民幣(約台幣16萬),但她表示,「父母沒有為我吐槽過什麼,因為他們賺錢就是該為我花的。」

虐殺「一整層病房」的身障老人!殺人魔自稱為民除害,試圖以精神疾病脫罪

而此次公審令大眾遺憾的是,辯方傾向認為植松聖無罪,認為他在犯案當時已經精神喪失、患有精神疾病,且事後被驗出大麻陽性反應,不應被追究刑事責任…

首次曝光!超萌海雀「叼木棍搔癢癢」被拍到 科學家驚嘆:竟會使用工具

科學次這次觀察的兩隻海雀,一隻在英國、一隻在冰島,然而,令人訝異的是,從科學家分別架設於兩地的生態監視畫面中,可以看到兩隻海雀竟都懂得...

受夠手機破壞家庭!愛家老爹逼兒「去邊疆蒙古住」不到一個月成功挽救親情

Jamie本身就是登山專家,也是探險家,他曾兩度登上珠穆朗瑪峰,也熱愛大自然,深知大自然對內在、心靈的重要性。在為期一個月的蒙古行中,Jamie和Khobe騎摩托車穿越蒙古...

分屍「懷孕母鯊」樂歪!漁民剖肚滑出九隻鯊魚寶寶 直呼賺到了

漁民們看到牛鯊寶寶從母鯊屍體滑出的瞬間,興奮地歡呼,直呼賺到了,他們甚至覺得,為了民眾的戲水安全,「捕一隻鯊,實則解決了十條鯊魚的命」...

與母牛淚眼相望!野火太猛來不及救家禽 農場主人自責開槍安樂死

在火勢受到控制後,Steve隨即帶著動保人員進入焦黑一片的火場,但他所飼養的母牛都已奄奄一息、癱坐在地,每隻母牛的皮膚都被燒成焦黑...

受虐妻變殺人犯!每次報案警察「按個電鈴就走了」她喝乾伏特加槍斃家暴夫

Joann身上的傷越來越多,也好幾次被打得幾乎要沒命,儘管她報警多次,但每一次,警方都只是來按按門鈴、關心幾句就離開...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