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根子從此清靜!日人夫隨時擺出「1:1紙板老婆」 成功降服1歲爆哭兒子

起初,Fuki相當苦惱,又哄又安慰,兒子仍哭個不停,但他越來越確定,絕對得想個方法,任兒子一天24小時哭不完、一直放縱也不是正確的...

翻失智父生前日記寫滿「對不起」!字跡歪斜像小孩,叮嚀自己:別添麻煩

「就在剛剛,我在他房裡發現一本像是日記的筆記簿,筆記簿皺皺爛爛的,感覺已經磨的很舊了。我翻開看著看著,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

躁鬱症男發作踹貓!揚言要「弒母後輕生」 媽媽不敢面對每天酗酒

個性偏激的弟弟時常以激烈的言詞辱罵媽媽,一有不順就大肆抱怨嗆說:「幹嘛把我生下來啊?我又不想活!」或是「整天在家看到妳就煩」之類的。

老公,請你帶頭做家事!聰明少婦「挾持wifi機」 不到一周全家愛上打掃

為了改掉孩子們和先生懶懶的個性,以及對家務的冷漠態度,娜塔莎決定「掌握wifi機的使用權」,她先把所有家事列成清單,並平均分配給每個孩子...

你我都是活在「應該」下的智英 父權壓迫不分男女 別活成別人喜歡的形狀

男性不知不覺隱約用上一代的方式來「觀看和對待」女性,而女性不知不覺接受這樣的對待,並且把它合理化,然後和男性站在同一邊,去要求下一代的女性。

離家出走到法國!碩士女怨懟母親 看了一段影片才懂「母愛最無私」

我花了24年才意識到,世界上沒有所謂的理所當然,即使他們是你的父母,希望這聲對不起,還來得及。對父親的信任早已不在,讓我還感受到家的殘溫,是我的母親。

五歲女童「撕壁紙」餵妹妹吃!失業父母酗酒度日 機靈鄰居阿姨報警救孩子

孩子哭了、餓了,夫妻倆都不管也不處理,家中環境髒亂不堪,夫妻倆常常外出和酒肉朋友鬼混,把兩個孩子丟在家裡,讓她們餓著肚子...

人家做得到,你怎麼做不到?父母的無謂「愛之深」才是傷害最深 

在少子化的趨勢下,很多父母給予的期望,造成孩子無形的壓力。親愛的家長,當從您口中說出的這些話,已經對孩子造成言語霸凌,長久影響他們的身心

八旬嬤半夜「自貼痠痛藥膏」!與孫出遊含淚自責:拍謝啦,阿嬤齁哩下閔住

半夜時分,我隱約察覺身邊的枕頭空了,我緩緩睜開眼,發現粿嬤背對著我、坐在床邊角落。當時,我沒有馬上坐起身詢問粿嬤怎麼了,只是靜靜觀察著,接著我看到...

海量蠅蛆「黏成厚壁紙」!繭居男大生打電動猝死半月 父母開門見地獄景象

現在社會的冷漠互動,讓孤獨死不再只是獨居老人的專利,甚至因為「一些原因」,讓孤獨死的年齡層逐漸下降。

人妻提不起勁「辦事」好挫折!肚皮舞撩起性慾 讓她重拾婚姻性福

V擠出苦笑說,自從有了小孩,夫妻性生活簡直降到冰點,一個月才一到兩次,她覺得自己幾乎快變成無性慾望的女人了。

只餵1歲兒「吃菜葉和水」!狂父母盲目跟風素食主義 虐死孩子堅稱沒做錯

三個孩子異常瘦小、虛弱,不僅身形消瘦、體重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都還輕,也都有營養不良的問題,而他們一歲多的小兒子,在法醫的鑑識後,更證實是因營養不良而死...

「馬麻竟然沒跟我親親!」母太忙趕上班 2歲萌娃起床發飆大抱怨

Alexander早上起床都會和爸爸媽媽互相親吻臉頰、以表家人之間的愛。然而,有一天,Alexander的媽媽因為不小心晚起,必須趕著出門去上班...

半夜被怪聲嚇醒!驚見病患「面紅耳赤裸下半身」 看護:再也不敢睡

隔天是病人要出院的日子,照慣例要進行出院前的最後一次訪視。訪視完後,護理師朋友跟患者及看護解說病況,順便關心一下他們出院後的去向。

「單親母推腦麻兒」跑馬拉松!全程加油聲不斷,她飆汗狂奔暫忘照護心酸

小比的病況一直不是很穩定,有時還經常住進加護病房,他所需的醫療設備、開刀手術費、住院費…等,加總起來,早已壓得嘉齡喘不過氣...

把愛犬丟進滾水煮!變態父母逼孩子立正看好:這是你們的生日大餐

有一次,Martha曾以「慶生」的名義說要煮大餐給孩子們吃,沒想到竟是把家中的一隻寵物犬活生生丟進滾水裡煮熟,這可怕殘忍的過程中...

「我曾想過把他們弄死」偉大母獨養兩個身障兒 賣手工餅乾撐家計

人稱「劉媽媽」的林家稷女士,獨自一人扶養兩個孩子,較年長的「哥哥」,是重度智能障礙、聽能障礙、腦性麻痺患者;而「弟弟」則是中度智能障礙...

做直銷負債百萬!高齡產婦堅持生「3個孩子」 先生嗆:誰生的就誰顧

雙胞胎出生之後,他們夫妻頂了一家小店經營,隔了很久我再去探望她,我詫異原本過得還算光鮮的人,怎麼現在如此狼狽?

絕症女童渴望「死前見妹妹一面」!忍病痛直到媽媽生產完…才斷氣

Darcy的母親Emily Nixon後來懷上第二胎,從那時起,Darcy就不斷告訴自己要堅持住、捱過病痛,因為她好想好想見上即將出生的妹妹一面...

「95歲癡呆母」餓暈在路邊!四個兒女互推扶養責任,要求送回療養院

警方再次聯繫Pattammal的四名子女,然而,兒子都以「已有自身的家庭要照顧」為由拒絕出面,和Pattammal的兩個女婿互推扶養責任…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