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警察抓強盜不認真」13歲少年槍殺9歲弟:因為他不聽話

大家小時候應該都玩過鬼抓人、警察抓小偷之類的遊戲吧?這些不過也就是小孩子們互相追逐的普通遊戲,卻竟然在美國鬧出了人命。

遺骨燒焦連驗屍都無法!妙齡女停車場失蹤 母被恐怖電話糾纏4年:我殺了她

連續幾個月來,她時常在店裡接到奇怪的騷擾電話,電話裡是一個男聲,有時候述說著自己有多愛桃樂絲、多想為她奉獻一切,有時候卻威脅要殺了她,還聲稱自己一直在跟蹤她,讓她相當害怕。

遺體塞床縫!失蹤身障女童「憑空在家出現」氣絕多日 警天天出入沒發現

最近,Netflix即將推出的一部影集《消失的小女孩》將一樁10年前的離奇懸案再次帶出檯面。

使盡蠻力「把男友塞進行李箱」!無前科女遭家暴多年 殺人獲網友支持

直到隔天中午,Sarah報警了,但她是這麼對警方說的,「我和男友在玩捉迷藏,她覺得可以躲進行李箱裡,他還要我幫他把拉鍊拉起來...

至少7人遭到殘殺!澳洲恐怖「背包客殺人魔」 專挑搭順風車的遊客

澳洲地廣人稀,鎮與鎮之間的距離遙遠,因此攔便車是背包客們最喜歡的移動方式。而心懷不軌的歹徒便有了可趁之機,利用當司機的方便宰殺乘客!

園藝師私下是連續殺人魔!靠交友APP獵殺同志 屍塊埋進客戶花園

這位名叫布魯斯‧麥克阿瑟(Bruce McArthur)的園藝師,待人親切,謙和有禮,在聖誕節時還會裝扮成聖誕老人逗樂大家。任誰也不會想到,他竟然殺害了至少八名男性…

好心沒好報!女老師被「綑成木乃伊」殺害 兇手悔:常跟他借錢吃飯

在2008年12月8日,一位在國中擔任教師的黃姓女子,遭到三位歹徒闖入家中搶劫財物,並以電源線勒斃被害人,還將其綑綁成類似木乃伊狀,手段殘忍。

警收匿名信「屍體在公園男廁」!狠兄為詐領保險金殺親妹塞馬桶

死者與擔任廚師的二哥同住,他從2012年起,便開始幫妹妹投保鉅額保險。警察調閱附近監視器畫面,拍到他曾從住處提著三大袋不明物體外出…

隨機殺人犯都是沒救敗類?問「陳進興案」鄭捷竟回:手段十分殘忍

從與鄭捷的這段簡短的訪談經驗,至少能看見一般社會大眾沒辦法看見的面相:他或許只是一名面對犯罪時,缺乏正確認知跟罪惡感的青少年。

台人關東京監獄淚喊「沒殺人」 女童棄屍今市事件 冤獄可能五大爭議點

台灣的親朋好友們,我是勝又招哉(台灣名-陳皇辰)出生台北市 ,我沒有殺人,這間殺人事件無我無關,我是被冤枉的,現在被關在東京拘留所內。

日女高中生結伴「靈異探險」人間蒸發 靈探老司機:可能沒遵守規矩

上世紀的日本非常多失蹤事件都是在這條大町路線上發生,有人懷疑北韓特工將一些據點設在此路線附近,不時地綁架擄走日本人。

專殺「自稱邊緣人」現充   日分屍魔狂宰9人 冰箱掉240塊肉警全嚇傻

被通報失蹤的死者,當時在推特上認識白石隆浩後,與男友一起跟他見面,隔天再約女方單獨見面並且謀財害命,男友詢問白石隆浩是否知道女友下落時,也被騙到住處殺害。

香港「Hello Kitty藏頭」案 死者託夢還我頭來 兇手開庭嘻笑沒在怕

Hello Kitty是許多人的童年,然而有段期間,它卻是香港人的惡夢。1999年,香港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Hello Kitty藏屍案」,該案被列為香港慘案第四位…

死前登入同一個網站 兇手靠「輕生網站」拐低潮女 逞兇錄下死前掙扎

我們每一個人,可能多多少少都在氣憤或絕望中,閃過「輕生」這個念頭,這其實不是件太奇怪的事。只是,我們之中的多數人,也在那之後選擇放下這個想法,繼續活下去。

囚禁少女折磨41天 被凌虐致死「鼻孔堵滿血塊」…鄰居知情卻冷漠無視

恐怖電影可能早已幻想了一百種虐殺無辜人類的方法,但日本1988年一場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命案,卻是真實在現實中發生,足以改寫你對人類良知下限的認知。

江東區神隱殺人事件!電視台拍到「詭異畫面」 被害者房間窗簾被拉動

這起事件之後,有一個靈異事件令人熱烈討論,就是下面這段日本電視新聞報導的片段,你會發現已經沒有人的916號房內的窗簾被拉動了一下

不要相信洋子的話!東京少婦失蹤案..16年後採訪片段透露案情不單純

1994年9月2日,日本27歲女性嵐真由美,第二胎產後身體狀況恢復不佳,於是回娘家調養。某天,真由美向家人表示要與老同學見面,便離開家了。

滅殺舊愛迎新歡!狠父殺妻棄子「一屍兩命」 屍體全丟入舊金山灣

警方掌握所有的證據,也找到了史考特暗地購入的遊艇與船上的微物證,已足以指控他涉嫌殺妻。但一樁沒有被害者屍體的殺妻殺子案,又怎能將他繩之以法?

「尋妻暖男」死不上鏡頭 專訪一播出就接到電話:他是我新男友啊

莫德斯托市警局也因此接獲某位神秘女子的來電!她的名字叫安柏.弗瑞,是一位曾經當過模特兒的職業按摩師,也是育有一名幼女的單親媽媽。

孕妻聖誕夜失蹤!渣夫受訪行為詭異 瘋狂鬼打牆:你剛問什麼?

剛開始,史考特對記者們的照相機或攝影機非常敏感,甚至直言不接受專訪,也不希望自己的樣貌出現在報章媒體上。這一點令許多媒體記者們感到莫名其妙。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