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激戰太激烈 生殖器骨折積血「巨大化」 醫生掀開一看太震驚

 大檸檬Telegram開張啦! 
頻道由此進◄ ►教學文看我

文/南宮仁
譯/梁如幸

哪種骨折

急診室的實習醫生K在大半夜裡大聲喊叫著,阻擋著蜂擁而入的患者們。這情況在這時段很常看見,就如同患者們不同的外表,身上的病也是五花八門,但是在實習醫生的生活裡,特別是在急診室待久的實習醫生,他們現在已經很能掌握住感覺和訣竅了。

當急診室的門打開,只要看到患者的臉,大概就可以知道他們為什麼來到急診室,並且迅速地做出處置,現在也常常被住院醫生稱讚反應快、做得好。

如果走進來一個表情痛苦,臉皺成一團,並且抱著肚子的中年男子,就知道是尿路結石;緊緊握著流血手指的年輕人,這當然要馬上消毒縫線囉;臉上帶著妝,雙手抱著肚子的女性,看來應該是因為消化不良吧。

觀察病患的行為表情,也算得上在急診室實習的小小樂趣吧?

就這樣K又埋頭工作了好一段時間,突然,急診室的自動門令人厭煩地又打開了,進入眼簾的病患穿著雪白色汽車旅館浴袍,下半身沾滿著血跡,光著腳丫子,躺在一一九擔架推車上被推了進來。K一瞬間立刻掌握狀況:

「是下體出血,看來應該在汽車旅館裡太激烈了吧。而我,卻只是一直埋頭工作……總之,先確認一下出血量和婦產科的紀錄,也要跟婦產科聯絡一下。喔,可是這種時候身旁不是應該都會有位帶著緊張神情的男人一起來嗎?這個男的到底是何方神聖?讓我來看看他長什麼樣子吧。」

K帶著一半好奇心,一半也是為了要掌握清楚患者的狀況,明目張膽地往擔架推車看了過去,上面載著一雙光腳丫的擔架推車現就在急診室的中央,K仔細打量了一下跟在推車後的家屬,並且與這位跟在一一九救護人員身後的人四目相交,令人大吃一驚,那是位稚嫩年輕的女孩,這個女孩哭喪著臉,眼淚不停簌簌落下,緊緊握著擔架上患者的手。
「欸!怎麼一回事?」

K往擔架上的患者看過去,確認患者的臉,赤裸的身體血跡斑斑,只用一件汽車旅館的浴袍遮蓋身體,是位儀表堂堂的男人,而且頭髮剃得短短,看起來像是軍人。

「呃……下體出血是沒錯啦……是前面嗎?還是後面呢?還是我想都沒想到的其他部位呢?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呃……原來是完全斷掉了啊。」

在診療室打開患者身上的白色浴袍確認之後,急診醫學科住院醫生S如此宣稱,患者的陰莖嚴重腫脹,以令人無法置信的角度往右邊歪過去,左側海綿體可以摸到缺損,陰莖頂端有血尿,不對,有流血的痕跡,幸好血已經停了。由於陰莖內側流出來的血,陰莖看起來更加紅腫了。這個也算是下體出血啦……對吧?是下體出血沒錯吧。

「紅腫的原因相較於骨折,裡面破裂的傷口影響比較大,因為破裂而造成流血,才會腫這麼大。這種情況必須住院,要立刻動手術。」

『我……我男朋友應該不會死吧?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吧?』

「是的,沒有生命危險。」

『那……那麼,你是說這對生命……嗯,對生命應該不會造成任何問題吧?』

「沒錯,對生命不會造成任何問題。」

『嗯……那……那個,真……真的什麼問題都沒有,對吧?』

「嗯?啊……那方面的問題啊,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謝謝你,醫生。』

難得從軍隊放假出來竟然受傷的男子,帶著他軍人般堅強剛毅的表情看著自己紅腫發脹的性器官,而他的女朋友則是哭哭啼啼地坐在一旁。

「從這激烈的程度看起來的話,在軍中對女友的思念之情,看來真不是開玩笑的呢。」

雖然這外傷不好拿來說笑,但是看到他女友發自內心擔心的神情,S真的百感交集。

「在這個冷漠無情又缺乏愛的時代,這真能喚醒所有人內在真摯的愛……哎呦!我在想什麼東西啊。」

S用力地甩甩頭。

「K醫生,趕快聯絡泌尿科,這個患者住院後要馬上動手術。」

K純粹出於醫學上的好奇,利用休息時間翻遍了生殖器骨折的相關論文,果然不出所料,國際級泌尿科專家們曾經做過相關的論文啊。

「生殖器骨折是非常罕見的損傷,大部分都是因性交而產生,有一部分是因過於劇烈的自慰行為(到底是怎麼弄的!)而發生,或是勃起狀態下,在床上自己滾動(真的只有滾來滾去?)而產生的,更加罕見的情況是被物品擊中(呃啊!好痛!)所導致,最常見的例子與服用威而鋼有關。最常發生生殖器骨折的性交體位是女性在上,另一種姿勢是男性將女性靠緊貼牆面或是其他固定物上進行性交。」

K看到論文的最後一行,載著「易發生生殖器骨折的體位」為標題的插畫發楞了一下,這男女肉體糾纏交錯的兩張插圖也未免太過詳細,似乎已跨越學術用途的界線了,喔,學問與研究真是了不起呢!突然覺得電腦後面有誰經過的感覺,K趕緊將論文的視窗關掉。差點就要被誤會了呢,呼。

急診室新人護士A對於剛剛送進來的患者實在無法理解。喔,我的天啊!難道不覺得害羞嗎?怎麼敢赤身裸體,而且只穿了汽車旅館的浴袍呢,明明知道一定會被送到人超多的大學醫院,這個男的這樣穿,根本就和暴露狂沒兩樣嘛。又不是要來炫耀「那邊」受傷的。所以A私底下悄悄地跟實習醫生S說道。

『醫生,其實剛剛那個患者讓人覺得很不舒服,半裸著身體被抬上一一九救護車上送到醫院來。』

「A護理師,這就是你沒設身處地去了解患者的情況了呢。來,仔細想想看喔,A護士可能沒辦法確實知道那種感覺,但是你想想看,生殖器斷掉一定痛不欲生吧?」

『嗯……對啊,這是當然的啊。』

「你覺得生殖器斷成那樣,患者還可能穿得上內褲嗎?」

『當然沒辦法穿啊。』

「那麼,一般沒穿內褲的情況下,可以只穿褲子嗎?而且就算只穿褲子也是得把『那傢伙』塞進去啊。」

『對耶,如果只穿褲子感覺很怪,而且應該也很痛才對。』

「所以啦,下半身當然什麼都沒辦法穿啦,如果是這樣,試著想想看,這名男子下半身什麼都沒穿,只有上半身穿著一件T恤來到醫院的情況。」

『哎呀!這樣當然不可以啦。』

「也許他自己在等一一九救護車時,也赤裸著身體想要套上一件上衣看看,然後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也覺得這樣實在不像樣吧,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最好的方法也只能披上汽車旅館的浴袍來醫院啦。」

『聽醫生你這麼一講,真的耶,好像也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了呢!』

泌尿科住院醫生B像是無法相信這人體一部分的樣子盯著患者的生殖器看,因為左側海綿體動脈破裂,內部血壓升高,囤積過多血液,導致生殖器異常腫脹變大。如果得用科學解釋,生殖器腫脹成兩倍粗,也脹到兩倍長,但是實際親眼看到時,真的驚詫不已,不知道要拿這個「物體」來跟哪種動物的生殖器來比較會比較恰當。

真的不誇張,雖然是人,但已經脫離「哇,真大」的程度了,就像不知是哪裡來的突變種,還是從宇宙來的生殖器,又或只有在教科書上記載被寄生蟲咬到的生殖器就長這樣嗎?如果實際大小是如此巨大,在地球上根本不可能過上正常的生活,而且它還大幅度地往右邊歪去。

「患者,請問是在性交過程中突然聽到『啪』的一聲,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對吧?」

『是的,我已經說過好幾遍了。』

「好的,那麼明天早上立刻進手術房吧,像這樣積血過多,積血會壓住裡面的組織,可能會造成組織壞死,緊急處理方法就是動手術把積血去除,趕快把尺寸縮小才行。」

患者的表情看起來有些覺得可惜。

「手術方法的話,從這邊前面部分,用手術刀切開到後面這個部分,把這個推到前面下方,留下這個部分用來支撐,然後把剩下的破裂部位縫合起來,再往上提,照原來的位置縫。」

患者這次的表情看起來十分害怕。

「然後,雖然應該不會發生,但既然是手術,就有可能產生併發症,也可能會感染或是發生痛症,由於手術的部位是生殖器,如果手術不成功,未來可能會發生生殖器什麼感覺都沒有,或是有勃起障礙,如果感染嚴重的話,可能會腐壞,這樣只能把生殖器整個切掉……」

『呃啊,停下來,不要再說了,如果真的這樣我乾脆死了算了,不要再說那些,請好好幫我動手術吧。』

「好,那麼現在因為左側海綿體破裂的關係,所以左邊比較腫脹,導致生殖器歪向右側,但是因為手術時會用線把左邊破裂的地方縫合,以後左側在勃起時會比較沒辦法延伸,術後恢復得差不多後,生殖器勃起時會往左邊歪過去。」

『什麼?一輩子都會這樣歪嗎?那歪斜的角度大概會是多少?』

「這個要等手術過後,看看恢復的狀況才能知道。」

『醫……醫生,那什麼時候才會知道呢?有可能會歪很多嗎?該不會是像香蕉球踢的那種直角彎曲吧?』

患者用手大大畫出了香蕉球踢的球路軌道,角度看起來相當凶猛且刁鑽呢。

「等復原馬上就知道了。」

患者和在一旁的女朋友互相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且耐人尋味的眼神,患者女友非常悲壯地點點頭,患者的表情也變得稍微冷靜一些了。

『是的,我了解了。』

「那麼就好好休息,明天好好接受手術吧。」

泌尿科實習醫生N的工作之一,就是在手術前一天幫患者把生殖器附近的毛剃掉,每天晚上大概會剃六個,多的話十個左右,將接受手術的患者生殖器附近的毛髮剃得乾乾淨淨以減少感染發生,這是個崇高的任務。

現在對於泌尿科患者已頗為熟悉的N,正一邊用鼻子哼著歌,一邊機械式地剃著毛,每次在幫患者剃毛時,N都覺得自己不是個醫生,根本就像理髮師。剛剛N才用他那純熟的手藝,幫一個馬上要動癌症手術的老爺爺剃完鼠蹊部毛髮。N翻開名簿看看下一位患者是誰。

「二十一歲,生殖器骨折。嗯?」

進入病房以後,看到頭髮剃得超短、看起來軍人模樣的患者,他的手仍然和女友握得緊緊的。N心想,在泌尿科像這樣緊緊握著成年患者的手的成年家屬,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呢。

「要先幫患者除毛,可以請家屬先出去一下嗎?」

那位看起來像是女朋友的家屬馬上起身走到簾外,N為了要幫患部除毛而將患者衣服掀開,那一瞬間,N著實嚇了好大一跳。

「呃……欸?這是什麼東西?這位英雄是誰?他是從非洲還是北歐來的嗎?不對啊,他的膚色和我們明明就都一樣啊……」

N完全面不改色,在醫院裡生存最重要的守則,就是必須在患者面前保持冷靜,不將自己的情緒顯露出來,在這裡發生的事情不管多麼地神奇,都有可能會發生,N緊咬牙關,硬將自己驚訝之意狠狠地壓了下去。

「嗯……好的,那我們現在開始除毛。」

N小心翼翼地將那「龐然大物」提起,開始剃除陰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皮膚繃得很緊,所以N的除毛作業相當得心應手地順利完成了。

「現在全都剃除了。」

N擦擦汗後說道。他的女朋友在N語畢後,馬上跑回來再度緊緊握住患者的手,好像剛剛那短短的分離時間裡有多麼思念他一般。

第二天早上,二十一歲生殖器骨折的患者的第一次手術即將要開始了,N的工作就是將患者的病床推到手術房。N因為昨天已經見識過那「龐然大物」了,所以不再那麼吃驚,準確地說,已經不像昨天那麼吃驚了,可是現在還有一點點驚訝。但其他人當然不是這樣的囉,患者以正躺姿勢躺在病床上,他的患部就像被添得尖尖滿滿的飯一樣,高聳又凸起。

為了第一次手術,手術房裡進來了各科的實習醫生與住院醫生們,以及手術房和麻醉科的護理師們,大家的眼神全都往N和患者那邊看去,不管是出於人性或是醫療角度,都會令人感到好奇啊。和N比較熟的幾個人直接小小聲地問N。

『患者的診斷病名到底是什麼啊?』

「嗯,骨折。」

『什麼?』

「嗯,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就對了。」

將病床推往手術房的路上,短短的一段時間裡,走廊上經過的人群無不往N和患者這邊看過來,考慮到那是大家都很忙碌的早晨時光,這些眼光都是破例的關心呢。N覺得自己就好像是位從市場出來的商人,正推著一個超級巨大、不可能存在地球上的西瓜或是魚貨要去賣,真的,大家投以的視線就是那種感覺。

患者躺在手術臺上,正要開始麻醉,因為要消毒與手術,所以將病患衣服掀開,那彎曲的「龐然大物」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的眼前。最先發出反應的是麻醉科醫生。

「哇啊,這是什麼啊?」

『生殖器啊。』

「斷掉的話會變成這樣啊?」

『對喔,應該是這樣喔。』

過了一會兒,麻醉科與手術房的護理師們也將他們的視線集中在這龐然大物上,平時對手術不怎麼有興趣的護理師們,今天全都往手術臺這邊看過來,彼此手握著手,用一種很奇妙的眼神小小聲交談,無法知道他們到底在講些什麼,只看到他們用手臂和手勢比較著什麼的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消息,就連隔壁房的護理師也趁人不注意悄悄地在一旁觀看,最後,麻醉結束前連麻醉科女主任教授也出現了。

「哎喲,我的天啊,這個是什麼啊!那個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那只是斷掉的生殖器啊。』

N非常能夠理解,因為這尺寸的確巨大到引發同樣身為人類的好奇心。在消毒手術部位的時候,手術房裡窸窸窣窣交頭接耳的聲音引起一陣騷動,患部範圍很大,所以消毒也花了很長時間。

手術開始了,泌尿科教授手法相當熟練,用銳利的手術刀大大地將龜頭從前面劃開到後面,接著將前方海綿體和後方分離,生殖器立刻就像樹木被劈開一樣分成兩半。用足夠的紗布按壓生殖器吸收裡面的積血,沒多久,生殖器就恢復到原本的大小了。

現在要找出破裂的出血點縫合,稍微一撥開,馬上就看見左邊海綿體有很大的血塊,由於海綿體裂開導致血液囤積形成血塊,必須先將血塊移除才能進行縫合。教授小心翼翼地去除血塊,就在這一瞬間,破裂的海綿體突然噴湧出一道動脈血液,咻,好長一道。

N戴著手術手套和口罩發楞看著,教授扶著分成兩半的生殖器,在那個位置,血液一直線地噴往住院醫生B,B相當熟練地以靈巧的姿勢閃過了那一道血柱。

這場面就像一連串的慢動作映在N的眼裡,讓N不禁覺得這場面似乎在電影《駭客任務》裡看過,剛才那一瞬間似乎聽到電影的背景音樂。也是啦,誰想要被生殖器噴出的血直擊臉部,光是想像就覺得很不舒服呢。B身手非常靈巧敏捷地閃過血柱後,教授立刻急忙地止血,接著手術一氣呵成地完成了。

患者拿到了特別病假,他在醫院裡充分休養直到康復,才又回到了部隊。他的傷口復原得很不錯,回到部隊後,跟同儕聊到這段休假的事情,還可能會把事實誇大、得意洋洋地炫耀呢。

「真的有變到那~麼大嗎?」

「金上兵你也真是太愛開玩笑了吧。」像這樣說道。

現在剩下最大的疑問,大概就是復原之後到底「那傢伙」會有多偏左囉,但是「那傢伙」被患者帶回部隊了,現在也沒辦法得知了,現在這個問題的解答,成了擔心「那傢伙」和患者生命的女朋友他們兩人之間的祕密了。如此深深熱愛著彼此,也該有這種程度的祕密與回憶,不是嗎?

最後我祝福他們在未來的日子裡,在汽車旅館裡能克服所有迎面而來的考驗,幸福又快樂,現在他們在分享彼此熱烈的愛意時,肯定會更加小心謹慎,因為他們也扎扎實實上了一課了。

 喜歡大檸檬,就加Telegram 
頻道由此進◄ ►教學文看我
 

*本文摘錄自《雖然想死,但卻成為醫生的我:徘徊在生死邊界的急診故事》

▲▼書籍《雖然想死,但卻成為醫生的我:徘徊在生死邊界的急診故事》。(圖/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南宮仁

譯者:梁如幸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檸檬說故事延伸影音:

關鍵字: 鍵盤大檸檬書摘雖然想死但卻成為醫生的我南宮仁梁如幸時報出版韓國急診醫生骨折陰莖下體出血生殖器生殖器骨折床戰her社會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身障者頭髮染紅色!路人看見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被當怪物看待

身障者頭髮染紅色!路人看見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被當怪物看待

這時候,突然有一個步態蹣跚的山東老伯,在我後面大聲喊著:「妳像是個病人嗎?坐輪椅的不像坐輪椅,頭髮染那麼紅,也不安分一些。」

全家人一起賞花!女兒看照片感概「爸爸真的老了」 整個人消瘦不堪

全家人一起賞花!女兒看照片感概「爸爸真的老了」 整個人消瘦不堪

走出養老院,向右走,順著斜坡上去,有一個很美的社區。不是只有房子經過設計,前庭也經過設計,各家有不同的盆栽或植種,走到最上面街的盡頭時…

國中被逼當女工!偏心父母要她顧「癱瘓8+9弟」一生 賠上幸福還過勞罹癌

國中被逼當女工!偏心父母要她顧「癱瘓8+9弟」一生 賠上幸福還過勞罹癌

菲姨在醫院的「資歷」已經很久了,菲姨說自己第一次來醫院認識的媽媽,她所生的女兒現在都要當人妻了呢!二十幾年的歲月就這樣埋沒在永無止境的親情綁架中。

尾牙抽到「遠得要命住宿券」 想送人才知價值變1.5倍 餐券電影票也適用

尾牙抽到「遠得要命住宿券」 想送人才知價值變1.5倍 餐券電影票也適用

因為有期限,生活如此值得回味。跟前男友一起買的泡湯券、去年尾牙抽到遠的要命飯店住宿券、跟告白一起被婉拒的電影票

4隻毛絨鳥寶「迷上看電視」!窗外住進世界最大貓頭鷹 家裡變月子中心

4隻毛絨鳥寶「迷上看電視」!窗外住進世界最大貓頭鷹 家裡變月子中心

住在都市大概很難想像,開窗就能看到巨大的野生動物在自己的窗外帶小孩吧。這位住在比利時的老兄可以說相當幸運,家裡的窗外住了一窩雕鴞和毛茸茸的寶寶們!

隔離太久想念學生了 巧手師織出全班同學 學生感動敲碗:老師呢?

隔離太久想念學生了 巧手師織出全班同學 學生感動敲碗:老師呢?

在荷蘭,一名小學老師隔離期間無法見到班上學生,因為太想念他們,就編織了23隻和學生們一模一樣的娃娃。孩子們一眼就認出來誰是誰,但問:老師呢?

「Steam中國」真的上線了 實測半夜玩直接GG 對岸玩家崩潰:逼我玩盜版?

「Steam中國」真的上線了 實測半夜玩直接GG 對岸玩家崩潰:逼我玩盜版?

近期這個「蒸氣平台」就悄悄上架了測試Alpha版,經外媒Win.gg的實測後發現不得了,日前爆出的像是網咖倒數計時的「防沉迷系統」

目睹主人被性侵殺害!鸚鵡重複她尖叫「還原驚悚現場」成關鍵證詞

目睹主人被性侵殺害!鸚鵡重複她尖叫「還原驚悚現場」成關鍵證詞

在阿根廷聖費爾南多,一隻鸚鵡即將站上法庭,為自己被人性侵殺害的主人作證。

看見鈔票就「掀開胸罩」!youtuber拿錢上街叫素人女孩脫衣 結局毀三觀

看見鈔票就「掀開胸罩」!youtuber拿錢上街叫素人女孩脫衣 結局毀三觀

該名Youtuber像是在尋找獵物般,主動搭訕幾位女孩聊天,接著將影片主題告訴這些女孩,並把手中的鈔票展現在她們眼前...

母子一起害!為挽回外遇夫 正宮「下咒害小三胎兒」煉成嬰靈 

母子一起害!為挽回外遇夫 正宮「下咒害小三胎兒」煉成嬰靈 

天一亮,我們坐車前往事發地點。我也算是暈車暈了個新高度了,越是靠近現場,我心情就越差,熱愛孩子跟毛孩子的我,實在很難想像會有這麼嚴重的病情。

影帝吳朋奉獨居鐵皮屋30多年...姪女發現他已猝死多時 尖叫聲傳遍整棟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