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想當女生!跨性別者「鈴木麻斗」:這是父母幫我想的新名字

文/LGBTER(日本最大LGBT專訪網路平台)
譯/曾瀞玉、高詹燦

鈴木麻斗 跨性別者 FTM

1989年出生於千葉縣。高中畢業後,進入專門學校攻讀物理復健師,2012年進入看護公司任職。2014年起,擔任日間照護復健專科中心的所長。生為女兒身,卻決意遵照內心的性別,過男性的生活。2009年起,開始接受性別認同障礙治療的前期評估診斷,2011年展開治療,2013年接受性別重置手術。

想死卻死不了

不想留長頭髮,討厭穿裙子。比起扮家家酒、畫畫,更喜歡踢足球和鬼抓人。調皮搗蛋的孩提時代,他對自己是男生一事深信不疑。

可是小學5年級的時候,學校開始教初潮教育。那個時間只留女生在教室裡,學習何謂生理、接下來身體將發生什麼變化。正要離開教室的時候,他被老師叫住,被迫面對自己是女生的事實。

「聽到長大後會有月經,胸部會鼓脹,我著實嚇了一大跳,想說不會吧?我也是嗎?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總有一天也會長出哥哥和爸爸身上垂著的那個東西。我那時終於認識到自己是女生,不會長出那個。這對我的打擊非常大。」

同時折磨著他的,還有另一件事。

「我在國小、國中、高中,還有打工的地方,都遭到了霸凌。」

到了學校後發現室內鞋不翼而飛,被扔在垃圾桶、廁所、操場上。進教室後桌子不見蹤影,被搬到了陽台。找室內鞋的時候、把桌子搬回教室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願意出手幫忙,真的很慘。

忍受著霸凌去上學很痛苦。不想承認自己是女生卻還是得穿水手服很痛苦。所有的一切都很痛苦。

「那時候我每天都想尋死。」

國中二年級時,班上的四個男生把他叫上天臺。那些人扯著他水手服的領口,將他壓在欄杆上,說:「妳快點去死吧!」

「明明一直很想死,可是被罵去死的時候,我卻沒辦法。我把抓住我領口的人一腳踹開,跑掉了。為什麼我不敢死呢……?當然也是覺得死很可怕吧。那我為什麼想死呢?」

這讓他察覺到:我是因為無法照我想要的方式去活,所以才想死。於是得到了一個結論:那就努力做自己吧。

然而,就連日常生活中平凡無奇的場面,「現實」都狠狠地凌遲著他的心。

「每天連洗澡都是一種折磨。每次看見浴室鏡子裡映照出女性的身體,我的腦袋就會產生錯覺。覺得,咦?這真的是我的身體嗎?因為我的腦袋認定我的身體是男生。我在夢裡面都是站著小便的。」

總而言之,他討厭自己的身體,連看一眼都覺得厭惡。

「連去公共廁所,我也不知道要進哪一邊。進男廁會被用異樣眼光看,進女廁,也曾經被阿姨說過『男廁在那邊』。所以我以前都是用無障礙廁所。」

自己到底是男的還女的?自己的身體實在是討厭到了極點。

好想好想死……。

在這樣一片混沌無光的黑暗之中,照進了一束光芒。他找到了一個詞彙,提醒並指引他認清自己是什麼東西。

「高中時期認識的人裡面,有個人和我有同樣的『味道』。他問我『你將來想怎麼辦?』我回答『啊?什麼怎麼?』,他跟我說『你不是性別認同障礙嗎?』坦白說,那時候我滿頭問號,不過當下還是裝成知道的樣子,回家後立刻查了資料。」

那是他第一次認識到「性別認同障礙」這個詞,越查越覺得符合。原來我就是這個。「我感覺生命像是得到了救贖,原來我不是變態,性別認同障礙是有辦法治療的!」於是一步步邁向治療之路。

▲鈴木麻斗。(圖/翻攝自LGBTER)
▲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後,鈴木麻斗終於可以遵照內心的性別,過著男性的生活。(圖/翻攝自LGBTER)

為了當一名男生,過嶄新的人生

高中畢業後,他進入專門學校就讀。有一天,他下定決心將18年來未曾對任何人提起的事,告訴一群有緣相識、值得信賴的朋友們。

「我們是學校的一群好朋友,一起到栃木縣旅遊。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寧,想著一定要趁這個機會說出來。」

儘管大家都很要好,可是一旦說出真相,說不定他們還是會離自己而去。過去曾經被霸凌的經驗,讓他還是不太敢相信別人。

「所以我雖然下定了決心,其實還是很怕……。」就賭一把吧。他鼓起勇氣開口。

「我有話和大家說。其實我是性別認同障礙。」

「嗯,對啊。我們知道啊。」

朋友的反應讓人哭笑不得,可他還是很高興。因為有人接納了真正的自己。緊繃的弦一放鬆,潰堤的眼淚便奪眶而出。那天,他讓自己狠狠地哭了個夠。

既然朋友的接納能讓心情如此輕盈,那麼對於家人,他也想坦誠相告。動了這個念頭後,他接著向哥哥出櫃。

「不錯啊。如果你慎重考慮過了要走這條路,我覺得可以。我來寫一本『妹妹變成男生了』的書好了(笑)。」

這是屬於哥哥的鼓勵方式。接下來輪到媽媽。然而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卻沒辦法直截了當地告訴她。比起朋友、兄長,這需要更大的勇氣。

「我說不出性別認同障礙這個詞。我和我媽說,想要可以壓住胸部隆起的束胸衣。至於想壓住胸部隆起的理由,我說不出口。我記得她當時和我說,『妳為什麼想要那種東西?穿運動型內衣就好了啊。』」

可這並不能使他放棄。因為他的目標是開始療程,以一個男學生的身分上專門學校。他預約了諮詢的時間,再一次面對母親。

「妳聽說過性別認同障礙嗎?我覺得自己應該是這個。」

並且告訴她想接受輔導,聽專家的意見。

「結果母親和我說:『打從妳生下來,我就知道妳是什麼樣子,應該不是妳說的這個。』她支持我去諮詢,因為她覺得專家一定也會持相同意見。」

他持續接受輔導,也向獨自在外地工作的父親報告了情況。

診斷結果果然是性別認同障礙。父母親表現出的反應半是困惑,半參雜著放棄。

那時候專門學校的長期實習已經迫在眉睫。無論如何都想以男生的身分去實習的心願推使著他展開行動。

首先必須改名字。之前展現出開明態度的父親,真到了「改名」這個階段時,似乎也顯露出一絲怯色。他說:「改了名字,以後就只能一直當男生了喔。你確定嗎?」

「就是因為當不了女生,我才會一直這麼痛苦。你們大概無法理解吧!」

他多希望父母能理解自己這18年來的痛苦,結果卻得不到父母的體諒,加上一心想趕快當男生,難過與焦急就快把他的心給燒穿了。

可是他終於發現,18年來,就連自己都無法理解、也未曾對人提及的事,卻希望父母親立刻就能接受,這樣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有一天,他看見家裡面的共用電腦,留下了這樣的網路關鍵字搜尋紀錄--性別認同障礙、生活型態、幸福,還有姓名筆劃的查詢紀錄。

「我明白父母親為了我也思慮了很多,真的很高興。雖然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不過我想他們會慢慢了解的。」

查筆劃數、為他想名字的是母親。

新名字叫做麻斗。「麻」來自父親取的麻未,「斗」是母親取的。這是雙親為他取的寶貴名字。

改名的審核通過了,屬於全新人生的布幕終於要拉起。

希望讓人知道性別認同障礙的存在,為了以男生的身分展開新人生,繼荷爾蒙治療之後,下一個應該跨越的門檻就是性別重置手術。那時的他已從專門學校畢業,進入看護公司擔任物理治療師。事先知情的公司老闆也表達了支持,他便動身前往泰國作手術。

「我非常興奮,因為終於要作手術,可我同時也有罪惡感。難得父母生給我一副健康的身體,撫育我長大,我卻要刻意去傷害它,其實是不應該這麼做的……。」

直到最後一刻,他都還在思考有沒有用這副身體活下去的辦法。手術前夕,腦海裡硬是不由自主地掠過父母親的身影。

「但我還是想當男生。我想著,一定要給父母看看我身心都恢復健康的樣子,跨出了手術這一步。」

*本文摘錄自《當我們說「愛」的時候 LGBT的親情與愛情,包容和接納》

▲▼書籍《當我們說愛的時候》。(圖/台灣東販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LGBTER
譯者:曾瀞玉、高詹燦
本文由 台灣東販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影音...

關鍵字: 跨性別者FTM鈴木麻斗性別重置手術性別認同障礙荷爾蒙治療LGBTER當我們說「愛」的時候 LGBT的親情與愛情,包容和接納台灣東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最後心願想拍「裸體寫真」!遭子女強力反對 七旬嬤嘆:只是想活得自在

最後心願想拍「裸體寫真」!遭子女強力反對 七旬嬤嘆:只是想活得自在

聽說她做的簡餐賣得特別好,後來索性關了工作室,專門拜師學做甜點,回來後開了一家手工甜點店,每天的營業額也有五萬多,不到一年,已經開了三家分店。

醋男逼天天穿高領「鎖骨以下只有我能看」 女友怒分手:你愛的是奶還是我

醋男逼天天穿高領「鎖骨以下只有我能看」 女友怒分手:你愛的是奶還是我

在自我價值還很模糊的時期,我聽到男生說誰誰誰奶很大、超正,就會在心裡偷偷檢視自己的奶夠不夠大、有沒有吸引力?那個時期的我,從沒認真想過男生為何如此在乎奶,我只想在男生眼裡當個搶手的正妹。

生前100天堅持畫圖!女童藏「愛的遺書」在家中各角落 爸媽全找到已哭慘

生前100天堅持畫圖!女童藏「愛的遺書」在家中各角落 爸媽全找到已哭慘

Elena的病一天天急速惡化,有時,她甚至無法下床、全身癱軟,也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目光呆滯地躺在床上。病況時好時壞,有時精神好一些時,她又會恢復善良、成熟的一面...

台灣賣大麻要關一輩子 美國卻能隨便買?「大麻合法」懶人包一次看懂

台灣賣大麻要關一輩子 美國卻能隨便買?「大麻合法」懶人包一次看懂

其實美國的法律是有聯邦的法律,以及州的法律,而吸食大麻是否合法的規定呢,各州可以決策在自己的州內吸食大麻是不是合法的,的確在某些州是沒有禁止吸食大麻的。

一句「幫忙做家事」逼瘋老婆!《金智英》6點改編贏過小說 孔劉是關鍵亮點

一句「幫忙做家事」逼瘋老婆!《金智英》6點改編贏過小說 孔劉是關鍵亮點

從智英的視角出發,審視過往人生歷程,看著那些已經習以為常、似乎沒有錯,但想起來卻感到心痛、苦悶的真實經歷。

公園草叢驚見「灰膚大頭怪嬰」!頭大如竹簍、無生殖器官 嚇壞踢球學生

公園草叢驚見「灰膚大頭怪嬰」!頭大如竹簍、無生殖器官 嚇壞踢球學生

「大頭怪嬰」應該是不少香港人聽聞過的都市傳說。傳說這是「真人真事」,而且這個題材更拍攝成了電影。筆者第一次聽到「大頭怪嬰」,仍是唸中學的階段。

洩漏天機遭神處罰!民俗老師得怪病「四肢僵直」 看醫生找不出問題

洩漏天機遭神處罰!民俗老師得怪病「四肢僵直」 看醫生找不出問題

阿珠她其實是修車廠的千金,家裡環境優渥,而且丈夫開有一間公司,應該是安心在家相夫教子就可以了,不過她個性較為強勢,丈夫的公司她也有介入管理。

分手才發現懷孕!小媽媽挺大肚「下海當應召女」 尋芳客花錢喝母乳

分手才發現懷孕!小媽媽挺大肚「下海當應召女」 尋芳客花錢喝母乳

這家應召站是「孕婦與哺乳媽媽應召站」,主打由懷孕中的女性--「孕婦媽媽」和剛生完沒多久、有奶水的女性--「哺乳媽媽」所提供的服務。

愛滋浪貓肚破大洞「肝臟外露」 送醫咬穿助理手指 卻一咬找到幸福

愛滋浪貓肚破大洞「肝臟外露」 送醫咬穿助理手指 卻一咬找到幸福

最後牠被自己狠狠咬過的那個助理帶回家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似乎認定了彼此,大概也是一種不打不相識吧?至少這一次,心軟的決定,帶來了一個好的結果吧?

目睹父母車禍「割喉慘死」!小姊妹退迪士尼門票籌路費 米奇出場見證奇蹟

目睹父母車禍「割喉慘死」!小姊妹退迪士尼門票籌路費 米奇出場見證奇蹟

幾年前,一位迪士尼員工Mikey Jacobs在美國論壇Reddit上發表一則貼文,引發熱烈迴響。最近,這則感人貼文再次被網友拿出來討論。

男生喇舌「最想被摸的地方」! 調查曝光:女生摸這4部位超火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