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生存假裝堅強!孤兒院孩子「情緒麻痺」 遭霸凌也沉默不語

文/留佩萱
繪/Mo Pan

牆上時鐘的秒針噠噠噠地走,我瞄了一眼,現在是下午四點五十八分。我起身走到個案等候室看了一眼。「嗯,人還沒來。」我走回諮商室,打開電子信箱確認沒有新信件,電話也沒有新的留言。

我心裡想著:「應該會來吧。」然後繼續翻閱著個案資料夾。

在我工作的社區諮商機構中,有許多正在寄養或領養家庭中的個案。這些孩子很多是從中國、越南、俄羅斯、非洲被領養到美國。

以前,我對寄領養議題不太了解,直到開始諮商這些個案後,才理解到這些孩子都攜帶著來自原生家庭極為劇烈的創傷,而薇薇就是其中一位。

薇薇是一位十六歲少女,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髮,每次來諮商室都穿著黑色的褲子與黑色長袖外套。她在六歲時被現在的母親領養,從俄羅斯來到美國。

▲憂鬱,悲傷,難過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經歷憂鬱、自殘、想自殺的薇薇經常穿著黑色的褲子與黑色長袖外套。(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見到她時,她經歷憂鬱、自殘、想自殺、常翹課、和一群幫派朋友混在一起、課業不及格、有嚴重的菸癮,還會偷偷吸食大麻。在人際關係上,她談過幾場充滿虐待和暴力的戀愛關係,與母親也是常常爭吵,其中一項重大爭執就是要不要做心理治療。

母親希望薇薇接受治療,而薇薇不想來,每個禮拜她們都會上演一場「今天要不要去諮商中心」的激烈大戰。每個禮拜一的傍晚五點,我都不知道薇薇會不會出現在等候室。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薇薇不想做諮商。做心理治療必須面對那些以前發生的傷痛,而薇薇有一整箱的創傷被她密封著,她一點都不想打開。

那些發生的事情

一九九八年,美國醫師文生.費利帝(Vincent Felitti)發表了「童年逆境研究」(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Study,簡稱ACE研究),揭開了童年逆境與身心健康的關聯性。ACE研究邀請了一萬七千多位成年人填寫童年逆境問卷。

這一份童年逆境問卷包含十種童年創傷種類,分別是肢體暴力、性侵害、情緒暴力、情緒疏忽、身體疏忽、父母離婚、失去親生父母、父母有心理疾病、家族藥物酒精成癮問題,以及家族中是否有人坐牢。

這十種逆境,每經歷一種得一分,得到的總分稱作ACE分數,從最低零分到最高十分。研究發現,ACE分數越高的人,成年後有越高的機率得到各種身體和心理疾病。

理解ACE研究後,諮商個案時,我常在心中計算個案的ACE分數。薇薇從出生到兩歲住在原生家庭,她的父母有嚴重的藥物酒精成癮問題,不論身體或情緒上,都疏於提供嬰幼兒該有的需求。

她兩歲後被送到孤兒院,直到六歲被領養。兩歲時的薇薇,ACE分數至少有四分,這些還只是我確定發生過的事。

▲兒童,性侵害,創傷,悲傷,陰影。(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薇薇即使到了孤兒院還是經常被霸凌及欺壓。(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兩歲到六歲時,薇薇待在俄羅斯的孤兒院。「我們都要藏食物或玩具,不然會被偷走。」薇薇說。因為孤兒院裡的人手不足,孩子無法得到該有的照料,在孤兒院這個小型社會裡,充滿了霸凌與互相欺壓。

這些都是發生在薇薇身上的創傷,不管我諮商過多少受創個案,每次聽到創傷經歷都會讓我心痛,沒有孩子應該經歷這些。

為了生存,每個人發展出生存機制

除了談論那些「發生的事情」,我們還要去看到一個人為了在創傷環境下存活所發展出來的保護機制。

對薇薇來說,幫助她生存的,就是內心用鋼筋建構起的厚牆——她對於情緒完全麻痺,無法去信任或依附其他人,像是領養她的母親。對薇薇來說,領養她的母親就和親生母親一樣,總有一天會拋棄她。

既然會被拋棄,那麼更不可以讓自己去依附養母,因為一旦有了感情,就要去承擔被拋棄的痛楚。

與薇薇的諮商過程,總是讓我充滿挫折。當她坐在諮商室的沙發上,我彷彿可以看見那道高牆聳立在我們之間,我完全無法靠近。

她總是表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說著「我不知道」、「我不在乎」、「隨便啦」,或是沉默不語。

麻痺情緒以及對人的不信任,這些都是幫助薇薇在受創環境下生存的保護機制,我們的確要感謝這些保護機制讓她可以度過創傷,不過,這些保護機制也成為薇薇現在痛苦的來源。

十六歲的薇薇,已經脫離了幼年時期的受創環境,但是她的情緒腦和身體卻不知道,還是持續使用這些保護機制。失去了感受情緒及與人連結的能力,薇薇就像個空殼,無法感受活著;而對人的不信任也成為心理治療過程的一項巨大挑戰,對薇薇來說,人都是充滿危險的、都是會拋棄她的,包括我這位諮商師也是。

那些該發生,卻沒發生的事情

在接受越來越多的創傷治療訓練後,我理解到,面對受創的個案(尤其那些童年時期不斷重複的創傷),除了看見創傷事件以及保護機制外,還有另一點很重要,就是那些「沒發生的事情」。

那些本來該發生的事,因為這些創傷事件卻無法發生。

剛出生的嬰兒藉由與主要照顧者的互動來認識自己,以及認識世界。理想上,當小嬰兒薇薇餓了、尿布溼了或身體不舒服,父母聽到薇薇的哭聲會來查看她需要什麼,可能餵她喝奶、換尿布,或把她抱起來、跟她說說話。

從這些每天微小的互動累積起來,薇薇就能夠與她的父母建立起安全型依附關係,她會知道有一個安全堡壘可以依靠,她會學習到人是可以信任的、這個世界是安全的,並且在她每次情緒來時,藉由父母親幫助她調節情緒,並學習如何面對與平復情緒。

這是一個健康童年應該發生的事,但不幸的是,她的親生父母因為藥物與酒精成癮問題,無法承擔該有的職責。這些該發生的幼兒健康成長階段,在薇薇身上都沒有發生。

這一段學習情緒的必要過程缺席了。我發現,薇薇非常害怕情緒,她也對我說:「我很害怕,如果情緒來了,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因為懼怕情緒,薇薇只能不斷使用防衛機制——憂鬱、麻痺、菸癮、吸食大麻、自殘行為,這些都幫助她不用去感受。

若要復原,薇薇必須要開始學習面對和碰觸情緒,去重新建立那些她童年時期沒有機會學到的能力。

可惜的是,之後薇薇再也沒有出現在諮商室了。這也是我身為一位諮商師要處理的內心議題——每當個案不再出現,我的心中總是會有複雜的情緒。

一部分的我會開始檢視自己哪裡做不好,而另一部分的我也理解,我們永遠無法強迫一個人做治療,我只能相信,當她準備好的時候,會再踏上復原的路。

*本文摘錄自《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傷痛沒有特效藥,勇於面對情緒浪潮,就是最好的處方箋》

▲▼書籍《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圖/遠流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留佩萱

繪者:Mo Pan

本文由 遠流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法式紅唇秒成焦點,嘟唇修修為妳妝點

關鍵字: 留佩萱Mo Pan遠流出版療癒從感受情緒開始傷痛沒有特效藥情緒自殘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照護品質沒跟上!大醫院安寧護理師「僅配1人」 家屬哀:真在等死

照護品質沒跟上!大醫院安寧護理師「僅配1人」 家屬哀:真在等死

安寧病房有67家,但平均占床率不到60%,口碑好的醫院一床難求,口碑壞的門可羅雀,政府毫無管理措施!有些3000床大醫院的安寧居家護理師甚至只配1人。

媽媽「煮一大桌」不吃對不起她?忽略兒女真實需要 好意恐成負擔

媽媽「煮一大桌」不吃對不起她?忽略兒女真實需要 好意恐成負擔

這世上並不是所有的愛都是愛,有一些愛是帶著善良面具的傷害。也並不是所有做了好事的人,都是好人,有些人雖然做了好事,卻仍然傷害了別人。

如何減塑與浴廁塑膠分手?保護海龜先從固態皂品開始用起

如何減塑與浴廁塑膠分手?保護海龜先從固態皂品開始用起

看看你浴廁的櫥櫃或浴缸的角落,你大多會在那裡看到一排塑膠瓶罐—而你一旦用完這些瓶瓶罐罐的內容物後,它們就註定會淪為無用的廢棄物。

盧恩符文/憑直覺選符文,算10/14-20整體運勢

盧恩符文/憑直覺選符文,算10/14-20整體運勢

放慢腳步來檢視當前每件事情,無論在生活上每個大小零碎點滴,都需要花點心思去琢磨、省思,仍有一段過程需要去消化與體驗,不太容易在短時間內

【靈機週運勢】10/14-20 雙子感情順利、處女財運受阻

【靈機週運勢】10/14-20 雙子感情順利、處女財運受阻

感情運一般,有伴的人,你和對象的相處不算太好但亦不會出大的問題,可以過些平淡的小日子。單身的人,雖然不會有太大驚喜,但是會有一定的進展,不妨把握下。

湯底65年不換!關東煮名店每天加水煮同一鍋 店家:這才是美味秘訣

湯底65年不換!關東煮名店每天加水煮同一鍋 店家:這才是美味秘訣

店家自1945年以來,每天都加熱、重複煮著同一鍋老湯。熬湯時,業者會把老湯湯底自鍋中撈出並過濾,接著清洗鍋子,然後再把老湯湯底倒回鍋中...

觀光客亂丟的!目擊「美洲豹啃寶特瓶」 攝影師:怕牠咬碎吞下去

觀光客亂丟的!目擊「美洲豹啃寶特瓶」 攝影師:怕牠咬碎吞下去

從Paul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美洲豹不知是把寶特瓶當作玩具,又或者食物,牠時而用手撥弄寶特瓶、時而啃咬,Paul很擔心,以美洲豹的咬合力來說...

孩子出生沒眼球「直接簽棄養同意書」!棄嬰愛笑不哭鬧,護理師:怎麼捨得

孩子出生沒眼球「直接簽棄養同意書」!棄嬰愛笑不哭鬧,護理師:怎麼捨得

護理師說,「Alexander是一個很安靜、很喜歡微笑的孩子,他和其他孩子沒有什麼不同,也喜歡玩遊戲、喜歡游泳,他很開朗!」

無名送貨大叔「拯救飢餓災民」!不畏風雨送來新鮮三明治:我要趕去下一間

無名送貨大叔「拯救飢餓災民」!不畏風雨送來新鮮三明治:我要趕去下一間

一間位於本洲地區的超商貨架上的商品,都已被民眾掃光,且因風雨強勁,不少送貨運輸路程中斷,連帶導致店員無法補貨...

餵點心用針筒!讓貓咪「習慣注射器」 未來餵藥才不會怕

餵點心用針筒!讓貓咪「習慣注射器」 未來餵藥才不會怕

有餵貓吃藥經驗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有多麼困難。也是有餵起來很輕鬆的毛小孩,不過機率很低,大多數都會激烈抵抗,或完美地脫逃,讓飼主傷透了腦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