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界勞資糾紛!道士阿公沒遣散就過世 旗下陰兵慘變流浪飄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其實也很可憐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續上篇*

「WTF!!!」眼看著黑色土石流即將把我淹沒,立刻單手持劍單手結印,「有請御靈五十三,元亨利貞,聻字護體。」

我不養陰兵陰將,但自小就只養了這五十三的御靈不會多,也不會少,整體上來說夠用了,不夠還可以跟諸位老大借去,面對這群流離失所的兵馬,足矣。

「乓,鏘鏘鏘……」刀劍相擊的聲音不絕於耳。想像不出來嗎?回家拿出兩把菜刀,刀背對刀背用力敲下去,連續敲一直敲,敲到你耳朵產生嗡嗡聲,或者被你媽發現你在玩菜刀為止,就是了。

「靠,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喂!我有話要跟你們說啊啊啊啊。」很快的持劍的單手變雙手,但劍上傳來的力道卻依然不見減弱,而對面那群沉默的兵將雖無法破開,卻好像執著著什麼,不斷的衝擊著我跟我的御靈。

不斷的衝過再回頭、衝過再回頭,這反覆的方式,就好像他們剛剛在天上不斷的轉圈一樣,不知疲倦,不明所以。但想到剛剛一說起丁前輩名字時他們的反應,我好像想通了什麼。

▲▼拜拜,行香,廟裡祈福(圖/記者林世文攝)
▲示意圖/記者林世文攝

「吾奉丁○○其後之名,向汝等詢問……往後將何去……何從……如有不明,吾雷氏○○……願指……明路……」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提到丁前輩,衝得更兇了,我越講,他們衝越兇,鏘鏘聲到最後都連成一片嗡嗡聲。好不容易講完了,卻發現他們壓根沒有停下來的打算,那衝勁,好像讓他們「失業」在這裡轉上數十年圈圈的就是我一樣。

「啊啊啊,沒完沒了!!!」我一氣之下鬆開右手,左手持劍,又迅速摸到口袋後方掏出手機,剝開外殼,掏出刀片。講不聽是吧,這麼想將我擊退是吧,敬酒不吃是吧,來,請你們喝血酒!

「……上朝金闕,下覆崑崙。調理綱紀,統制乾坤。大魁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高上玉皇,紫微帝君。大周天界。細入微塵……生我養我,護我身形。尊帝,急急如律令敕!」右手劃破左手腕內,迅速沾血點上七星劍,畫完符令,頌畢○罡神咒,隨我一聲「敕」令。

終於,被我逼開了,但四散的兵馬沒有散落太久的時間,片刻就聚集回來,看起來馬上就要再次衝過來了。

「停!我知道你們滿肚子委屈,在這十幾年沒人管爹不疼娘不愛,但你們總不可能這樣一直轉下去,想想你們已經越轉越虛弱了,難不成還想再這樣轉個十幾二十年?幸運的話,有人收了你們還能去投胎,不幸運的話,你們轉到魂飛魄散都沒人理你們。我今天是來幫你們的,到底懂不懂!」

「哼……哼……我們,能去哪?」終於,能溝通了,不知道是被我的誠意感動,還是被我連珠炮式的話語嚇到,但起碼,能溝通就是好事。

「呼,我很怕你們真的不會說話,就只能直接把你們灌趴,塞進箱子直接帶到代天府去解決了。是這樣的,我是丁前輩的後輩委託我來的,他說他們家的神明都有請走,而兵馬卻無人處理,所以我才來看看能怎麼幫助你們。既然你們能溝通,我就問,你們想去哪?」雖然提到丁前輩時,他們還是有點躁動,不過終於還是忍住了。

「不知道,我們也被困在這裡很久了,沒有香火、沒有祭祀、沒有事情。這裡不像從前,有人會來拜我們,幫助我們修行,我們只知道我們是陰兵陰將,但不知道該去哪,也忘了我們是誰。」很好,人生哲學三大問題「我是誰,我從哪來,我往哪去」,你們就占了三分之二了。

「投胎啊,或找個宮廟繼續修行啊。至於是誰,重要嗎?倘若有來生,你們也不會記得自己是誰。你們能先跟我走,我會詢問在境城隍,看要安排你們去哪,好嗎?」我也不大敢耍嘴皮,等等要是給我來衝上一波,那就是標準的自找苦吃了。

「那你能告訴我,我們是誰,我們到底是為何而生?為何當初盛況隨著主人逝世一去不復返,我們又算什麼?這數十年來,我們又在等待什麼?為何至今才有你來……」為什麼?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這樣說好了,道師就像老闆,只是目的不是賺錢,而是修行與功德,陰兵陰將、御靈小鬼,都是我們手下的員工家人。一個好的老闆,就算是公司倒閉(不打算傳承),也會解散股東(請回諸位大哥大姐)、資遣員工(送兵馬御靈小鬼等去其他地方修行或投胎)。

至於這些兵馬為什麼會流落至此,無人問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唯一能替他們做的,就是讓他們好好發洩一下,然後將他們引回正途。

「多說無益,既滿腹冤屈,尚覺悲働,那就遵從你們的本能,先戰一場再說。」頭一次,我主動求戰。他們就像一群老兵,戎馬一生,卻被遺忘於此,跟許多真正的士兵一樣,一輩子征戰沙場,卻在退伍之時失去人生方向。對這些老兵來說,無法回歸正常生活,才是他們痛苦的根源。既然如此,我何不陪他們戰個痛快?當然這是站在我有能力跟把握,不傷人傷己的前提下所做的決定。

對面的黑衣兵將似乎也知道了我的想法,雙方對衝依然刀劍聲不絕於耳,卻沒有了殺意。我且戰且退,直到附近最大的宮廟之中,我示意停下,轉身走入宮中,求得李老大同意,便與我的御靈們恭送這群老兵入李老大帳下暫時安頓。他們可悲,卻也可敬。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他們的下一步,會是在李老大府中成為一員,抑或是投胎轉世再次為人,甚至功德圓滿成天兵天將?我不知道,我只希望他們下一次不會再被人遺忘,最少,這次,我不會忘記。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赴西藏解放天性!騎小王2097公里 砲灰男搜出「雙倍尺寸保險套」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