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阿公留爛攤!麻瓜孫被陰兵死纏 家遭「黑色土石流」狂洗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腦袋真的有畫面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老玄滿常處理一些其他的壇不接的問題。道師這個行業,隨著科學的進步跟系統的教學而少了那麼一點靈動,而過度倚賴無形師呢,又少了那麼點傳統的味道。說到這裡,不禁讓人回想起上個世代的那些道師、乩身或者法壇。

或許老玄沒經歷過六合彩、大家樂那個瘋狂簽賭求明牌的時代,沒法體會那時候報牌的乩身地位有多崇高,就算老玄再修個十年二十年,也還是有那麼一群令人尊敬的前輩為大家默默付出,直到老去逝世。

很有趣的是,不管私人法壇或宮廟,幾乎都傳承得越來越少了,老一輩選擇收壇抑或是不讓子孫繼承家業;但另一方面又有不少「專業」人士開了新的壇,我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而今天要說的故事,正是上一個世代遺留的法壇問題──兵馬

什麼是兵馬呢,有兩種解釋,一種是法師道士召來孤魂野鬼,煉製成陰兵陰將另一種則是稟報天地,在開壇之後向天庭籲請五路兵馬,或六丁六甲,來戍衛法壇。而今天故事的主角丁先生,就是一個道師前輩的後裔。

鬼門剛開之時,丁先生和丁太太就聯繫到老玄,特別把我請到了一個淑悉又陌生的地方,林森北路。別想歪,老玄當年在這裡做過牛郎,可是這輩子就是死活沒機會上酒店(誤)。

吃過晚餐後,他們將我帶到了八條通裡的其中一家店。是什麼樣的店?知道的知道,不知道就當成KTV吧。當時時間還太早,店並沒有營業。將我帶到這個安靜的環境之後,丁太太開始說明她的請求,原來只是工作跟健康出了點問題,要我看看元辰宮。只是,在這個農曆七月去觀元辰……可惜窮道士是沒有選擇權的。

▲▼拜拜,走春,祈福,發爐,宗教,香火。(圖/記者周宸亘攝)
▲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為以防萬一,我下去前特地做了平常懶得做的防護措施。為什麼?現在是農曆七月耶!我下去時身體被哪個王八蛋搗亂怎麼辦?平常跟這些好兄弟好歸好,有機會把老玄怎樣,他們也絕不會手軟好嗎。還有,這裡是林森北、八條通,也算是歷史悠久的混亂之地了,我真的不想在這裡出事。

很快走完一趟,丁太太的元辰並無大礙,稍微處理後,接著我就下了丁先生的元辰宮。甫一到地,我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圍繞著他的元辰的是一道道殺伐黑氣,就好像在家門口栓了一條惡犬一樣,非請勿入。

雖然這氣息讓我很不舒服,但我還是頂著黑氣進了丁先生的元辰宮一探究竟。看起來沒有什麼太奇怪的地方,但總是讓我覺得怪怪的,感覺好像時不時的會有人進來晃一圈,把東西翻亂後再離開,破掉的水缸、佈滿灰塵的神桌、蓋著沙土的柴火,還有那無處不在、令人不快的殺伐之氣,好像是氣急敗壞的在找什麼,找不到就走了。

當時我也不以為意,以為是附近的怨魂趁丁先生生體不適進來搗亂,請來花公花婆跟他們囑咐一番後就回來了。只是,我真的很少被下面的氣息弄得這麼不舒服,上來後甚至還暈了起碼15分鐘。我邊暈邊跟丁先生講述情況,他們的臉色也越來越差,當我想繼續詢問他們對這道殺伐黑氣有什麼看法時,丁太太卻告訴了我一件事。

「老玄,其實,我先生他爺爺也是個道士。」丁太太面有難色的向我說明。

「那你們為何不去找丁爺爺處理呢?」我承認這有點廢話。如果不是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怎麼會找到我?

「他爺爺去世了,大概十多年前了吧。爺爺當初去世時,有交代說要將法壇收起來,因為子孫沒這個天賦,不要子孫來繼承這個法壇。」聽到這裡,我大概有個眉目了。

簡單來說,一般而言,家族裡大部分人都有通靈能力的話,沒有的那個就忒倒楣,只有一個有的話,其他人就一般倒楣。但現在的狀況,很有可能是當初丁爺爺能力太好,改變了太多原本注定的事情,導致他的後代都開始倒楣,丁爺爺活著時倒還好,一旦去世,久了就可能會出大問題。

「當初事情好像沒有處理好,老家那邊已經沒人住,門也封起來了,神明也請走了,可是之前有位師兄,說看到還有兵馬在老家上空徘徊。」丁太太神色凝重的看著我。

好吧,我前面完、全、猜、錯,了!還好剛剛沒自作聰明先亂講,但如果是這樣,事情性質就完全不同了,前者屬祖先問題,後者,是陰魂陰兵陰將的問題。為啥不是天部兵馬?因為沒人祭祀他們就回上面去啦,人間這種烏煙瘴氣的地方他們才不待。

我緊皺眉頭,這事情不好處理,萬一處理個不好,弄個鬼王出來都是輕的,怕就怕會塑造出新的陰神,還是邪的!

雖然說這次事件應該只比戰陰神那次簡單一點點,我還是向丁先生要了地址。仔細一看,嘿,離南鯤身代天府還不遠,甚至旁邊不遠處就是一間小廟。約兩周後,老玄便下到台 南。

「司機大哥,麻煩前面轉角停。」遠遠就看到剛淹過水的台南,以及那沖天而上的殺伐黑氣。也不用找什麼門牌或路標,大白天的,那麼黑的殺伐之氣我都看不到,那我不要叫陰陽眼,叫青光眼算了。

離目的地越近,周遭的空屋也逐漸多了起來,那熟悉的氣息啊!還好今天把我的兄弟姐妹們都帶來了,只是那堆兵馬還是圍著舊房反覆繞大圈。

「各位帥哥,能說句話嗎。」我講了一句,他們還在繞圈。

「我說,眾陰部兵將,能說句話嗎?」我稍微大聲的說了一句,他們繼續繞圈。

「挖操,那群黑鬼陰兵陰將,下來說句話!」我大喊了一聲,附近有位阿嬤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秒半,然後迅速離開現場,但那群兵馬,我覺得領頭的似乎有瞥了我一眼,然後,繼、續、繞、圈!

「啊啊啊啊!丁○○道師陰部兵馬,吾奉其後……」才說到丁XX他們就集體騷動,然後衝下來了!黑色的土石流看過沒有,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啊!才講完吾奉其後,我啥都沒講,就查覺他們完全沒有要剎車的跡象,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像是要把我輾斃一樣衝向了我。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面對這群已經失控的陰部兵馬,我該怎麼溝通、如何處置,抑或是直接消滅?上一個時代遺留的是問題還是財富,是否又象徵了我們這個職業的未來呢?

(待續)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孫安佐脫衣秀大肌肉 曝260天監獄真實生活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