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人的足球魂:一輸球就砍頭 他們踢的是「榮耀」!

姿姿/

開心、不開心寫在臉上 喜歡、不喜歡清楚分明 喜歡跟別人不一樣 喜歡獨立樂團..

點評:好偉大的情操!

足球迷必看

世界盃足球賽正打的如火如荼,許多瘋狂球迷大半夜守在電視機前,只為了用自己的方式,支持喜愛的球員。正當這股「世足瘋」襲捲全球時,考古學家從古老的馬雅文明裡發現一個與足球極為相似的運動,然而這項運動藏著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有人稱它為「血腥足球」

▲2018世足賽, 克羅埃西亞VS英格蘭。延長賽。皮克福德(Jordan Pickford )(圖/路透社)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路透社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早在一千多年前,當時還未與舊大陸交通的美洲就發展出一種類似足球的遊戲,與現今足球規則不同的地方在於球員必須用手、腳之外的身體各部位去「踢球」,可說難度相當得高!在馬雅文明時期,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抱有成為運動員的夢想,也不是任何平民百姓皆能到球場目睹比賽的盛況,球賽與聲望和社交地位有關,只有富人和上層階級才有能力投入比賽。

馬雅人進行比賽時身上穿著披風,胸前有護甲,踢著以橡膠製成的實心球,據說這種球有一定的重量,若球員不慎被重擊頭部,可能會造成淤青、骨折,更嚴重甚至當場死亡。然而一場球賽只有表面上看似的單純嗎?馬雅人熱愛祭獻,球賽的舉行,除了是一種向神明祈求豐收、消除災禍的定期儀式之外,更有可能是一種和鄰邦之間的小型競爭活動,藉此解決兩個城邦之間長久以來的紛爭。

從一份出土的「球賽斷頭畫面」文物得知,球賽中的死者,噴出的血液,竟化成了好幾條美麗的蛇頭,與神的化身,在瞬間合而為一。在繁縟盛大的場面及萬眾矚目下,球員已不僅是一位運動家,他們是為國犧牲的「戰士」。一場勝負定生死的死亡遊戲隨即展開,勇猛的戰士背負著偉大情操,享受這種被祭獻的榮耀,把犧牲的終點,視為是進入天堂的實現。

這種活人獻祭的宗教儀式,血腥得令人聞之色變,究竟是哪一方成為供品,至今未有定論。一般來說,戰敗者必須被勝利者砍頭的邏輯,是合理而且易於理解的;但是越來越多的學者卻傾向相反的看法,認為勝利的一方,才能致上最崇高的敬意。

▲▼瓜地馬拉現存最大的馬雅文明遺跡提卡爾城(Tikal)。(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一場球賽,主宰了一個球員的命運,在現今看來,可說是相當不人道的行為,但不可否認的是,馬雅人對宗教信仰的虔誠,已經能讓他們將生死置身於外,為祖國慷慨赴義升天,才是畢生所追求的榮耀。

(via knowing.asiaatlas obscura)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