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練滑板「逮進警局不奇怪」 26歲陳俊安為台搶下冠軍盃

紅豆Q粉粿/檸檬茶水小妹

兩性哏、溫馨哏、弱勢議題、吃吃喝喝...通通有! 粉粿來上菜囉~

點評:台灣之光!

文/紅豆Q粉粿

住在台北的讀者們,一定對華山新生高架橋下的滑板場不陌生,四周車水馬龍的喇叭聲,也敵不過他們熱血的滑板碰撞聲響。為了解「台灣滑板玩家的處境」,粉粿幸運地聯絡上經常代表台灣遠征國際賽的滑板玩家—陳俊安

陳俊安,今年雖然才26歲,但參加過的國際、國內比賽已多到數不清。像是Nike City Jam上海總決賽公園賽AM組冠軍、代表台灣出賽美國坦帕「2012 TAMPA AM」滑板大賽、北京鳥巢CX-OPEN 中國極限公開賽冠軍、臺北國際極限PK大賽冠軍…等。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約訪當天,陳俊安直接和粉粿約在南港極限運動場,看到陡峭的U型板和桿子,不難想像從上面摔下來會有多痛…和他打招呼後,粉粿鬆了一口氣,本來以為是個愛裝酷、很有距離感的人,但聊起滑板,他的眼裡充滿熱忱地閃爍光芒、說出許多心聲…

玩板時間超過16年
不免俗地,粉粿想先知道陳俊安從何時開始愛上滑板?他說,「我從10歲開始玩滑板,那時看到姐姐在玩滑板,覺得很有趣也借來玩。」一開始,陳俊安只是把滑板當作新玩具似的把玩、沒有想過要站上板子,但後來有前輩玩家看到他對滑板相當有興趣,就決定免費當「滑板家教」,指導陳俊安正確的玩板方式。

成為滑板玩家、琢磨技巧一年多後,陳俊安也在前輩的介紹下,開始參加台灣比賽。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練習不帶護具,練完才知道「痛」
玩板16年多了,陳俊安提到,「玩板時,過程中的速度感或是練花式動作,都讓我覺得好快樂!尤其是招式成功的當下,特別開心、特別有成就感。」滑板的技巧都很困難,不可能一試就成功,總要先摔個無數次吧?在無數次受傷、跌倒、失敗的經驗中,陳俊安學會勇敢、堅持與毅力。每次摔倒的當下感受不到痛楚,回家後才發現皮肉早已磨破淌血。

聽到這粉粿心想,「這樣常常摔怎麼行呢?可是滑板玩家似乎又不像直排輪那樣,都會配戴齊全的護具?」陳俊安說,年紀比較小的滑板玩家最好還是要帶護具!但是像經驗比較豐富、年紀較大的玩家,就算不帶護具,即便摔倒了,也知道要怎麼減緩衝力來保護自己,好比說,順勢翻個跟斗減緩衝擊力。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練舞的人會「尬舞」,滑板玩家們也會「尬板」嗎?
粉粿對滑板玩家的印象,大多是愛耍帥、有自己的風格的樣子,應該會互相較勁、PK吧?但陳俊安提到,因為台灣的滑板環境和人口都不大,如果有玩家想練新技巧,其他玩家會主動交流、教學,而且每次比賽時,其他玩家們也都會到場支持鼓勵。台灣的滑板玩家們幾乎都認識彼此、像朋友一樣。

 

Adam Chen(@zeroadam411)分享的貼文 張貼

玩板可以自編、自創「一條LINE」
粉粿請陳俊安針對滑板技巧再深入地幫我們講解一下,他說,每位玩家會有不同的技巧風格,相同場地內的U板和桿子,每個玩家玩起來的風格和使用特技也會不同。玩家自創的一套玩法又稱為「一條LINE」,把哪一個設施當起頭、當結尾,都可以!每個人的連串招式都有自己的風格邏輯和習慣,要怎麼發揮都可以~比賽時,評審就會評技巧難度、成功率、路線設計和風格。

 

Adam Chen(@zeroadam411)分享的貼文 張貼

陳俊安參加「上海PRO JAM總決賽」

「希望滑板有一天能成為主流運動。」
在採訪陳俊安之前,粉粿本來認為,要堅持自己的理想至今,若沒有家人的支持,肯定不容易,但陳俊安謙虛地表示,「我家人都很支持我,但像我這樣幸運的玩家不多,其他都很辛苦在苦撐自己的興趣。」

以經費來說,陳俊安說,「剛開始出國比賽時,我只是學生,跟我爸講了想法後,他就支持我、提供經費。」他也說起從前還不具知名度時,只有小規模的滑板店家提供贊助,直到陳俊安後來參加國際比賽拿下名次,才受邀和知名運動品牌簽約合作。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台灣的滑板場地困境。
陳俊安想起過往和其他玩家們在街頭玩板時,常會有人覺得玩家們是在吵鬧、影響交通、破壞公物等等,常被罵、被趕。以場地來說,陳俊安直言,「台灣場地就是不夠多,幾乎沒有一個名正言順的『滑板練習場』」至於比賽,雖然滑輪板協會、相關單位、滑板店家也常舉辦比賽,但玩家出賽大多自己出經費,希望政府能更重視、擬定完整計劃。好比說,可以請國外的選手來台交流,碰撞出更多不同的想法,或是培訓防護員、培訓選手等等。

他想起先前去大陸參加比賽時、在當地街頭練習玩板的經驗,幾乎沒人會來趕走玩家,且會有越來越多人聚集觀看他們玩板,當地似乎接納度較高;再說到日本,他們也很重視滑板項目,不僅進入場地要付費、觀看賽事也要收錢。

 

Adam Chen(@zeroadam411)分享的貼文 張貼

「通霄因為他還有個專屬的滑板場,有夠臭屁!」
在採訪之前想先了解陳俊安,粉粿瀏覽他的臉書時,看到他的滑板朋友留下這一句:「通霄因為他還有個專屬的滑板場,有夠臭屁!」陳俊安娓娓道出在家鄉通霄玩板時的回憶…

「剛開始和前輩們在通霄玩滑板時,因為沒有其他更好的場地,我們就找一個網球場,然後自己做桿子、坐檯子,每天下午四點,孩要把場地還給打網球的民眾玩,直到他們離開,才能再進去玩,一玩就是好幾年。後來網球場因為改建被上鎖,我們沒場地,只能四處找,好比說學校操場、空地等等,常常被警衛趕。網球場建好了,我們看地很平,就半夜爬進去玩,打網球的民眾就報警,10幾個人被抓進警局,但警方沒有法條依據可以辦我們,因為網球場是公眾使用、正立的場所,其實也不能上鎖。」

「2011年出國比賽得名後,新上任的鎮長幫我們爭取興建滑板場,不僅幫忙向台電申請經費、一塊地,還請滑板玩家們提供專業意見、設計場地。還頒了『通霄之光』的匾額給我們。」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滑板是一種生活態度、生活風格」
最後和陳俊安聊起他的未來規畫,陳俊安說,「對玩家們來說,滑板生活態度、生活風格、生活的一部分,從穿著、想法、打招呼的方式…都和滑板文化有關。」對於滑板的未來趨勢,陳俊安認為,自去年開始,滑板被列為東京奧運項目後,被越來越多人接受。未來,陳俊安會持續玩板,並多參加國際賽事,也考慮當教練教導小朋友。

「基礎動作最重要。」
陳俊安想告訴初學者,「安全性是第一考量,最重要的就是基礎。」有些玩家剛玩不久就想卡桿子,其實很危險!基礎動作一定要練到紮實!想練其他較難的動作會比較容易。也希望家長們別再帶有偏見、別再用刻板印象看待滑板文化。

圖/陳俊安授權提供

聽完陳俊安的心聲,相信你也和粉粿一樣,對滑板有了全新的理解,它並不是調皮孩子的玩具,也已經成為東京奧運的正式運動項目之一,期盼政府正視台灣滑板場不足、選手培訓等問題,讓台灣的滑板玩家們有更多資源足以站上國際舞台、為台持續爭光!

滑板專題延伸閱讀:》
滑板項目強攻「2020東京奧運」 選手坦言:沒後援全靠生猛野性
台灣滑板場「百人擠橋下」 冠軍選手被逼上街違法練習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