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酸

開酸

訂閱本主題
稱「手遊課20萬」心理不正常 推特宅宅狂嗆新聞台:乾你屁事!

日前日本政府發布了日本首次全國範圍遊戲成癮的社會調查報告,媒體也爭先做了相關系列的報導,引發了大批網友激烈的討論

罹精神病照判死刑!韓雙刀魔「堵門放火」連殺5鄰居 法官:不懺悔沒救了

安仁得的律師們發表感想:「我們也非常苦惱,到底為這種殺人魔辯護,究竟是對、還是錯?」、「我們也是有血有淚的人類,可是根據我國法律,在宣告刑期的刑案中,律師須無條件為其辯護。」

陳水扁保外就醫20次!癌末受刑人「剩半年要回監」 教師批雙重標準

保外就醫的認定標準是什麼?身患嚴重疾病,短期內有死亡危險的;身體殘疾、生活難以自理的;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會可能的。以上每一點,阿扁有哪一項符合的。

簡單案件遇上黑心律師!硬幫委託人弄「律師函、打官司」 律師費飆破10萬

這次法老王想要來說說律師的故事。家事案件往往費時費力又不討好,除了案件上的事情以外,往往還要處理當事人的情緒。

要求加薪不用怕!五個技巧讓你輕鬆開口 「自信和正面態度」很重要

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光是想到去要求加薪就覺得很害怕。萬一被回絕了怎麼辦?我真的值得更高的薪水嗎?像這樣的猶豫使得許多女性在工作上不敢要求更多。

人家做得到,你怎麼做不到?父母的無謂「愛之深」才是傷害最深 

在少子化的趨勢下,很多父母給予的期望,造成孩子無形的壓力。親愛的家長,當從您口中說出的這些話,已經對孩子造成言語霸凌,長久影響他們的身心

不能放棄孩子!成績差弱勢生 教師提兩支箭:少量多餐、合作學習

弱勢家庭的學生大半在國小階段早已放棄學習,特別是英、數這兩科,本校歷年來的英文待加強比例都在六成左右照理說數學應該也好不到哪裡去

20萬攤位租約到期!工程師轉行賣蔥油餅「血本無歸」 花光所有積蓄

皇天不負苦心人,他輾轉知道台中逢甲有個蘇太太蔥油餅,生意不惡,因為蘇太太自覺年紀大了,想退休享清福,就用20萬的價格把攤位轉讓給安仔。

到死都是邊緣人!想避免淒涼「孤獨死」 做人不能太失敗

如果是孤獨死的情況會是如何?要仔細地說,就是老人家獨自一人死亡在家,而且長期沒有讓外人所發現。嗯……你可以想像,那個畫面鐵定不太好看。

拒當聊天冷場王!「快速反問」是關鍵 丹妮婊姐:對方有興趣會再追問

第一次和新朋友見面,對方問我一個常見的問題:「你平常喜歡做什麼事呀?」我覺得這是個表現自己的好機會,所以很熱切地回答。

排泄物堵住水管!超噁租處酸臭味蓋不掉 命案清潔師:真沒發生過意外?

打開門,看到堆積的垃圾與雜物,還有一股中人欲嘔的氣味,那酸臭腐敗的味道如此強烈,讓我難以接受。說真的,我很後悔今天有吃早餐,這個味道讓我都快吐了…

「學校不教性教育」學生上網亂學!資深師酸:家長要不要告谷歌老師

學校健康教育課本跳過「自慰」不教,你的孩子就不會躲在房間打手槍嗎?不准學校教,家長自己又不教,然後又放任孩子用網路吃到飽的手機,這樣的邏輯我真的不懂。

「以暴制暴」未必是壞事!霸凌加害者遊走法律邊緣:被反撲會後悔

被霸凌的大雄,是單親家庭和父親同住,父親酗酒,父子關係劍拔弩張;加害人的胖虎也是單親,父親再娶,管教方式為打罵,但胖虎在家裡很乖,到了學校以欺負弱勢為樂。

成績達標老師請飲料 國中生嫌「怎麼只有紅茶」 資深師嘆:獎勵教育走偏了

學校會考英文待加強比例超過50%,日前全市英文待加強過半的學校分區進行座談,美其名是座談,事實上是各校上台報告如何讓學生的英文成績進步。

小三用腿量腰圍! 中醫師外遇被保險員「撞個正著」突然嚷想買保險

在主管拜託之下,劉偉給了我一張名片,讓我去拜訪某棟公寓的太太,說是一個人住,而且耳根子軟很好推銷,下午無聊的時候,特別喜歡跟男業務員聊天。

客人狂傳訊騷擾!酒店妹開罵「追求文化」:我們不是寵物

剛開始做小姐的時候,也遇過滿多客人是戀愛取向的,也就是所謂的戀愛客。坐過一次檯就想要當男女朋友,一天到晚都在傳訊息。

惡師逼小學生自打耳光「少一分打一下」! 資深師批:校方早知情卻縱容

每逢一段時間就會有老師體罰學生的新聞浮上檯面,這次的體罰事件是高雄市某國小老師,因為班上學生成績太差而要求學生自摑耳光,其中成績最差的總共打了70下

下令掃射引爆光州事件 韓前總統笑打高爾夫 稱罹阿茲海默不記得了

全斗煥派出的戒嚴軍和市民組成的武裝勢力爆發衝突,空輸部隊鎮壓抗議群眾,甚至派出戰鬥直升機直接在空中掃射人民,造成至少541人死亡、3139人輕重傷、76人失蹤之慘劇,許多婦女、學生也遭到軍警趁機蹂躪、性侵

董事長夫婦迷信假活佛 逼女兒回國當「護法」 員工拒點光明燈被刁難

台灣是個宗教自由、多元的國家,在這個土地上,包含了信仰人數最多的道教、佛教、一貫道、基督教、天主教、回教,以及不常見的伊斯蘭教等。

窮嬤擺攤賣「無標價手工饅頭」 暖客給大鈔只拿一袋:免找了

阿嬤只是靜靜地坐在地上,看著路上的行人來來往往,一旁的年輕人在阿嬤旁邊自拍,時不時迸出銀鈴般的青春笑聲,身上的衣物五顏六色,坐在一旁的阿嬤,就像是素描教室裡的靜物一樣,動也不動,彷彿是晾在一旁的裝置藝術品。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