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

驚悚

訂閱本主題
死前登入同一個網站 兇手靠「輕生網站」拐低潮女 逞兇錄下死前掙扎

我們每一個人,可能多多少少都在氣憤或絕望中,閃過「輕生」這個念頭,這其實不是件太奇怪的事。只是,我們之中的多數人,也在那之後選擇放下這個想法,繼續活下去。

囚禁少女折磨41天 被凌虐致死「鼻孔堵滿血塊」…鄰居知情卻冷漠無視

恐怖電影可能早已幻想了一百種虐殺無辜人類的方法,但日本1988年一場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命案,卻是真實在現實中發生,足以改寫你對人類良知下限的認知。

江東區神隱殺人事件!電視台拍到「詭異畫面」 被害者房間窗簾被拉動

這起事件之後,有一個靈異事件令人熱烈討論,就是下面這段日本電視新聞報導的片段,你會發現已經沒有人的916號房內的窗簾被拉動了一下

學校劇場常鬧鬼!女學生做道具背後傳來「欸欸聲」 回頭就會被抓走

正當她感到疑惑時,一個模糊的黑色影子,小小的像人類一樣有四肢,以非常快速的動作爬進劇場中,她傻眼的看著那黑色影子爬進觀眾席後,再爬到左邊…

被惡運纏身狂酗酒!哥哥發瘋將弟弟「分屍殺害」 警方勘查找到詭異蠟燭

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在那次跨年之後,瓦西里開始酗酒,過不久維塔利也開始沉迷於酒精。當然在這之前兩兄弟都是會小酌的人,但真的從來不會這樣狂喝…

點著來路不明的蠟燭!看電視竟出現「自己家」 才剛新年就撞鬼

故事發生在好幾年前的除夕夜,維塔利跟瓦西里(那時他已經有一個愛妻跟小寶寶了),跟親朋好友們一夥人,聚在瓦西里的父母,幾年前為他買的私人小木屋裡…

女女情侶甜蜜出遊「左肩劇痛到窒息」 通靈師嚇:得罪祂被箭刺穿身!

大家心中的神明形象大多是嚴肅不苟言笑的,但其實祂們也有自己的個性,和屬於自己的地雷,有時候一不小心冒犯了,是可能會被「處罰」的喔!

遺照滲出血水!高中生溪邊玩水「只有1人回來」 和尚:死者無法接受

他的三個同學當天晚上就真的跑去溪中玩水,去的時候是三個人,回來的時候只有一個人,小李並不清楚當時發生甚麼事情,唯一活著的同學也不願意多談,但他的兩個同學真的就這樣走了。

「媽媽不能死!」跳河少女被不明力量拉上岸 醒來痛哭:我會把你生回來

K子提起了她的同事A子,便是與她跟小李時常合作的遺體修復師。K子加班的原因也是因為多陪了A子忙到現在,而K子說了一句話,令我至今仍難以忘懷。

頻傳塑膠袋摩擦的聲音!女同學在宿舍「梳頭髮」 後面站著過世學姐

距今14年前,高雄一座靠海的大學,大學裡的女生宿舍發生一起輕生案件,同學、老師和家長得知後無法置信,經新聞報導,社會亦為之震驚。

半夜經過台大醉月湖 耳邊傳來女聲問「現在幾點?」 各種靈異傳說盛傳

許多人一上大學,就趕緊交起男女朋友,閃電交往又火速分手,現在回想真是青春啊!但好聚好散,才是最重要的。台大就有個叫「傅鐘傳奇22響」的靈異傳說…

最陰猛鬼大學!文大逆八卦陣招陰 教官搭鬼電梯破流言「卻直達奈何橋」

文大的靈異故事有名到連其他學校都略知一二,而文大鬼故事最多的地方,要是「大仁館」排第二,大概沒有其他地方可以排第一。

爬氣窗對女同學惡作劇!日本「紅紙藍紙」校園怪談 霸凌者結局超慘

「紅紙、藍紙」這個怪談在1930年代的奈良市開始流行,至今這個怪談依舊非常知名。每每去上廁所時,都會有喜歡捉弄人的同學說要小心問你「紅紙、藍紙」的妖怪。

皮肉黏死床板上!政大僑生寒假猝死宿舍無人知 室友開門「屍水流滿地」

許多在宿舍的同學自然返家,而那間寢室也不例外,只有僑生留下。但當寒假尾聲即將結束,當第一位同學返校、一扭開宿舍門把時,那景象讓他畢生難忘。

中文大學女鬼抓交替!半夜樹梢垂下一條長辮...經過秒扯掉路人脖子

這個辮子女孩的故事,其實是香港流傳已久的都市怪談。據說,在香港夜晚幽深的巷弄裡,如果遇見這樣一位扎著長辮、身著古樸的女孩,千萬不要上前搭訕…

【都市傳說】打耳洞失明?「耳洞冒白線」女高中生手癢一扯…視神經斷了?

日本女性間有個廣為流傳的都市傳說「白色的線」,講的就是因穿耳洞而引發的悲劇。據說有一名高中少女,為了慶祝升上高中,想去穿個耳洞。

被甩後想不開輕生!東海女大生死後徘徊校園 專挑化工系下手

據說在半夜12點,若有男生單獨走過「女鬼橋」,就能看到一個漂亮的「女生」來向你搭訕。若她問你:「你是那個系的?」這時,千萬別回答自己是化工系的!

家暴父醉後對妻女開槍 勇媽為護女奪槍反殺 莎莉賽隆悲慘童年曝光

奧斯卡影后莎莉賽隆近日接受美國廣播電台(NPR)訪問,娓娓道出15歲時,酒鬼爸爸喝醉回家,拿槍將母女逼得躲進房間,最後媽媽為了保護她,開槍擊斃父親的往事

掉進熔爐機成「人肉甜甜圈」!男子為救人慘斷手 仍救不回老師傅

記得那一次,我到某醫院的病房探望在鐵工廠上班的阿仁。電梯搭到八樓,護士各忙各的也沒什麼時間搭理我,我向她們問了阿仁的病床之後就自己走過去。

凌晨爬山路邊尿尿「聽到有人喊自己名字」 回頭無人秒中邪 

聽她這麼說,我仔細看了一下王大哥,雙眼微上吊,還一直不住的笑著,也不知道在笑什麼,但怎麼看總是有點不對勁;我趕緊開了門請他們兩位進門。

回到最上面